[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文集
·陆文:农人轶事两则(插队琐忆)
·陆文:饥饿大师──李思怡 ( 绝食随感 )
·陆文:就吕海翔事件,华生福尔摩斯对话
·陆文:关于我违法赌博、联防违法捉赌的一组文章
·陆文:民众反感警察的原因
·陆文:桃花源消亡记(语言实验小说)
·游戏笔墨数篇
·陆文:跟警察打交道须知(与时俱进版)
·陆文:情书的操作(插队琐忆)
·陆文:流氓的标志(插队琐忆)
·陆文:当风点灯(中篇小说)
·陆文:包屁股( 插队琐忆 )
·陆文:回忆父亲三篇
·陆文:村姑的爱(插队琐忆)
·陆文:我的摄影(严子陵钓鱼台)
·陆文:N次申请入团未遂记
·陆文:如何避免文字狱(游戏笔墨)
·陆文:教陆德明几个偷香及自卫的诀窍
·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陆文:作家手记──卖春的渐进过程
·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陆文:论不同时期宣判大会的开销及条件
·陆文:独家新闻──工厂“海啸”, 职工静坐,老总外逃!
·陆文:自己想富,首先让人活!
·陆文:感受骚扰电话(旧文)
·陆文:用真名还是匿名写作?
·陆文:被处决的王四妹(饥饿琐忆)
·陆文:昨夜看到活泼的鬼火(神秘经历)
·陆文:愿新浪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赵紫阳没吃烂狗屎

    16年前,广大学生为“反官倒、反腐败”而兴起的和平请愿运动,在京都广场如火如荼展开。作为总书记的赵先生极为尴尬,因为他既要对付咄咄逼人的同僚──李鹏,又要敷衍搪塞自己的恩主──“永不翻案”,还有那些躲在幕后的元老,很难按照自己的意图来平息人民的情绪。后来形势,根本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赵先生百口难辩,越来越处于下风。特别是在他会见苏联元首时,有意无意的摊牌,说出了永不翻案是他们这个组织的掌舵人之后。

    赵先生知道主子对他的恼火,晓得大势已去,早晚会被大佬抛弃,结局跟前任胡耀邦一样,因此慰问学生时,才破罐子破摔,说出了“我这么大年纪,无所谓了”的心底话。

    赵先生的大彻大悟,帮助他走出了困境。那些功名利禄之徒,还在担心手中的元宝权势被人夺去时,先生仿佛已知晓历史会怎样记载他的那一笔了,他仿佛知晓历史只记载主角,而不理睬跟班。跟班要脱颖而出,除非跟主子分道扬镳。而李鹏杨尚昆醉生梦死,还在打着如意算盘拖人下水,试图将先生绑上战车,逼其出席京都党政军干部会议,以充当他们的匕首。先生当然拒绝。如果不拒绝,硬着头皮出席,说不定事后还会将他当作替罪羊。这一点,先生恐怕不会不考虑。

    我觉得先生是个聪明人,他不会为了今后十年的荣华富贵去换取千古骂名。以永不翻案为首的元老们后来的一意孤行,结果更加突出了先生的睿智和伟大。在五千年文明史上,恪守良知,抛弃功利,宁愿放弃宝座,拒绝对平民动武,先生可谓第一人!先生以自己的壮举,护卫了民族的良心,也以自己的善行,保佑了子孙后代绵延不绝的香火。而那些大动干戈的元老们,事实上也没得到好处,不久这些人也抢在先生之前,一个个离开了人世。

    我一个朋友比较苛刻、不近情理,他说,假如先生是方孝儒或文天祥,他就会拿着高音喇叭,一屁股坐在广场上,以自己的血肉、性命来铸就万世的英名,这样也省了后来十多年的软禁。人反正要死的,早死晚死有时一个样,死在场地上肯定比死在家里来得壮烈,富有悲剧意义,就像荆轲不老死于蓬蒿,而死于行刺秦皇的现场一样。这种扬名的机会,真是千年一遇啊,不是每个人都有福份碰到的。以短短几十年的臭皮囊,来换取万古流芳的名声,肯定划算。谭嗣同的名望,之所以远远超过康有为,就是因为一个义无反顾请死,一个见势不妙滑脚。一个连生死都没看透的人,是不配搞艺术和玩政治的。

    事实明摆着,如果先生继续在位,这个组织的处境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险恶。

    相信历史会证明,永不翻案这粒老虫屎坏了一锅粥,他或许是毛润之的前世冤家,否则,何必不遗余力地挖他的墙脚!如果以后发生所谓的颜色革命,他就是一盒五光十色的颜料。这个人撒烂污,临死前撒了一泡大烂污,谁知道继任者要用多少气力、多少手纸,才能将他的屁股揩净呵!而那些三只手表、社会和谐、保鲜,其实不过都是些不同品牌的、帮永不翻案揩屎眼的手纸而已。

   江苏/陆文

   2005、6、6有感

   2005、6、8修改

   说明:本文是对历史的回顾,是站在赵先生切身利益的立场上所作的技术分析。充满私心,但无政治倾向,对死人也不存在诽谤。希望任何组织以平常心看待此类游戏笔墨,不要充当夜半捉人的石壕吏。一旦衙役警告,请我用茶,我保证这类随感文字读者没得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