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文集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修改稿)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陆文:阴阳咫尺(短篇小说)
·陆文:绝地抗争
·陆文:吃了又如何
·陆文:如何颠覆厂领导
·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陆文:论雄海豹的繁殖困境
·陆文:食物——低端动物的软肋
·陆文:我眼中的“纳西猪”
·陆文:肾盂肾炎1(知青小说)
·陆文:肾盂肾炎2
·陆文:肾盂肾炎3
·陆文:肾盂肾炎 4
·陆文:肾盂肾炎 5
·陆文:肾盂肾炎 6
·陆文:肾盂肾炎 7
·陆文:肾盂肾炎 8
·陆文:肾盂肾炎 9
·陆文:肾盂肾炎 10
·陆文:肾盂肾炎 11
·陆文:肾盂肾炎 12
·陆文:肾盂肾炎 13
·陆文:肾盂肾炎 14
·陆文:肾盂肾炎 15
·陆文:肾盂肾炎 16
·陆文:肾盂肾炎 17
·陆文:肾盂肾炎 18
·陆文:肾盂肾炎 19
·陆文:肾盂肾炎 20
·陆文:肾盂肾炎 21
·陆文:肾盂肾炎 22
·陆文:肾盂肾炎 23
·陆文:肾盂肾炎 24
·陆文:肾盂肾炎 25
·陆文:肾盂肾炎 26
·陆文:肾盂肾炎 27
·陆文:肾盂肾炎 28
·陆文:肾盂肾炎 29
·陆文:肾盂肾炎 30
·陆文:肾盂肾炎 31
·陆文:肾盂肾炎 32
·陆文:肾盂肾炎 3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上周末吃晚饭时,婆娘当着儿女面,板着面孔问:账户还剩多少钱?我不耐烦回答:既然输得一塌糊涂,何在乎再多输几个钱!她气呼呼说:非要输光才罢休,真是个赌鬼!我说:今生就赌这一次,我最坏打算让人家打土豪分田地。银洋没收,土地分光,姨太太成了别人的老婆,就没东西让人剥夺了……老婆听了这破罐子破摔的话,没再唠叨。可我明白,如果有能人接收,她宁愿将我的账户请他托管,就像南方证券、汉唐证券交人托管那样。

    婆娘喜欢看电视,或许她晓得股市不景气,最近不断创新底,才担忧家里血汗钱的安危。说真的,输到这地步,怎么能跟她道破真相?我唯有出走、离婚、或者上吊吃老虫药,当然最好绝处逢生,否则有何面目每天面对自己的妻儿!

    从2001年开始算起,至今我已输掉70%(本金七万,账面上仅剩二万)。虽说输这么多,可我从不认为自己是赌徒。我认为本人是个理性投资者,而且还有导师。进股市那天,我就明白新兴股市不规范,目的圈钱,帮国企解困,也没红利可图,而且还有庄家。尽管有这么多的弊病,其中也有许多增值甚至暴富的机会,国外的投资大师也是这么认为的,因此我才涉足股市。我明白我是新手,不能蛮干,所以起初我不仅模拟炒作,而且还看了许多有关股票的书籍,最后选择了花荣作为我的导师。虽然没设拜师宴,也没见过面,他也不知道有这个学生,但是他杰出的著作《猎庄狐狸》、《套利狐狸》、《百战狐狸》,三只狐狸每天都养在我的书房。尽管输了这么多,他也输了几千万,我仍认为他是杰出的导师。他出色的理念,便是有关持股成本的观点。他的意思:既然股市庄家不可避免,理性的投资者就应该向他们的软肋开刀。只要确认股价在庄家的成本之下,并有10%的差距,可以轻仓杀入,有30%的差距,就重仓甚至满仓杀入。基于这理论,我大胆买入春兰股份。春兰增发六千万,增发价19元,有许多机构买入,至少上市公司申能股份就买入上千万股。增发后,春兰送股除权,每个持有者的成本至少13.2元。股价后来逐渐下移,12元、11元,直至10元我才逐步买入,到8元,我全仓买入。到6元,我身无分文又不敢砸锅卖铁,就怂恿亲友买入。有个朋友听了我分析,趁股价跌破净资产,买了二万股(现深套其中,对我抱怨不已)。当然我明白股市大跌途中持股危险,我的大幅亏损就是一个明证。但股价接近或跌破净资产时,总不能说持股是非理性的吧。后来的情况不用多说了,春兰股价重心不断下移,直至3.8元才刹车,虽有过像样反弹,可仍然下跌,现在4元上下浮动,离增发价已有9元差距。这九元,总不能说是炒作所产生的泡沫吧。

    去年,上证指数跌到所谓的政策底1300点时,我曾想买掉儿子的新房,孤注一掷进股市,与故乡的春兰同命运,担心思考不周、风险莫测,我上帖询问世纪沙龙道行高深的师友。他们一致反对这么干,我才打消了这念头,否则进场30万,现在只剩18万。在此,我向这些师友表示由衷的感谢!多亏了你们,我才没遭灭顶之灾。

    我曾以实际行动支持春兰,买了它一台空调,又动员朋友买了它二台,夏天快到了,我还想动员更多的朋友不买日本货,买我们的春兰空调。今天我查了春兰资料,发现社保资金喝蜜糖的结果被割了舌头,已临阵脱逃,申能股份也大幅减持认赔出局。我泄了气,明白已落入圈套,我晓得哪怕动员全世界都来买春兰空调也不济事。因为他们目的就是打土豪分田地,这是他们从娘肚里出来就学会的一技之长。解放前那些被没收财产的土财主逃到上海、汉口、长沙,放下臭架子当乞丐、拖黄包车,还流着眼泪,暗自庆幸躲开枪管捡了一条命。现在没这些人,所有的股民就成了土豪劣绅。银根紧张,挥霍无度,唯有剥夺平民的财富,才可以转嫁危机,让被勒紧的脖颈松一口气。

    美国的拉斯维加斯、澳门的葡京大酒店,繁荣昌盛,是因为公平博弈,不作弊,不出老千。如果每副牌都有记认,甚至一副扑克有五只老K、六只A思,我相信不消多久,赌徒都逃得精光。

    本来股市游戏规则:非流通股的大股东安心经营做生意,流通股在股市里流来窜去,政府获得税收、券商获得佣金、股民获得差价,三方相安无事。现在突然改变规则,开弓没有回头箭,急于变现,放出大量非流通股筹码,给人印象携款潜逃,准备逃离大陆似的。这么做,股市不崩盘才怪。就像印刷了大量钞票,当然要通货膨胀。其实,不管出于何种目的,以政府的诚信来换取一万亿财富,和几千万股民的怨恨,肯定得不偿失。

    股市到这个份上已一潭死水,失去融资功能,继续圈钱也成了痴人说梦。不明白的是,大盘九死一生,仍然宝钢增发,国有股减持,铁石心肠砸自己的提款机,看着自己的亲嫡血──券商、机构一一倒下,毫不动摇,是为了什么?难道疯子神经病?透过现象看本质,我总觉得里面有啥鬼名堂,或许有人想在最后时刻发股难财,以收拾残局的名义趁火打劫。因此我决心站好股市最后一班岗,与仅有的二万元共存亡。

    写到这里,我想起人家的御林军──光大集团,他们高瞻远瞩,在2200点高点安然退出,让人佩服!同时我也想起了许小年,此人是当代的小诸葛,不然便是既定方针、蓄谋已久,每天有画家在绘画上证指数的曲线,以欺骗股民!上证指数在二千点上方时,他就说要到一千点,给他端的说准了。因此,我郑重提议股市再跌几十点,以满足他的欲望,并希望当局三顾茅庐,邀请许小年先生出任证监会主席。

    最近我在天涯社区股市论谈上,知道一个网友叫“咳嗽不止”的,为了上证指数牺牲了一条性命,或者说牺牲了一个ID。现在又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在证监会大楼前自焚的股民身份已被民政部门查明,他是四川成都人:叫张小林,男 43岁,四川省春华机械厂下岗工人,2000年借款20万元入市,2004年底其帐户的市值仅剩1万元,在其遗书中写道:“政府靠不住!”

    让我在文章末尾表达一下哀思吧:张先生死在那儿,我已领情!愿你万古长存!冤屈在阴间里得到伸张!所有有良知的股民都会永远记住你!当然也会记住敢与指数打赌的“咳嗽不止”!

    在这里我还要向一个朋友道歉,是我拖其下水,让他尝到甜头,一发不可收拾。后来他不受控制、自作主张买了环保股份二百股,价格32元,我劝他出局,他不听劝阻,反而在16元上方补仓五千股。目前此股已PT,股价好像五毛上下。一只膘肥肉厚的股票,就这样被猎杀,给股市大鳄吃得仅剩一副骨头!我认为,相信专家也认为,环保股份可以算是股票炒作的一个经典。

   江苏/陆文

   2005、5、3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