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文集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虎口夺食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众所周知,“荣大”是一家地处江苏常熟市中心的南货店,除了琳琅满目的食物,其中并没有一个敌人。但自从 “大联合”,在支左部队的帮助下,另一派回城进驻西门县委大院之后,该店在我派头头眼里则成了扼制异己东侵的理想屏障。

    派头头五官端庄,威严英俊,上身中山装,一口普通话,活脱脱一个王洪文,让人肃然起敬。另外,抽烟的姿势看上去也挺有风度,甚至弹烟灰的动作也别具一格。据说其父乃昔日黄埔军校的高材生。才一杯茶功夫,祖传的三寸不烂之舌,便嚼得部下热血沸腾磨拳擦掌。当夜,我们就拿起木棍铁棒,衔枚疾走兵不血刃占领了“东方的前哨”。

    毕竟乌合之众,人马进了店,大门竟没人关,大伙只顾上楼翻窗据守屋顶。要不是我和一老工人就地取材用装满红枣的麻袋堆封那二扇排门,坚守岂不成了儿戏!

    不一刻,对方在西门大街的尽头出现了。黑压压的,估计有二、三百人,步伐山响,倒海翻江的“欧欧欧”代替了冲锋号,一色藤帽铁棍,速度似神行太保戴宗,很快出现在荣大店门前(说是说店门前,其实起码在五十米开外)。我十分恐慌,呆在屋顶上,随着大伙漫无目标地乱掷瓦块,以虚张声势。等到胳膊感到酸痛的时候,对方才后退了一百米,并停止了呐喊。我们自以为打退了一次进攻,连忙打电话报捷。指挥部说:“光明就在前头,战友们辛苦了!”我们说,“不辛苦,敌人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后来只见远处聚兴面店的整甏黄酒被“老保们”搬往大街。对方不拘小节坐在街沿石上,象梁山好汉一般大碗喝酒。一边喝,一边不时高喊“九七三必胜!五一六必败!”的口号,借此下酒。而我们懒得应腔,只是呆在荣大的屋顶上或吹牛或养神或喝糖汤或嚼蜜枣,以等待对方的卷土重来和指挥部的夜点心。

    半夜一点,人心惶惶,因为有消息说,老保已占领新华书店,阻断了我们的退路。我头里乱糟糟的,甚至想临阵脱逃,偷偷翻进附近的商店或民居里,只是出于面子、还有黑灯瞎火,才没有将懦弱付诸于滑脚。下半夜两点钟,对方曾迂回曲折钻进隔壁“美味春”点心店掘壁洞,掘得“荣大”的货架玻璃橱摇摇晃晃,后被一老工人发现,大喊“捉老保!”偷袭才半途而废不了了之。

    “战斗”一夜,直至东方鱼肚白,“荣大”店前一片瓦砾,却不见一具尸体,唯见一顶孤苦伶仃的旧呢帽仰天躺在街上,里面粘糊糊的一滩瘀血。

    现在回想少年时代的鲁莽,自告奋勇当人家的炮灰,仍然有点后怕。因为有个学生叫刘志军的,他可没我这么幸运。此人为人豪爽勇敢,挺有威望号召力,一个领袖的料。他守卫荣大附近的工人文化宫,给对方切断了退路,战友们一个个溜了,他却没法撤退,只好死守楼顶,按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没什么大问题,但倒霉的是,貌似公正的支左解放军翻上楼顶,将其抱住,收缴所谓的武器,对方趁机冲上前去,战友们眼睁睁看着他惨死在对方的棍棒和大刀之下。

    说实在的,参与这次武斗,固然由于年轻,思想给人左右,糊里糊涂去“誓死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另外,也因为家境贫寒,自己馋痨,厌倦了父母长年供应的薄粥、酱油萝卜,才主动走进了己方的“兵营”。每天八菜一汤,八人一席,坐的是长板凳,吃的是流水席,像走进了共产主义的食堂(不瞒大家,有次我看见一麻袋一麻袋的粮草从米厂运进总部,感到分外的高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吃饱喝足之后,晚上突然集合,你说,你能不上战场吗?

   江苏/陆文

   03、12、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