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文集
·陆文:细麻绳(监狱生活,中篇小说)
·陆文:“光面”与“高级饼”(饥饿琐忆)
·宏达: 陆文画像(文集代序)
·陆文:某警察浮沉录
·陆文:我眼中的联防队
·陆文:从偷听敌台到无界浏览
·陆文:我所在工厂是如何衰落的
·陆文:“民主选举”亲历记
·陆文:《沙家浜》中的胡传魁后来为何仇视新四军?
·陆文:关于朱镕基的点滴印象
·陆文:一座坟坑让出一间房(短篇小说)
·陆文:条条小路通冥府(游戏笔墨)
·陆文:生存垄断 (语言实验,短篇小说)
·陆文:农人轶事两则(插队琐忆)
·陆文:饥饿大师──李思怡 ( 绝食随感 )
·陆文:就吕海翔事件,华生福尔摩斯对话
·陆文:关于我违法赌博、联防违法捉赌的一组文章
·陆文:民众反感警察的原因
·陆文:桃花源消亡记(语言实验小说)
·游戏笔墨数篇
·陆文:跟警察打交道须知(与时俱进版)
·陆文:情书的操作(插队琐忆)
·陆文:流氓的标志(插队琐忆)
·陆文:当风点灯(中篇小说)
·陆文:包屁股( 插队琐忆 )
·陆文:回忆父亲三篇
·陆文:村姑的爱(插队琐忆)
·陆文:我的摄影(严子陵钓鱼台)
·陆文:N次申请入团未遂记
·陆文:如何避免文字狱(游戏笔墨)
·陆文:教陆德明几个偷香及自卫的诀窍
·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陆文:作家手记──卖春的渐进过程
·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陆文:论不同时期宣判大会的开销及条件
·陆文:独家新闻──工厂“海啸”, 职工静坐,老总外逃!
·陆文:自己想富,首先让人活!
·陆文:感受骚扰电话(旧文)
·陆文:用真名还是匿名写作?
·陆文:被处决的王四妹(饥饿琐忆)
·陆文:昨夜看到活泼的鬼火(神秘经历)
·陆文:愿新浪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我承认,我是生活的弱者,经不起残酷的生存竞争。经不起强人、形形色色的强人对我的拳打脚踢肆意凌辱。我几度挣扎、几度反抗,可到头来不是血泪斑斑伤痕累累,就是枉费心机无济于事。有时,即便侥幸取胜于一瞬,然而,芝麻般的成果最终亦化为乌有。因此,我心灰意懒,索性撤退到了昭明太子曾读书的地方、我那心中的桃源,说得难听一点,也就是弱者的避风港──书台公园。于是,我成了这里的常客。

    书台环境幽雅满目苍翠。墙角路边阴山背后修竹丛生苔痕斑驳。它依山势而筑地形独特;园林虽小,却高低参差起伏不平,形成了沟壑小丘高坡之状;园内林石泉榭均布错列相互辉映天然成趣,显得另有一功。可惜它身处闹市边缘,没有引起世人的青睐。可以说,只要不是黄金般的旅游季节,成群结党的外地游客就很少光顾。每至烟笼雾锁、雨雪霏霏,小园更是门可罗雀阒无人踪,如同一座静穆的佛寺宝殿。

    这里的茶客大多是苟延残喘之辈、棋迷市井之流,以及一些自命清高的名利场上的淘汰户头。平日,亦有不少会过日脚的雌雄前来象煞有介事地清茶一杯。不过,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往往啜了两口,潮了潮嘴唇,就心照不宣地离桌而去。他们通常走马观花,一溜烟地直窜山上,尽管有的还要摆出一副觅幽探胜、拾翠寻芳的悠闲模样。四只眼睛在那山腰间东张西望滴溜乱转的样子,一看就晓得,他们在寻觅僻静之处,以便贪欢窃爱、极尽风流缠绵。有年夏天,曾撞见一对男女公然在昭明太子读书的石桌上玩起了俯卧撑,看见我这个不速之客,不仅女的没放下白嫩嫩的大腿,那男的还若无其事地朝我笑了笑。偶尔,也有三五鱼贩穿着黑色皮茄克和“解放”黄跑鞋面红堂堂地闯进园林。他们叼着“红塔山”,就聚在古木巨石旁边坐地分红,笑咪咪地盘点那上午的赢利。达官显宦富翁阔少是不屑光临此地的,特别是那些天天有酒的坐轿车的新贵。这类命运的宠儿有的是理想的消遣场所,比如皇家艺苑式的石梅园,温柔乡似的大宾馆,还有灯红酒绿的跳舞场咖啡厅,这些都是他们十分乐意出没的地方。 初冬,你独自一人漫步至书台品茗,自有一种归隐东山般的情趣。太阳暖洋洋的,金色的光辉照进那萧索的树林,照亮了遍地的枯叶。四周悄无人语,小园一片静谧。你寄身于大自然中,此刻你会觉得肚里的米生、青头和红烧肉好象在渐渐消蚀;你会觉得压抑和恐惧这两位宿世仇敌似乎退避三舍,放弃了对你的追捕。你跷起二郎腿,点燃一支烟,一面饮茶,一面翻书,翻翻《蒙田散文》《四季随笔》,翻翻《曼侬.勒斯戈》《中国人史纲》,不消多久眼前会一片模糊,你的意识竟会不知不觉的退归到蒙昧时代,沉浸于虚无之中,因而忘记了饿杀上千万人的1960年,以及目前依然处于贫困饥饿状态的百万湘西民众。这时,你尘念寂灭六根清净,仿佛成了个看破红尘而皈依佛门的弟子。你恍若能听见石壁与冷泉的窃窃私语,以及衰草姊妹之间的亲切呢喃,然而,你却听不见世界某一角落雨点般的枪声,和可怜的人们倒在血泊中绝望的愤怒的呼喊。唯有风儿在你头上浅吟低唱,它们悄悄的走过林梢,使挂不住的黄叶悲伤地缓缓飘落。黄叶丧魂失魄,纷纷扬扬悠悠荡荡。象雪片传单那样飞舞,终于着地“嚓”的一声,随后又几个打滚,最后就静静地躺在石子路上或竹草丛中。林子后面,昭明太子的读书台象荒茔古坟似的近在咫尺;文革遗迹“……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储今朝!”那帝王般的豪言壮语依旧紧粘在你右方灰色的墙上。岁月悠悠,大浪淘沙,面对此景此物,怎么不使人生发人间沧桑的历史感呢?

    而暮春书台的美妙更不用提了。啊,阳光灿烂万物生辉,树木葱茏黄杨油绿,桃樱怒放鸟儿鸣啾,鲜嫩的春草染绿了山坡和曲径,那和谐悦目的小园景致是多么的惹人怜爱!纵然石梅小学的眼保健操的伴奏声和洋铜鼓的咚咚声隐约传来,也不让人厌烦,它反而增添了书台的生机和民族的希望。 这里几乎是一块没有勾心斗角、刀光剑影的净土。就算你违反园林守则,由市政府、公安局联合颁布的园林守则,在园内边吃茶边玩牌,刚巧给联防队员撞见,你只要俯首帖耳忍受那刁钻促狭的盘问,当然最好回答时嘴唇再抽一抽、抖一抖,显出一副诚惶诚恐的神色。设若他们情绪好的话,自然会手下留情,网开一面,谅不至于罚你的款或邀你到派出所去守夜。可以说,在小园,你只要不赌博,不同女人鬼鬼祟祟,不乱喷不合时宜的言论,更不要因精力过剩、自我膨胀而在这里擅自举办标新立异的现代派诗画展,因此沾染上“自由化”的嫌疑,警方便绝对保障你的安全,巡查的便衣大多时候看都不看你一眼。你哪怕是个罪恶滔天的越狱在逃犯,他们也有可能把你当作是个安分守己的良民。你尽可以在此呼吸空气晒照太阳,静心读书,消磨时光,不受什么干扰……

   江苏/陆文

   注:昭明太子读书台地处江苏常熟市虞山脚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