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陆文文集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我前年才晓得网上有个知识分子网站,叫世纪中国。上去了,爱不释手。因为这儿有很多良师益友,从他们那儿可以学到很多知识及经验。他们告诉我:什么是自由、民主和宽容;世上只有对手,没有敌人,唯一的敌人是你自己;如何避免偏激,以多视角、甚至对手的角度来了解这个世界……。大家知道,有些德高望重、学富五车的高级知识分子,平时身处小镇的,连进他们的课堂都不可能,哪儿有机会接受他们的教诲?我真是托了网络及世纪中国的福,今生才有此福份。我能认识王怡、多元、槟郎、毕巧林、顾则徐、童天一、陈永苗、宋先科、高氏兄弟、泪眼看人、东海一枭、十年砍柴、五岳散人、湘山居士、半点儿正经、温克坚、杜导斌、许先生、北海舟……这些师友真是三生有幸。当然,上网也有烦恼,例如看到“既像儿童又像富翁的陌生人”,不学无术、胡搅蛮缠,造句不会,语法不懂,还披了各色各样的马甲,硬插一脚,没话找话,甚至尖酸刻薄,骂前辈为“无能的老滑头”,真是倒尽了胃口。难怪有人说,他是个碎嘴皮家妇。如果他继续无事生非,唠唠叨叨,我基本能吃准他的用意及背景。

    经常上世纪中国网站,我觉得有下列现象:有时上网速度奇快,简直一眨眼;有时老牛拖破车,要等到海枯石烂;有时说谎,说找不到服务器,重新点击,又能进去;有时干脆闭关锁国,让你吃个闭门羹;有时点击世纪沙龙,结果进了世纪中国,再点击世纪沙龙,结果又是世纪中国,循环往复,以至无穷,累得我满身大汗。

    根据我的经验,以上问题跟世纪中国无关,似乎有人在做手脚。人家可以通过延缓、封闭、报错、私改域名等方法来破坏你的交通,当然也可以让你上网没法发帖。你想想,谁愿意跟客户开玩笑,跟自己的网站过不去,这样既影响声誉,又会减少客户的人数。让我钦佩的是,宽容大度的世纪沙龙吃了许多亏,还敲掉牙齿肚里咽,像文化先锋那样,顾全大局说,服务器故障,在加紧抢修,请大家谅解。

    我上次发了个关于苏州赌徒周介元之死的文章,世纪沙龙马上没法进入,而在别人电脑上,却可以进入。我认为,该文由于揭露了我所处地区的黑幕,有可能引起地主不满,而采取地方保护主义式的措施。据我所知,某类软件可以全方位封锁个人电脑。一旦某台电脑引起注意,封锁你,小菜一碟。除非你使用雾家浏览或柿油门最新型软件,他们拿你才没法。

    我知道,每个地区设置专业部门,总要建立档案,监控一部分人,否则穿制服的没饭吃。你不被监控,就是他人被监控,就像抓右派有个比例。受人监控或许是命定的,有时候,我安慰自己,下台的元首们或许也被锦衣卫监控着呢,连万寿无疆的毛润之都被安装了窃听器,你有什么想不开呢。解密的东德档案告诉我们,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曾被监控。老婆监控丈夫,丈夫监控老婆,上司监控下级、下级监控上司,大家都忙得晕头转向、不亦乐乎,积存的档案一万年都看不完。我认为,监控不监控,由不得你自己,监控了,你也不晓得。有的人明明给监控了,手机监控、信件监控、行踪监控,还自欺欺人认为没被监控。可怜的毕加索临死都不知自己曾被监控。其实,喜欢监控的人,首先要被人监控,不是上司,便是同事,弄得不巧,还是邻居或亲友,这符合监控的规则,就像俗话所说的,使用刀剑的,必死于剑下,弑父的,必死下儿子手下,唐代安禄山史思明都是例子。苏联斯大林时期,克格勃几任头领的下场,也可以证明这个观点。只要晓得柏林墙推翻,东德官员在大街上狼狈鼠窜、向民众哭泣道歉的事情,监控者恐怕就不会有多大的兴趣监控别人了。的确,自然界有哪个动物所向无敌呢?还不是一物降一物,大家彼此监控、自相残杀,谁都不考虑日后的退路,只是逞一时之凶。我想,与其别人被监控,还不如我被监控。反正我没有一字不能见天日,反正我日薄西山、气息奄奄,高血压随时要中断我的生命。这条贱命,谁要,谁都可以拿去,我不在乎。我死了,拙作《细麻绳》照旧存留世间,而凶手除了恶名,什么都不可能留下。而且,我已超过了郁达夫死亡的年龄,我还有啥不满足呢?我这么说,并非不珍惜生命,但活在一个充满险恶与恐惧的世界,随时有人因你的文字而将你逮进牢房的世界,多活一天跟少活一天相比,对五十多岁的人来说,并没有多大的意义。我想不通的是,同是一个人,为什么我命定活在恐惧中,受人监控,而不能监控人家;为什么只配给人逮捕,而我无权将人逮捕。(尽管我没有监控、逮捕他人的兴趣。)谁给了这人监控和逮捕的权力?如果权力没有约束,要法律何用?还不如返回动物世界,大家不择手段,买了五四式手枪,自己保护自己。我始终认为,现今的法律不是你的亲爹娘,活在世上还靠自己的勇气和内心的菜刀。我就不信有别墅轿车存款的权贵,敢面对穷人内心的两把菜刀!

    现在我的办法是,尽量每天用恢复软件,好像叫GHOST的 ,将电脑进行彻底清洗,因为你上网,人家有本事随时进入你的电脑,放置一些病毒或叫间谍软件吧。另外,不用国产杀毒软件,有的软件,比如“000”、“3713点”,显然吃家饭屙野屎,不帮客户,却帮人家,像个吃里扒外、里通外国的内奸。还有,过于敏感的文章,尽量发境外网站,以免连累国内网站。眼下我在博讯网站,建立了个人文集,我想这样可以减少发帖,以减轻世纪沙龙的压力,也算是我报答他的一份恩情。

    我衷心祝福世纪沙龙繁荣昌盛,众兄弟像梁山好汉似的经常团聚于这个平台!

   江苏/陆文

   04、11、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