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如何避免文字狱(游戏笔墨)]
陆文文集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虎口夺食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如何避免文字狱(游戏笔墨)

   

    写下这题目,感到吃惊。因为才疏学浅,哪儿有能力驾驭这种大题材!但既然开了头,我就厚着脸皮,顺着思路胡言聊几句吧。假使由于这篇文章而入文字狱,也是咎由自取。希望这篇不拿稿酬的狗屁东西,能对站在文字狱边缘的人有所帮助。

    这个问题对于文盲来说不成问题,古代的文盲即使为此吃官司,也是亲朋好友舞文弄墨而株连自身。这是没法避免的,就像航天器回归地球刚巧砸在自家的屋顶一样。

    浏览古今,如果你是读书人,喜欢动笔头,就有了吃官司的机会,梗直坦言的人更容易。你看,写下“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的给抓了,拍明太祖马屁的人,不小心拍在马脚上,也给抓了。古往今来,有许多做官或不做官的读书人,就为了几个字,不是给锦衣卫打屁股,就是进了天牢、丢了性命。近代也有割了喉管、剜了肾脏、死后叫家人付五分钱子弹费的,这一切众所周知,不必我多说了。

    当然,马屁拍在马脚上的概率极小,所以喜欢动笔头的,既想稿酬,又想出名,又希望安全的,可以向游记文学开刀。描描花草树木、绘绘风土人情;当然,更可以为“五个一工程”出力,写些歌功颂德的主旋律作品,比如电影《狗熊》。文革前,可写“我把党来比母亲”、“地主的鞭子抽我身”,文革时,可写“文化大革命好来就是好!”文革后,可写“英明领袖华主席,一举粉碎屎人梆”,后来可以喊“小平你好!”也可以批判“资产阶级撒烂污(自由化)”,以及 “向共和国威士致敬”,不久前,可以写“江淮之水,恩泽于民”、“茳书记下乡来,三只袋鼠照亮俺的心!”或者讨论交通安全、邻里团结、如何当个文明市民等等。如果你习于风花雪月无病呻吟,或引经据典、寻章摘句来论证制度的合法性、某某主义的优越性,我保证你即使没混个一官半职,也可以长命百岁,不过你请勿使用“燕山夜话”那类指桑骂槐、让人误解的笔法。我记得好像邓拓就是吃了这个亏。

    忧国忧民之士,其中包括所谓的愤青,假如不满足以上的小打小闹,可以将写作题材扩大,不过,一定要掌握“宁左不右”的原则。比如:你可以在网上高喊“打倒日本鬼子!消灭美国赤佬!911事件,就是好来就是好!”甚至可以吃饱喝足、义愤填膺地横渡大海,游到钓鱼岛上。不管你如何放肆,估计都没问题。只要记住一点:警察行凶、退休下岗职工静坐、翁彪自焚……只当没看见。另外,星移斗转,对前朝帝王──乾隆康熙,你可以放肆地泼墨戏说,对本朝已去世的伟人,你也可以不痛不痒说上几句,估计人家也不会从水晶棺材里爬起来跟你算账。写“大说”的,可以微观地写写自己的裤裆,意犹未尽,也可以写写女友或妓女的裤裆;胸襟宽阔的,可以宏观地写写“我们可以说不”、“反腐小说”和“大厂文学”,热血沸腾地藐视帝国主义,满怀悲愤地揭露省级以下官员的贪婪,热泪盈眶地描写锅底朝天的职工,如何跟企业家分忧、共度难关的。

    我研究了一下,可能进入文字狱的,有以下几种原因。

    针锋相对型:人家说,发展是硬道理,你偏说,发展是软道理;人家说,摸着石头过河,你偏说,划着路线上路;人家说,是融资、下跌调整,你偏说,圈钱、熊市崩盘;人家说,股市不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你偏说,它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这句话,双方可以互相交换观点);人家说,处女卖淫可以用口交,你偏说,处女膜完好无损,不钻缝怎能算数;人家说,三个代表,你偏说:三个呆婊,三个戴表;甚至喊出了充满敌意的口号,这无异人家喜庆宴席上唱哭丧歌。

    火上浇油型:人家被一件事弄得焦头烂额,你还幸灾乐祸,趁火打劫。人家说骚乱,你说暴动;人家说没死人,你说死了千把人;人家说聚集了三天,你说静坐了六天半;人家说死在某医院,你说死在派出所;小孩饿死了,人家已擦干净泪水,向前看,你仍哀悼缅怀不已;人家想大事化小,你偏偏将小事搞大。

    东施效颦型:人家成立组织,你也跟着结社,拟起了自家的纲领;人家第一第二第三次起义、南昌起义、北昌起义、秋收起义,冬藏起义,你也跟着在文章里,不亦乐乎地完成了自己N次揭竿;人家里通外国,同外国总督泛舟荡漾吃烤肉,你梦里跟洋人总理共进晚餐,叫人吃你拿手的饭泡粥;人家开外国记者招待会,一开个把小时,你也跟着接受番邦电台五分钟的电话采访。人家外国酒席上不拘小节放声高歌,你境外网站无孔不入大放厥词,醉酒之后,还在境内浔阳楼上涂起了反诗。

    一介书生,手无寸铁,这么瞎搞,不吃官司,谁吃官司?要知道,文字是软弱无力的,文字只证明你的存在,世界却并不因你的文字而有所改变(大胆预测,不消几年,人家就会知趣地改名称、换旗号,请人加盟,依然统治我们),要知道,宋江写了反诗往梁山泊,圆先生写了巨著去澳大利亚。伏尔泰狡兔三窟,尽可发表非主流话语的匿名小册子,卢梭触了文网,抱头鼠窜,有贵人相助。诚实的狄德罗,即便中了圈套,在监狱里仍有兴趣吃醋,私自出狱察看情妇的有无背叛。大家对照一下,就知道自己的处境了。简单一句话,出了事,没有身份证,丧家犬住不进栈房,朋友也不敢收留你。没有恩赐的护照或胡志明小道,你也不能越出国境逃之夭夭!如果不想品尝监牢里的“二三三”,就是早餐二两,中饭三两,夜顿三两,还有那蹲墙脚、关铁笼、扁担绑,我看,说话还是有点技巧留点神。

   江苏/陆文

   04、10、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