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桃花源消亡记(语言实验小说)]
陆文文集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桃花源消亡记(语言实验小说)

公元2500年,族长周翁从前任那儿知道,东晋的一个渔夫为了多捉几条鱼曾误闯他们的桃花源。德高望重银发飘拂的黄老边编麻鞋边朝咳嗽的后进道:“当时觉得这渔夫虽举止检点没煽动不满,却好奇心太重,望着祠堂里的几件青铜器眼神贼溜溜的,族长便对元老院道,说不定这渔人贪图赏钱,回去报告太守。虽则桃花源安贫乐道,视富贵为浮云,家里没有税吏感兴趣的东西,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嗬。”群策群力七嘴八舌,喝掉了十斤糯酒之后,会议决定以礼相待敬而远之,所以设酒杀鸡扶老携幼谈家常之后,虚以委蛇没发绿卡,相反南水北调淹没了那渔人可能卷土重来的通道。

    一篇《桃花源记》,武陵源名扬天下。据传南阳刘子骥宋代苏东坡,还有历代风雅人时常抱着《陶渊明集》慕名流连于桃源洞。空谷足音石壁森严,绿荫遮天蔽日,苍苔遍布的岩石上刻满叛逆或感伤的诗词文赋。有的畏缩缩的借景抒情,有的泼辣辣的直抒胸臆。眼目四见汨汨的溪流和浪漫的香花芷草,上下求索照爱克斯光,却不见一条归隐的壁缝。桃花源铁石心肠不为所动,始终恪守老死不相往来的安全准则,纵然出于恻隐之心,亦不过是在穷鬼和落魄文人的白日梦里让他们享受一番桃花源的温馨而已。因此芳草鲜美国泰民安二千年,丝毫没受到高压统治和苛捐杂税的骚扰,自然不明白何谓苛政猛于虎,何谓国民党万税。

    然而,这种完美和谐的生活某一世纪却遭受了系列性破坏。桃花源蓝色的天空时常被老鹰模样的怪禽轰隆隆地碾过,哦,有的尾巴还忍不住拉稀,拉出一条耀武扬威到此一游的白带;平静的夜空被颠覆了,二三星星仿佛接受了温柔的奴役,离开了故土而有规则地运行;据村史记载:有天下午一只圆形的巨鸟曾亮着遍身的白眼,旋风般地狂转于秀丽的东山之上,秋千片刻,突然沿着气雾腾腾的山谷俯冲而下,又蜻蜓点水似的滑过那宁静的湖面,随即它闪电般的越过西峰不见了。一石激起千层浪,红嘴小鸦满天飞,竹子东倒西歪,垂柳连根拨起,小划子有的翻身直臂倒立,有的漩涡内滴溜溜地乱转。

    每每发现这类不速之客,元老们仿佛又一次目睹山崩地裂天狗吃了太阳。他们愁眉苦脸频频开会(说开会其实只是互相安慰),虽有本事提出诸如集中渔网在村里架设天罗地网,和高筑墙深挖洞的各种对策,却缩头乌龟似的谁都不敢道破这是大难降临的征兆。而桃花源的村民总是兴致勃勃的,打鱼的忘了拉网,种田的忘了插秧,烧饭的忘了灶膛塞柴火,仰天长啸草帽乱挥,如同雪山升起红太阳、旱地里下了一场及时雨,乃至蜂拥而来,幸灾乐祸地观赏被蹂躏的桃湖和无辜的残柳。假如激动连绵家庭发挥不能到位,冬天则自觉相聚于词堂,夏夜便无形集中于谷场。围着火堆或摇着蒲扇,缝衣绣花抽烟挖鼻,交头接耳猜谜语似的猜测那番邦的变化。讨论的欣欣向荣显然超过了东晋渔人的来临。

    三千年之久的风风雨雨,桃花源气数未尽,依然田园牧歌把酒话桑麻。人口既没减少又没增加似桃湖水一般,总是在一千上下浮动。而猪羊鸡鸭却如吃了生长素长盛不衰,它们不咳嗽不感冒不肚痛,田埂谷场湖边村口到处都是“谷谷谷、呷呷呷、咩咩咩、咕哩咕哩”健康的散兵游勇。数目之多,以至于军民一家分不清私有的印记。这足于满足他们的口腹和好客。

    然而,自从嗜好咳嗽的周翁手捧《道德经》面朝老子塑像宣誓就职之后,内忧外患却层出不穷,桃源一直处于多事之秋。比如今春一只巨大的铁老鹰悄没声息飞临桃花源,它那鬼魂般的阴影笼罩了五分之三桃村。有时不动似守株待兔引蛇出洞,有时则倾斜着身子浮头浮脑地盘旋,简直将人家的领空当成了快三迪斯科的舞场。它一面不时摆动双翼忽上忽下地兜风,一面播放类似《玉树后庭花》的亡国之音。那死亡的噪音回荡飘散,惊醒了悠游闲岁月的蚕儿。蚕儿放弃了休息,躲开了桑叶,一意孤行地探索那危险的声源。太阳则识相地躲在灰色的云层中,活泼的鱼儿则机智地伏于清澈的湖底下。临滑脚,铁老鹰的屁眼还拉下了雪片似的纸张和圣古利尔速溶咖啡,红糖绿果则如粒粒羊屎遍撒于整个桃花村。纸张印刷之美远超毕升的活字印刷,古老的竹简和珍贵的绢纸更没法与它的素质相比。铁老鹰大概晓得桃源只有小家碧玉般的良田美池竹林小湖,而没有骚性十足的女郎和气势磅礴的大海,在纸张背后故意将一名仅穿三角裤肉色长统丝袜的美女凸印于蔚蓝色的背景前。长发飘飞玉腿张开六十度,她翘着玲珑的屁股尖儿,公主似的炫耀着苗条的背影。精制的黑色高跟皮鞋则儿戏般的丢弃在白色的沙滩上,任凭浪花飞吻不怕流离失所。面迎着沉浮于波涛中的朝阳,她双臂舒展作出了歌颂红太阳的抒情状。唔,她那全裸的背脊光滑鲜嫩如冰水里浸过一般。她的身边没有单膝下跪吻其玉手的白马王子,看来似乎为了避免桃源情种莫名的吃醋。纸上说,公元2500年是人类伟大的转折点。世界大同了,火星接受了团结,海王星冥王星也入股万吨黄金申请参加宇宙大家庭;秋风扫落叶,地球已消失了海关铁丝网,和毒品死光武器XY病;最后一批政客刽子手在厚着脸皮领失业救济金;撒哈啦大漠和罗布泊地区已改造成牛羊成群的塞北江南;用不着切除脑白质服AX,一针TH剂便能清除人的恶的本能,将其净化为孔子式的完人。大海维纳斯作证,世界便是桃花源太阳城。从此幸福不分国界,财产无分彼此,声控门、四保险、电监控去他妈的蛋!黄白棕黑在上帝老子面前都是亲兄弟。扔了你们的草鞋油灯吧,拆掉你们的破房烂舍吧,我们放盘皮鞋太阳能、钢筋混凝土。世界共同体欢迎贫困的羔羊,免费让你们游览月球,参观秦始皇汉武帝的地下宫殿,并且慷慨赠送面包自由爱情身份证……村人象跳丰收舞似的欢跳雀跃,二位元老扔了拐杖奋不顾身地抢救溺水的速溶咖啡。周翁当时坐在微风吹拂的湖岸垂钓,他望着湖中的柳影和浮子,眼梢却瞄见刘麻子不停地朝铁老鹰立正敬礼打拱作揖。意犹未尽,他又脱下了糙白布衫大幅度挥舞,并且小苗挂上了露水珠。那赤膊上阵泪眼盈盈的样子,宛若想当场加入共同体情报局。他一边挥舞,一边还随着吕三三跨过田沟穿过桑园追了一程无情的铁老鹰。这种露骨的崇洋媚外,见了真让人恶心,它大大冲淡了周翁无能为力给他作红娘的负疚。世道莫测鱼龙混杂,周翁提醒自己要提防魏廷的反骨。

    第二天有人传唤。碑文规定,族长任期内得接受任何人三次传唤。周翁披着夕阳的余辉去了。吕三三放下酒碗递上短烟管,目光闪烁地恳求族长道出东西方的丝绸之路。魏廷的反骨。族长说不知道,说完完壁归赵短烟管走了。

    当夜吕三三通过周翁的孙女送来麻布大鱼和小牛皮抱肚。“我没这份权力,再者真不知道。这秘密三千年来一直封锁于铁匣子里,由三位最年长的老人掌管,太平时节打开它就象是叫公鸡生蛋。大家知道,国破家亡之时才允许打开铁匣子。”周翁明白物归原主这坚强的拒绝只会激起对方的恼火。他想假如吕三三不识相再接再厉,他有必要报告元老院。小翠姑出于血缘关系。后来暗示爷爷:吕三三是稻草人,刘麻子是弄潮儿,朱顺章才是他们的秦始皇。

    隔了几天,在祠堂聊天时,吕三三一帮人有一句没一句提起了很久以前的一次所谓的血案。起初藏头露尾地谈,感情不胜重荷地谈,见元老们只顾抽烟剔牙打呼噜没有反感的倾向,甚至有二位还托住下巴侧着头听讲故事,吕三三便红着眼圈掏出预备的黑纱,建议向无辜的死难者表示哀悼,并以屈原的名义朝老子的塑像说了几句悼词。当听到“鲜血决不会白流,后人永远怀念你们“时,刘麻子便带头站起来以促使别人条件反射。不少不明其故者鹦鹉学舌亦表示了沉痛,不过也有一些人员站了起来却转身回去睡觉了。吕三三要求公开机密,取消族长特权,让桃源史成为家喻户晓的老三篇。

    周翁和其他元老一样历来欣赏乡亲知无不言的坦率,认为除了吃饭KISS,嘴巴舌头还有说话的功能,甚至认为青年不该光说不做,要勇敢地走出祠堂经风雨见世面,有条件的话,到大江大海里游泳。所以每次集会,除了偶尔带领大家温习一遍“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或者“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他一向无为而治,宽容地听凭他们的想象和精力发泄。随便谈,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要老是看长辈的脸,说错了不要紧,也不让勤劳的阿秀做记录。大家轮流讲,用不着限制时间,亦不见有人抢话筒。桃花源一向是言论自由的,人人均是广播电台报纸喉舌,在言论的百花园休想找到一个窃听器和定时炸弹,因此用不着借古讽今含沙射影期期艾艾王顾左右而言他。周翁公正地提醒元老院:吕三三要求无可非议,除了铁匣子应遵守遗训,桃源史尽可登台亮相。除了二个打呼噜的、一个上毛坑拉稀的,元老们一齐举了手。村民十有八九也举了手,有几个翘辫子的小孩还举了双手。超过在场半数,有效。周翁咳着嗽宣布。他趁史官阿秀按吩咐进库房找史书的当儿,说了一句:经过漫长的时间冲洗,人去楼空物是人非,历史已滴溜滚圆,真作假来假亦真,谁都吃不准。诸位齐心协力帮助考证考证。

    村史绢纸泛黄薄如蝉翼,阿秀抖掉了灰尘老鼠屎,小心翻到967页,历史的血腥扑面而来,勤劳的阿秀打了个喷嚏,他勿勿过目一遍。某年大旱(桃源浑浑噩噩已记不清具体年月),他慢条斯理介绍,张三李四偶然发现通向番邦的洞穴。他俩丢掉渔网离开了家乡。五天后灰溜溜地回来了。饿得面黄肌瘦,脏得一身是泥,金坠子不见了,生牛皮靴子也不知哪里去了。他俩说只听见“哒哒哒哒”似放千子头鞭炮,又听见排山倒海般的呼喊,象划龙舟看客的助威。青天白日,大街却不见一个行人一条走狗,商店打烊,墙上都是些人血般的红颜色,和比老子慈祥的肥头大耳。据说吃东西一律平均,无论肚皮大小,每人面前一碗饭,不许多吃半碗粥。他俩带回来一本小红书,纸张白得耀眼,字如蚂蚁大。还有一盏所谓汽油灯。那灯倒是明晃锃亮的,亮度等于十个松明把子,和词堂凹坑里的火堆差不离,可惜用了三个晚上就熄灭了,添加菜油桐油也无法让它死灰复燃,一时成为父老的笑料。小红书嘛,没详细记载,不知下落。

    后来呢?朱顺章问。

    阿秀蘸了蘸唾沫往下翻了近二十页,浏览后看了族长一眼,嘴凑葫芦喝了口甜酒。后来?哦,往事不堪回首!虽然幼稚的失败暂时泯灭了无谓的冒险,二位青年反省,自愿打扫了一个月的祠堂,这件事却神奇地产生了二十年后的严重骚乱。不知怎的,温饱小康的青年渐渐不满足围着火堆唱歌,和狩猎喝酒划龙船跳丰收舞,他们如饥似渴地寻找高质量划时代的刺激。于是不少人农闲季节沙里掏金似的搜索那东晋渔人的走道。终于成功了,不过是从喝醉的张三嘴里。起初偷偷摸摸投石问路,人家门户开放赏了个鼓励的笑脸,便大批运出沙金牛皮栎木炭,以换取番邦的电筒雨鞋、青霉素退热片和暖瓶玻璃杯。后来还打水牛的主意,整条整箱的香烟源源而进。万宝路三五牌红中华狼狈为奸,将古老的黄油油的丝烟糟塌得气息奄奄。火柴打火机、针线胸罩卫生纸成了热门货。一个女孩绞肠痧,不知用了啥药,肚里的虫子死光光。引起轰动,称开诊所的钱大为神医扁鹊,族长则口口声声民族英雄。鼓励放任的结果,安全准则名存实亡。村民纷纷弃农经商,穿梭于大江南北,奔波于长城内外。水利不修土地荒废三里不听鸡叫,大谷仓里的三年储备粮亦不见了。族长元老以身作则追求现世享受,成立了健身俱乐部,甚至准备拍卖一件青铜器以便去夏威夷观摩冲浪比赛。牛仔嬉皮士们披着长头发穿四不象叼过滤嘴,嘴里满是新名词,什么赏金、贷款、股票、OK、YES、诽谤、谋杀、乱伦、抢劫、嫖娼、逃税、罚款、政变、逮捕、星球大战……这一系列惊心动魄的字眼大大扩充了桃花源的文化内涵。研究博士生仿佛多了起来,祠堂鸡尾酒会的社交谈吐显得格外上档次丰富多彩。村民大多十点后起床,因此不识相的五更鸡被统统宰割了,然后掘地三尺煤矿般的挖掘,仿佛桃源遍地是黄金青铜器。甚至袭击长眠的老祖宗,目的仅仅为了商借几件东西。屋外到处有人收买石斧玉器五铢钱,屋内好些女孩则轻松地在床上干活儿。形势大乱不是小乱,元老院才决定修改碑文招募甲兵,以稳定局势确保尤其是国宝的安全。兵员五人队长一人,粮饷热诚欢迎爱国人士捐献赞助。闲徒浪子后来发展到里通番邦、田头床头宣传五湖四海主义,并企图模仿人家建立工青妇团保甲制度。山雨欲来国将不国,新任族长俾斯麦力挽狂澜驱逐不法移民和害群之马。驱逐那天,说驱逐,其实还是天涯海角明月故乡任去留,还是称放逐吧。放逐那天,洞口人海,同饮一江水友谊地久天长的歌声不绝于耳,气氛却如交换战俘释放人质。俾斯麦和番邦外交官各自在协议书上签了字盖了印,并彬彬有礼地互道珍重握手拥抱(对方脱掉了白手套)。这时有人疑神疑鬼说发现几个黑洞洞的枪口,秩序顿时混乱,人们纷纷后退靠边站,有几个情急智生把肥大的牛身子当作了刀枪不入的盾牌,番邦外交人员则拎着公文箱扔掉白手套一溜烟地逃离现场,一边逃一边还假惺惺地喊了几声:玛雅文化万岁!我们永远是你们的同志加兄弟!甲兵杯水车薪,只得招募了二十个志愿人员。当信号枪砰地一声,迎亲进行曲四起,欢畅的曲调犹如慈母看见游子回到了故乡。随后有人佩上大红花,牵着水牛背着细软铺盖卷儿昂然越境而去……长亭连短亭,无情人去天涯,一片生离死别的哭泣。洞外则“东方红太阳升”一片热烈的掌声,且“咚咚锵,咚咚锵,咚咚锵咚锵咚锵”敲起了锣鼓扭起了秧歌舞,其中还夹杂着花好月圆的鞭炮声。桃花源元气大伤。幸好有的人前脚跨了出去,比如根生,回头见婆娘没夫唱妻随,又惦念着三间老屋一窝小猪,站在洞口犹豫不决不知何处是归宿。俾斯麦见状,急忙走上几步满脸泪痕地说,我从小摸你卵卵,看你长大,不忍你去国离乡浪迹天涯,手心手背都是肉呵,我们反对两地相思妻离子散。陆嫂,快搀你孩子爹回家,陆嫂。外面则高喊:言而无信政策攻心,作弊作弊!反对骑墙派!反对左右逢源投机取巧!所有归顺者黄金百两熊猫级待遇。那局势一触即发,要不是人家怯于桃花源的招牌,理智地决定把它当作未来的出土文物、印第安人保护区,柏林墙显然是砌不成的,随之而来的小山似的乱石亦休想埋没那个洞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