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饥饿大师──李思怡 ( 绝食随感 )]
陆文文集
·陆文:教陆德明几个偷香及自卫的诀窍
·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陆文:作家手记──卖春的渐进过程
·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陆文:论不同时期宣判大会的开销及条件
·陆文:独家新闻──工厂“海啸”, 职工静坐,老总外逃!
·陆文:自己想富,首先让人活!
·陆文:感受骚扰电话(旧文)
·陆文:用真名还是匿名写作?
·陆文:被处决的王四妹(饥饿琐忆)
·陆文:昨夜看到活泼的鬼火(神秘经历)
·陆文:愿新浪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饥饿大师──李思怡 ( 绝食随感 )

   

    接受任不寐先生的感召,今天我自愿参加了为避免遗忘而举行的“禁食接力赛”。我知道仅三岁的小思怡听了要发笑,因为她独自咬着牙走完了饥饿长征的全过程,而我们这些成年人,唠唠叨叨的,咋咋唬唬的,这个夺泸定桥,那个翻雪山,还有一个过草地,拼拼凑凑想走完二万五千里,这似乎有点“三英战吕布”的味道。而且“比赛”的环境又有很大的不同。李思怡关在一个幽闭的洞穴里,没有母爱的灯火,也没有六月的烛光,她孤身一人,只有毛毛熊陪伴,连一杯水都喝不到,更不像我们还有音乐电脑,以及行走的自由了。

    李思怡的确是老资格,我不知历史上还有谁像她那般出类拔萃。要知道她是在猝不及防、孤军无援的情况下与饥饿搏斗的。这么一个坚强的小女孩,任不寐称之谓的“六月女孩”,居然有一天给饥饿盯上了。旷日持久,源源而至,饥饿像硫酸似的每时每刻摧残着她的肠胃。李思怡起先是凭着幻想来对付饥饿的挑衅的,她幻想母亲像往常那样回家,带回那可口的豆奶与面包,饥饿便逃之夭夭了。可那十七天,小思怡望眼欲穿,母亲就是不回家。母亲哪里去了呢?她不知母亲由于盗窃与毒瘾给警察捉了去。其实那天母亲根本不想与权力来往,她甚至向权力跪求,饥渴的女儿在家中等待着她需要的食物和水。

    不能设想那多少个日日夜夜,平时不哭不闹的李思怡是怎么度过的,也不知她究竟死于哪一天,是第四天,第五天,还是第六天。但我估计盼望亲人归来的幻想可能支撑她度过了三天(后来的昏迷有可能让她断绝了念头)。据说,她曾想冲破饥饿的包围,不仅踢房门,踢得小脚都肿了,甚至还劳驾了喉咙与右手的指甲,此外,她还将凳子搬往窗口,试图飞往外面的世界;翻衣柜,寻找吃的东西;长夜漫漫,她又躲进衣柜,以逃避恐惧的趁火打劫……

    小思怡的战斗力实在惊人,让卖火柴的小女孩相形见绌。我心底认为,死亡可以腐烂她的肉身,可打不垮她求生的意志,除非她接受上帝的召唤,退出战斗,进入天堂。当然李思怡进入天堂,成为天使,也多亏了那几个穆羽之类的穿制服的脚色,是他们玉成了李思怡的正果,否则她哪里住得进用彩虹装饰的宫殿,还不是在黑暗的人间苦苦挣扎!

    世人有谁不识君!李思怡不愧为饥饿大师,她创造的纪录,活活饿死,且腐败的尸体在现场保持十多天的纪录,我估计短时间很难有人打破。

    写到这儿,已是下午4点,我已坚持绝食16个钟头,头里有点昏昏沉沉,肚皮有点叽叽呱呱,但还没有出现我在饥饿的1960年,以及插队期间在某派出所所感受到的绞肠痛。由此推知,我远远没有到达饥饿的极限。这时电话叮呤,有人请吃晚饭,我咽着唾沫婉言推辞了,后来我还断然拒绝了妻子递上来的白乎乎的牛奶。

    此文写完,我饮了口水,盘算了一下,以后七个多小时如何度过,然后,心里对饥饿大师说:思怡,请勿见笑,一个人能力有大小,忍耐有高低,能坚持到底,就是好同志。

   江苏/陆文 03、9、21 下午4时15分

   注:李思怡,女,3岁,四川省成都人,2003年6月4日到6月21日,因母亲被警察抓走而饿死在自己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