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条条小路通冥府(游戏笔墨)]
陆文文集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条条小路通冥府(游戏笔墨)

    ──试论自杀的多样化

    不要小看自杀,自杀方式五花八门,其中还有一些“名不副实”的,和“假冒伪劣”的。比如早年某地有个人因单位分房不公事,忍无可忍,又无计可施,只得抱住有关领导,扬言跳楼自杀,吓得人家双腿簌簌抖,只得订立城下之盟,像这类以自杀作手段来反抗人间不平的,能算自杀吗?我看,只能算是“以死抗争”;皇帝对大臣赐死,不管送毒药,还是对症下药,像朱元璋那样送徐达一只鹅,透过现象看本质,也不能算自杀,只能算谋杀;还有一对“谈恋爱”男女,男方是个有妇之夫,女的还是个未出嫁的姑娘。因肚里有孩子,纸包不住火,双方商定一起自杀以免出丑。临终前,两人山盟海誓,决心来世做夫妻,并且在四周草地上洒了一圈糖,意思是请天下人吃他俩的喜糖,做他俩的证婚人。可女方闭着眼、仰起脖子灌了一肚子农药,男的慢吞吞的,像品茶喝酒似的,饮了才几滴。结果女方尸体都凉了,男的仍然活蹦鲜跳。我不知他是“借刀杀人”,还是事到临头贪生怕死。

    就拿自杀的种类来说吧,即使笔者学富五车,也一言难尽,何况孤陋寡闻、才疏学浅,又没有钱谦益的尽管是弄虚作假的体验,只好纸上谈兵,在此胡说一气就我所知的自杀形式,以博读者饭后一笑。

    选择自杀形式的最高境界,或者说最大的难度,在我看来是“刎颈”,不然也没有“刎颈之交”这个成语。何谓刎颈,就是用刀用剑抹脖子,我不知用厨师的菜刀、农夫的镰刀抹脖子,算不算刎颈。(后来东洋人推陈出新,将刎颈演变成剖腹自杀,比如那个三岛由纪夫。当然这是说笑话)。说实在的,抹脖子,比用左轮五四式顶住自己的脑门、口腔扣扳机更需要勇气。我记得有本书曾说:自杀者十有五六敢朝自己的任何部位开枪,哪怕朝裤裆间的玩艺开枪,可用刀砍自己,十个里面不超过一个。抹脖子,其壮怀激烈的程度,或许比跳楼、剪刀捣心窝高一个层次,当然只是一家之言。

    只有急于求成、视死如归的人,才不择手段选择这种残酷的自杀方式。比如虞姬,在四面楚歌的楚霸王面前,既留恋又害怕拖累自己的情人,矛盾重重,泪如雨滴,为表明从一而终的心迹,最后以胴体旋转360度的方式抹脖子。白衣飘舞,香消玉殒,确实催人泪下,具有悲壮的审美效果。因此,历代的风雅人居高临下隔岸观火,都欣赏虞姬抢在项羽之先,踏上黄泉路的自杀勇气。不过以身作则这种血淋淋死法的并不多,十有八九都是些战场上难逃一死,或甘愿殉忠报国的将士。叫隋炀帝、阮大铖、贾似道这类脚色在国破家亡时刎颈,真是难上加难,不过,用剑砍女儿的胳膊、责无旁贷去煤山上吊的崇祯帝倒是个例外。

    养在深宫闺房的佳人,不管皇妃贵妇、宫女小姐,出了事故,比如谋杀亲夫、私情败露、争风吃醋、被奸受污、国破家亡……大多选择服毒、吞金、跳楼、悬梁、投井……我没写投河,因为她们靠近河流的机会不多,如果实在喜欢河水,也只好因地制宜选择后花园里的池塘。

    随着科学的进步,自杀的方法比过去先进多了。农人就地取材,随手选择乐果二二三,城里人没这个福份,性子儿倔的,则去跳楼卧轨,像优秀的诗人──海子就选择了既默默无闻又轰轰烈烈的卧轨方式。不喜欢大寨大呼隆的,就悄悄吞毒鼠强,或老谋深算地服食温柔的安眠药,让死亡不知不觉地降临。各取所需,死得其所。所以迄今,服毒吃药这几种方式最深入人心,依然占领自杀的主流地位。然而,它们都有缺点,一是口吐白沫,死得痛苦,不怎么雅观;二是:容易发觉被送进医院,经受一翻洗胃的折腾,死而复生,授人话柄。你想想,一本正经自杀的人,抬着进去,却活着走出医院,那多难为情呵。

    有点医学知识的,特别喜欢别出心裁的、则选择另一种自杀形式:割腕。具有小资情调、失恋的少女大多喜欢此种方法。不过,在我看来此种自杀有点自恋倾向和贪生怕死的嫌疑。血一滴一滴慢慢地流,嘴里痛苦地呻吟,死亡的过程漫无尽期,仿佛垂死之中仍然在等待110救援。如果郑重其事在浴缸里放水,再脱衣坐进去,慢吞吞用刀片或水果刀割手腕,让鲜血在温暖的清水里弥散荡漾,像鲜花一样开放,我觉得这不像自杀,而像登台演出了。事实上,此种方式死亡率不高,且有不少人临死脱逃,最后自己厚颜无耻走进急救室。

    源远流长的自杀方式是上吊,史书上叫“投缳”、“自缢”和“悬梁”。大概老祖宗从结绳记事那天起就有了绳子的缘故,它就成了自杀者潜意识里的首选。打个绳结,就形成了个绞索,一脚蹬翻凳子,双脚悬空,人像冬天的腊肉那样挂在梁上树上,待懊悔得舌头伸出、屎尿横流、双手拍屁股都来不及了。1960年我家附近的厕所,就曾上吊一个因寅吃卯粮而出此下策的职工。凌晨五六点钟,他告别粮票,将饥饿的身子晃悠悠地挂在那儿,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他膀胱有毛病,在耐着性子小便呢。我钦佩的情种──焦仲卿在听到刘兰芝殉情之后,心如刀绞,痛不欲生,选择了跟爱妻不一样的自杀方式,真所谓殊途同归、情趣相投了。

    很少有人用间谍常备的氰化物自杀,并非人们不热爱,而是没法得到它,因为该剧毒物品是国家财产,保管极严,升斗小民不容易占为己有,将它吞进自己的喉咙。如果能买到,我愿准备一些,省得临时抱佛脚,事急自杀时为选择何种方式而伤脑筋。优秀的人才,比如间谍、苏格拉底、海明威、川端康成、杰克.伦敦,都知道在适当时刻明智地告别这个龌龊的尘世。

    仅有一例的自杀方式,便是祝英台神话性地跳进梁山伯的坟墓。这有赖于机遇,或者说感动老天吧,否则关键时刻不可能风雨大作雷电交加,恋人的坟墓突然裂开。

    噢,我忘了还有另一种自杀方式,就是自焚,目前比较流行。一般来说,下岗职工、上访人员、拆迁户最喜爱这种自杀方式。我估计因为它容易操作,且有烈火熊熊、惊心动魄的舞台效果。

    去年最激动人心的自杀,让人唏嘘不已的自杀,恐怕是张国荣的跳楼。既有名又有利的人,选择这种方式逃避人世,令人不可思议。他死之后,我重温大导演陈凯歌的《霸王别姬》,并反反复复欣赏张国荣所扮演的程蝶衣跟段小楼文革期间被批斗的片断,两人声嘶力竭自相残杀的凄惨情景,让我不由黯然神伤。我不明白的是,这么一个天才的艺术家,扮演程蝶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电影明星,为何不与时俱进,与世浮沉,却毅然决然自绝于三亿港币的家财!

   江苏/陆文2004、6、修正

   我的邮[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