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关于朱镕基的点滴印象]
陆文文集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虎口夺食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关于朱镕基的点滴印象

    朱镕基前二年曾到我的家乡──江苏某某市视察,地方报纸也作了报道。但新闻报道历来处于呆板、僵化状态,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禁忌,因此有些不便人知的事件,无法见诸于报端,于是这些轶事通过参与者的口口相传,渐渐流散成街头巷议。今天,我梳理出来,以让世人从另一侧面再了解朱镕基。如有歪曲失实之处,请朱先生及有关方面海涵,请勿生气、上纲上线。

    朱镕基来我市住在市政府所属的雅兰饭店。为他的入住,雅兰作了一番准备,比如掌握了他的生活习惯,特地在他的居住处精心打造了厨房。据说为下塌之处,地方官也花了一番心思,有消息说,宾馆之间竞争得比较厉害,倒不是为了分一杯羹,赚点铜钿,而是希望能得到大人物光临的荣耀。大家都希望敬爱的朱总理能住到他们那儿,尤其是虞山饭店。虞山饭店是本地数一数二的老牌饭店,面朝青山、交通方便、且靠拢古迹“言子墓道”,曾接待过李鹏、好像还有早期未做总理的温家宝先生。凭心说,虞山饭店接待高级宾客的能力是一流的,而且厨师的烹调技艺也获得一致好评。比如切成一方块一方块的红烧肉,我们这儿叫“四喜肉”,浓油赤酱、香气四溢,李鹏吃了啧啧赞叹,宾馆深感荣幸,后来这菜名的绰号便成了“李鹏肉”。 借朋友的光,我偶有机会到那儿当“应伯爵”,都要吃这道菜。竞争的结果,朱镕基的随从人员就住在了这里。而他则下榻雅兰饭店。有人说,雅兰饭店比较幽静,朱镕基才图个清静。

    据说,朱镕基的三顿六水十分简朴,自己在居处烧菜煮饭,与爱人一起吃,好像还有个保健医生与他们一起进餐。菜肴也非常简单清淡,并非是市价奇高的食品。朱对身体保养比较当心,临睡前,好像还服一些保健胶囊之类的养生补品。对服务员态度和蔼很尊重,见面时也有三言两语的家常交流。另外,从跟地方官对话的内容中,可以知道,朱镕基来我市曾做过比较充分的准备,而且对古典诗词以及清代本地状元翁同龢有着很深的了解。

    朱的随从人员住在虞山饭店,住得舒服,吃得舒服,身心十分自由,基本像度假。桌上的小菜有肥大罕见的海中珍品,好像是三、五斤重的黄鱼或者是手掌宽的带鱼,或者二者通吃。还有几只名贵的菜,我生怕惹人家生气,只好保密。一桌菜肴,人均标准是800元,也就是说,十人一桌,吃顿饭就要花费八千元。第一次听见这数目,我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可人家再说一遍,仍然是这个数字。我每月工资才500元,可想而知,听到这个数目,我内心受到何等的震撼。我宁愿相信,这是造谣,给中央首长抹黑,宁愿相信这是他们一天甚至一星期的伙食标准。

    我出身乡镇,少见世面,不知如何消费那八千元。曾私下问一个见多识广者。人家说:“还不容易!吃盅鱼翅,嚼盏鲍鱼,外加二三瓶XO或茅台,八千元恐怕嫌少吧。”

    其实一个人的肠胃容积有限,一杯酒、一只蟹、一块肉、半条鱼,一碗汤饭,人均不过50元,就可以满足需要。何况吃了上顿,还有下顿在召唤着他们。可为何不积德,要摆这么大的阔气,来浪费百姓的血汗呢?

    从以上事实来看,可以说,朱镕基的人品在共产党的官员中是杰出的,无可非议的,一代清官是当之无愧的称号。可惜他只是满足于洁身自好,对下属的高消费眼开眼闭。

    一国资源总是有限的,大家都像商纣王、隋炀帝那般消费,任你泼天的财富都要吃完。现在听说,公务员又要加工资了,(我并非与公务员过不去,请原谅。有些地方,的确财政困难,公务员连正常的工资都要拖欠,但至少京沪、江浙一带、珠江三角区,公务员加薪可以免了。)我真为国库的钱财担心,长此以往,我不知道有哪个政府供养得起如蚂蚁般的、胡吃海喝的高级公务员。我有个在别人眼里或许很幼稚的想法:如果将这些吃喝钱,还有加工资的钱用在农民及下岗职工身上,这多少可以避免社会矛盾的激化。要知道,社会动乱对上上下下都没好处。另外,社会正常了,杜导斌们也用不着不顾自身的安危振臂呐喊。写到这里,我真为杜先生难过。我不知道他这个冬天在监狱里如何度过,也不知道他的妻儿目前的情况如何!

    江苏/陆文 03、1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