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沙家浜》中的胡传魁后来为何仇视新四军?]
陆文文集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沙家浜》中的胡传魁后来为何仇视新四军?

    ──略谈新四军及“民抗”在苏常地区的表现

    京剧《沙家浜》中的胡传魁是以胡肇汉为原型塑造的人物形象。据说,此人曾任上海国民党保安团的团长,日寇占领上海,他带领部众及枪弹到达苏州吴县太平桥一带,成立了抗日义勇军,抵御日寇(有一种说法:为生存计而沦为土匪)。此人讲义气,有不少事实证明其人知恩图报、比较讲信用。比如阿庆嫂因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就放松对她的警惕,最后死于她手,成为江湖道德的牺牲品;比如中共苏南地方武装“民抗”山穷水尽时,曾撤退太平桥投靠胡传魁,是胡仗义收留了他们,可这种收留,在现今的地方党史中则称为“会师”。收留过程中,显然他部队中的共产党员起了重要作用,我怀疑他的部队以收编的形式给新四军连锅端,也与这些吃里扒外的人有关系;胡曾被“江抗”一至二次收编,且担任过“江抗”东路副司令。(此事,在地方党史大事记中一笔勾销;在当副司令时,至少一挺机枪,十余支步枪给中共苏南某特务连及时讨了去,要知道当时武器可来之不易呵)。第一次接受人家的官衔,他的部队便给中共擅自拉到了江北。害得他成了孤家寡人,落得个影只形单,且给了个罪名:不去赴任。有不少事实证明:胡只是中共暂时利用的统战对象,而不是把他当作一条船上的难兄难弟。对于人家的恩将仇报、百般计算,富有江湖义气的直性子胡司令能不恼恨吗? 一位新四军首长说:胡起初与我们关系比较好,我的好几个同学都在他的部队。胡部与我们关系是很好的。“民抗”“一.七”事件后不久,胡亲自带领部队配合“民抗”(本地抗日人员)进攻土匪吴文信部。以后,我们把他部队带走,好比抄了他家,挖了他的老根,怀恨在心。再一个,我们有些地方在执行政策上也可能有些问题,对他争取工作没有做好,加上敌人挑拨,结果他变坏了,抓到“江抗”(新四军)人员就要杀。

    另一文史资料说:1940年11月开始,中共在苏常地区进行了残酷的所谓锄奸斗争。将许多人当作“汪派分子”进行整肃,有的地方混淆了“汪派”与国民党员的界限,甚至地方干部也成了怀疑对象。苏州县先后错杀干部、常备队战士、积极分子共30余人,其中有唐市镇人民抗日自卫会主席朱达三等地方干部。常熟县也有错杀对象。致使人心惶惶,有些青年怕受牵累,纷纷外逃,甚至逃到了敌占区,先后共逃跑了200多人。 这对胡肯定带来严重的心理威胁。使他急于改换门庭,投靠国民党,并为了生存下去,暗中与日伪政权勾勾搭搭。当然没有事实证明,胡肇汉投靠了日伪,更没有事实证明,胡肇汉的投靠是出于本心。我怀疑所谓的通敌叛国只是一种人云亦云的欲加之罪。因为抗战胜利之后,倘若他真的是个汉奸,国民党也不会放过他。设身处地想想,在当时严酷的环境中,为了求生,即便他脚踏两条船也是属于情理之中的。事实也证明,当时的中共在苏南地区也跟汪伪及日本情报部门有所勾搭,详情请见《潘汉年传》(尹骐著,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土匪也是人,也是中华同胞(老实说,说胡肇汉是土匪,我有点不忍心,他其实是个被侮辱、被损害的人。我宁愿称他为手沾中共鲜血的抗日战士,解放后,他上了毛人凤当,从台湾重返大陆,搞所谓的反共复国地下斗争,结果不久就死于中共之手,也算陈债了结)。我希望通过理性的语言,和资料的罗列,通过大家努力,能尽可能地再现胡传魁人性的真面目。我相信国共两党理应烟消云散的宿仇,不会构成研究历史与人性的障碍。

    新四军究竟在苏南地区发动群众进行抗日武装斗争起了多大作用,在我心中一直是个问号。资料表明:当地青年并不喜欢参加他们的部队,原因:一是纪律比当地其它武装严明;二来,只给饭吃,没有薪饷。再者,当地百姓也不喜欢“民抗”“江抗”在他们的村庄里与敌人开火,主要是害怕敌人报复烧房子。说老实话,新四军进入江南开展所谓的游击战争,冲破所谓的“划地为牢”,是违反抗日战争时期与国民党政府签订的协议。因此在强大的压力下,他们时不时要撤退到苏北,以此避风头。正因如此,日本投降后,受降事宜归于第三战区,而没有中共苏南“江抗”的份。

    我人微言轻,资料不够,研究浮光掠影,属于业余性质,不能妄断中共历年来在苏南的战绩。不过,看了他们的斗争史,总体印象,消灭敌人微不足道、不足挂齿。一次消灭五、六个,或一、二十个土匪或伪军已经算大胜仗了。日寇好像没打死几个,我数来数去,好像没超过一百个,要不是担心新四军老战士给我吃耳刮子,我恨不得说好像没有五十个,甚至三十个。他们没有能力攻击大集镇和常熟县城,怎么有机会消灭货真价实的日本鬼子呢?要知道,日本人都驻扎在县城里啊。八年抗日战争,中共在苏常地区总共消灭了几十个日本鬼子,平均每年还不到十个,还称什么“……革命斗争史”,我真为他们惭愧。有一点可断定,中共在所谓锄奸运动中误杀自己人的数目远远超过消灭的日本鬼子。有时候,他们还不得不将枪枝弹药藏起来,人员化整为零,散兵游勇似的到处流窜,就像丧家犬。面对日伪强大的“清乡”军事力量,他们在苏南简直溃不成军、不堪一击,除了藏身、逃命,逃到江北,根本不能干什么。全盛时期,至多破坏一些公路铁路,和袭击飞机场什么的。在我眼里,中共在苏南地区的动作,并不在于消灭了多少多少敌人,而是多少压抑了乡村、还有那些小集镇上的土匪武装及汪伪的嚣张气焰,以及鼓舞了百姓抗日的信心。

    他们赖以生存的手段主要是收农民的田亩捐,以及市镇店家和过往船只的税收。为了这个,经常与当地的土匪和其它武装力量产生矛盾,直至火拼,有点像狗咬狗、黑吃黑。

   附:胡肇汉的死刑判决书 (原版拟稿复印件)

   说明:

   京剧《沙家浜》中的胡司令原型,则是胡肇汉。此是我偶然获得的一张他的死刑判决书,而且是一张最可珍贵的拟稿。里面“*”的,是模糊的实在看不出的字,只好以此代替。里面有一句说:“该匪勾结日寇金田及伪军第十师包围我新四军夏光部队……”我希望能够看到它的证据,以让我们对这个胡司令有更多的准确的了解。

   苏南苏州行政区人民法院布告法字第1744号1950年11月28日 拟稿

    查匪犯胡肇汉,兵痞出身,从1926年起历任蒋匪保安特务团团长、三青团京沪行动总队司令、青浦警察队长、太昆地区清剿指挥所主任、吴县阳澄区区长等伪职,直至解放。二十四年来该匪一贯进行反共反革命活动,残杀人民,抗日期间,专门勾结敌伪,反对人民抗日武装,仅1940年夏,在吴县陆巷村,该匪勾结日寇金田及伪军第十师包围我新四军夏光部队,伤亡我抗日武装百十余人,活埋我伤员十余人,又在阳澄区残杀十图偃无辜农民徐政狗、王行洪,江抗工作队员陈瑜同志,进步青年张忍熙、张天爵,及田泾乡渔民三十六人。解放后,该犯竟不思悔改,竟参加蒋匪军统特务训练,受任伪“江苏省第二行政区专员公署中国人民反共自卫救国军第二纵队副指挥官,兼伪行政专员及伪专区前进指挥所主任”,亲伪*,率领匪众,潜回我解放区进行反革命破坏活动,并积极扩展其武装,建立匪地下区乡镇伪政权,并派周匪荣,收集其旧部,企图以澱山、洋澄太湖等地为反动基地,进行武装破坏活动,委任王匪柏年、刘匪建军担任伪“常熟行政委员”,布置发展匪特武装,扩充匪特组织宣传,该犯历时数十年,一贯与人民为敌,残杀善良人民总计达千余人,人民咸称为“杀人魔王”罪恶昭著。

   匪犯王**,兵痞出身……

   以上胡匪肇汉、王匪**犯,一贯进行反革命活动,坚决与人民为敌,实殊(属)罪恶累累,法不可赦,特依法将胡肇汉、王**两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终身,经呈奉苏南人民行政公署核准于本 月 日,将胡匪肇汉、王匪**两犯验明正身,绑赴刑场,执行枪决。此布

   计开 枪决匪犯胡肇汉,男,45岁,湖南岳阳人;匪犯王**,男,35岁,湖南湘乡人。二名。

   一九五○年 月

   兼院长 李星生副院长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