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光面”与“高级饼”(饥饿琐忆)]
陆文文集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杨塑之死(推理小说)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光面”与“高级饼”(饥饿琐忆)

    在描写1960年时期饥饿的文章中,我曾说:在我少年的眼里,世界上最可爱的东西是“高级饼”。

    所谓“高级饼”,属于“饼科食物”,与大饼、月饼、葱油饼、酒酿饼、S酥属于同一类属,呈圆形状,直径十公分左右,厚度至少二公分,它由面粉、油脂、糖类、香料、馅芯等组成,具有生产周期短、库存时间长、消费速度快、不必用粮票购买的特征。每只三元,相当于当时一斤黑市米,要知道当时一个工人的月薪也不过是三、四十元。可想而知,这“高级饼”的价值了。这东西固然价格高,质量与卖相却不错:厚实如壮汉、丰盈像乳房,香气扑鼻、油色斑斓,美观滋润,而且制作绝不偷工减料,用的辅料的的刮刮是红糖白糖或赤砂糖,而不是骗人嘴巴的糖精和戳人喉咙的麦粞。若干年后我才晓得,这是中央某经济大员想出来的回笼货币的主意,他充分抓住人类饥不择食、饿不吝钱的心理,在中国饥饿的尾声,很轻松地挖到了一大桶金。

    我十分喜欢高级饼,可惜无钱,不能将它填充我的皮囊。不过,我会在放学路上,特地绕道走几家商店,透过橱窗,咽着唾沫,以瞻仰这让人朝思暮想的东西。这东西琳琅满目,层峦迭嶂,蜿蜒起伏七、八公尺,充斥整个柜台,合伙组成一支强大的集团军。它们就像目前的街头野鸡那样,吸引了无数饿煞鬼的目光。持之以恒的瞻仰,我获得一个经验,即用眼睛吃东西不必花钱,这既简便又节省,又不劳动自己的牙齿,可惜画饼不能充饥,看饼也不能解决肚饿。当然,有时候我也有缘份看到某个饿汉或饥妇,以世纪末的心态,以嘴试饼,一下子买好多只,在路上旁若无人的咬嚼。路人羡慕地看着他(她)手上的那一叠炫耀,还有那狼吞虎咽的冲动,眼神们仿佛说:此人此刻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父亲由于银根紧张,是不会花大钱买高级饼给我享受的,我总共吃过一只。不过看他买高级饼那熟练的样子,我以小人之心曾怀疑他瞒着我偷吃过几次。父亲更多的是,带着我上县南街吃阳春面,所谓阳春面,其实就是光面,又名“光千条”(我们这儿都喜欢给不起眼的事物起个雅称,比如咸菜叫“雪里蕻”)。 一碗光面二两八分钱,三两一角一分钱,凭粮票供应。父亲在我连续几天喝粥、吃野菜与黄萝卜荚之后,通常带我去换一下口味。

    吃一碗面十分艰难,这不仅是指经济上的艰难、粮食计划上的艰难,而且是指塞进嘴里时的艰难,换句话说,吃面时很容易功亏一篑,就像煮熟的鸭子飞了,李自成占据北京,仍不能当皇帝一样。你在吃面过程中,往往会听到“哎哟”一声、“妈的”一声,有时还伴着瓷碗碎裂和击打耳光的声音,附近桌上的一碗面就落到旁人的嘴里了。面碗的主人很愤怒,可除了给对方脸上几个指印、嘴唇添些血水外,也没有大的报复。因为抢他面碗的人,有时就是个饿以待毙、不堪一击的乞丐。这类快手都有二下子,他们能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顾汤水的淋漓,一把抓住碗内的全部货色,并将起码有七、八十度高温的面条一口塞进口中,甚至三、五秒之内就将它吞进肚里。这些快手的口腔咽喉能跟砖窑媲美的耐高温,一直让我五体投地并自叹不如。经常看见这阵势,父亲学会了防守。他吃面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密切注意旁边有无形迹可疑之人。他的左手从不捧住面碗,而是张开粗壮的五指,跟手掌一起,形成一个降落伞,像防盗网那样罩住自己的面碗,手掌青筋暴绽,五指刚劲有力,父亲的左手充满一触即发的战斗热情,顿时让面碗有了安全感。父亲言传身教:……吃面不能麻痹大意,越是站在你座位后面,样子像等你走后再落座的食客越危险,尽管这种人看模样斯文正经、一点都没有动手的迹象。

    我就是在这潜移默化的薰陶中,学会了特殊环境中吃面的技巧。

    那天中午,我与父亲从面店安然出来,经过某糕饼店,突然看见一个穿白衣服的店员横眉竖目抡着扁担从店里飞奔而出,只见前面一个赤脚叫化子往前狂逃,一路上落掉了四、五只高级饼,其中有二只落地便分崩离析,让我禁不住痛惜。大概为了保住手中的成果,叫化子也不想捡拾。逃了不过十多米路,店员就追住了他。只见他用扁担朝叫化子的腿上一记横扫,对方便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不过,他尽管倒在地上,嘴巴子却不空闲,依然将高级饼朝满是口水的嘴里塞,没命的塞,而且一边塞,一边紧紧抓住手中仅剩的二只,两只眼睛也四处扫瞄,那目光显然想寻找另外几只丢失的高级饼。那个三十多岁的店员大概不解恨,只见他抡起竹扁担又朝叫化子的腰部而不是屁股狠狠击了一记,这一记“啪”的一声,如雷灌耳,令人震撼,长发蓬乱的叫化子顿时停止了咬嚼,嚎叫一声,随之伏在石子街上动都不动,手中的食物也滑出了尺把远。

    样子像要出人命了,至少像打断了叫化子的脊梁骨,行人们围上来义愤填膺议论纷纷。那店员一边捡拾落在地上的高级饼,一边说,今天我要吃赔账,起码要赔半个月的工资。过后又骂:活该,找死!想死,到火葬场!说完,又朝叫化子的大腿踢了一脚。这时候,我父亲忽地站出来说:老兄,你有点过份,只有枪毙,呒没(没有)饿杀!你打了他两扁担,他有理由吃这几只饼。店员回答说:田鸡(青蛙)要命,蛇要饱!这年头啥人照顾啥人?只要有人付账,地上的高级饼由他吃。父亲听后,一声不吭。我知道父亲没钱,家里穷得冷天床上仍然铺蒲席,下身没有一条棉毛裤。此时就为了几个钱,父亲给人家封住了嘴巴。

    面对店员的振振有词,众人无话可说,眼看着他捡拾高级饼。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从人群里钻出来:都给叫化子,钱由我付!大家都睁大了惊奇的眼睛,八个高级饼要24元钱呐!一个五十左右、穿着体面的汉子,从中山装口袋里掏出钱递给了那店员。

    回家的路上,父亲感叹地说:此人一身中山装,一口普通话,皮鞋贼亮,胸前还插支钢笔,有来头,或许是省里来的大干部,到基层明察暗访。否则,啥人有他那种气派!

   江苏/陆文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