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文集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最近,我们这儿出了两件新闻,一是,据零距离网站“QQ中心”网友报道,及其他网友的补充报道,一半老徐娘看A片,忘乎所以,跟白色的哈巴狗亲密接触,结果太和谐而难舍难分,惊动一一○,最后救人不救狗,宠物以殉情告终。有网友认为,徐娘给宠物这种待遇,就像给叫化子吃了野生甲鱼。还有网友认为,如果那天当事人的老公不出差,狗就不会越俎代庖,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我私下认为,叫宠物代劳,让它冒着生命危险沾便宜,还不如我亲自操作。遗憾的是,当时我不在现场;第二件新闻,一位姓金的富婆不计成本养和尚玩面首。
    这富婆,应加引号,其实是诈骗犯,或者称规模达数千万的非法集资者,据有关方面透露,目前已拘押。和尚呢,有两种说法,一种是,两个甚至多个小和尚成了她面首,还有一种说法,一个大和尚成了她面首。不管上述说法是否属实,反正肯定有人当了富婆的面首。该大和尚地位在本地某寺庙相当于第二梯队,势力比较大,心腹亲信有不少,架势有点像上海滩上的王洪文。平时对掌握其升迁大权的市宗教局首长们不忘孝敬,因此方丈一旦圆寂,他有可能扶正。事实上,方丈年老力衰、体弱多病,基本不管事,权力部份已落入其手中。该和尚被富婆包养多长时间尚无定论,发生过多少次鱼水之欢,我也不晓得。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该大和尚时常戴着鸭舌帽出入夜总会唱卡拉OK。未经证实的消息说,富婆养这个面首花了大钱,不但给他买了劳力士手表小轿车,还给他买了套跃层式房子,据可靠消息说,房子在本市某某星城。案发,已查封。
    富婆手段高强,不但有本事卷大款的钱(至少有一饭店老板被骗上百万),另外的消息渠道说,她还跟好几个花和尚有一腿,也不知和尚是饿煞鬼,还是富婆是武则天。富婆忙里偷闲掏情夫的皮夹子,在情欲的汹涌澎湃中,仍然像娼妓那样惦念着铜钿,已成为乡镇茶馆津津有味的谈资。有不少茶客认为,她的身份很复杂,介乎于娼妓跟诈骗犯之间。面对权欲熏心类似鸭溜溜的第二梯队,她又像个挥金如土的女嫖客。不过,一位重要人士公平的说,该富婆既是个诈骗者,又是个受害者,许多集资款其实被别人骗去,她不过是个二传手。

    据说,有好几个和尚给她骗了,最少的有二十万,最多的天晓得。据有机会接近他们的人士说,近日这些和尚端的是两袖清风身无分文,他们愁眉苦脸,神思恍惚,常用苏北话说:“亏尔罗,嗬,要死罗,嗬,大个臭比(翻译:亏了,完了,这个臭的女性生殖器。嗬,语气词,惋惜无奈带哭腔)”。茶馆台上的老茶客说,也不知这些按理只拿生活费的小和尚哪儿来的钱。
    在我记忆中,和尚大多是方丈的苏北同乡,或许都跟他牵亲带眷,才有机会到江南击鼓撞钟。他们也许多亏了同乡的提携,才端上了和尚这只省力饭碗。在我眼里,方丈的“悲天悯人”,带有开后门、扶贫和救人于沟壑的混杂性质。十五年前,这些不知佛教为何物的小伙子陆续出现于该寺庙,个个面黄肌瘦,弱不禁风,能吃饱喝足就满足,并不奢望于女人与肥肉。他们看见香客怯生生的,低着头敲木鱼,哪儿敢说一句话。小和尚的可怜相,让人同情,我也觉得他们为了上面的嘴巴而不顾下面的鸡巴,花了太大的生存代价。
    一晃多年,这些和尚今非昔比,一扫往日的寒酸气,个个肥头大耳、富得流油,走路摇摇摆摆。他们打手机,不吝啬电话费,可以聊很长时间;有的在寺庙茶室可以对脚板,跟年轻妇女聊二三个小时;有的学开车时,当着大家的面吃起了红烧肉;还有的还会巧妙的让香客给他买手机。反正鱼有鱼路,蟹有蟹路,捞铜钿都有一手。
    其中二三个小和尚脱颖而出,成为庙堂里的佼佼者,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他们排挤了不一路的坚持佛门清规、道德底线的异地高僧,甚至逐出寺庙,迫使他还俗。随后自相残杀、狼烟四起。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宗教局局长副局长都因他们的内讧而东窗事发,为了区区五万、三万人民币的油水,一个吃官司,一个开除公职。兔死狐悲,地方某些干部对这些和尚耿耿于怀,觉得他们做事过火,争权夺利没有底线。
    这些小和尚天没洋帽大,一方面做手脚,大捞善男信女的香火钿,一方面将清代翁同龢恭维他们的诗句──“山中藏古寺,门外尽劳人”,挂在寺庙大门上,讥笑羞辱供养他们的世人。和尚们居高临下,眼睛插在额骨头上,按香客的手面来决定热情的程度和接待的规格。扒分轻车熟路,比如,年初一烧头香要招标,元旦听钟声门票要上百元,平时还要超度做佛事赚外快。
    该寺地处城郊,历代香火旺盛。近几年年初一拜佛烧香,香客如潮,人流如海,踏破寺庙门槛。半夜时分就要出动大量警力才能维持好秩序。生意之好,门票收入之高,据未经证实的消息说,有年为创建爱国卫生城市,寺庙迫于压力,一举孝敬一千万。
    环境也不错,四周竹径通幽,绿树成荫,小溪潺潺,风景异常秀丽。它是有名的齐梁古刹,属南朝四百八十寺之列。常有文人骚客在此吟诗作文。唐常建写有《题破山寺后禅院》:“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惟馀钟磬音。”近有康有为在此吟诗题墨。近年也有作家学者在此休闲歇宿,武汉女作家池莉赞叹此地的幽雅,曾在《南方周末》发表文章。
    我没事常在空心潭旁吃茶看书,跟人乱嚼山海经。小说《细麻绳》、《当风点灯》都在这儿修改定稿。此寺庙,在我眼里一直是佛门净地,是我心灵的栖息之地,和写作灵感的源泉。没想到这些曾是面露菜色的农家子弟,腐败速度如同拉肚子,不过十多年,变得面目全非。他们劫持寺庙,绑架菩萨,蒙骗世人,将功德箱当作提款机,玩香客于股掌之中。怪不得茶馆桌上,茶客念起了顺口溜:小姐傍大款,富婆养和尚,和尚吃菩萨。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行善积德、普渡众生的特蕾莎修女。她曾将教皇赠送的奔驰600,和诺贝尔和平奖40万美金,以及晚宴费用7800元美金,全部捐献给了穷人。她在授奖会上说:她不配领奖,她是代表穷人、麻疯病患者、残疾人、无家可归者领这个奖的。
    为了门票收入安全,为了捐款香火钱有个可靠的着落,为了建设一座和谐寺庙,在此,我建议:派驻工作组清理账目,撤换并惩办违法犯罪者,最好哪里来哪里去,将这些没法保鲜的、也没法双规的、已经蜕化变质的小和尚遣送原籍,重换一批新鲜血液。
   
    江苏/陆文
    2006、3、19
   
   陆文说明:
    以上材料未经核实。
    本市地方不少党员干群及宗教界人士,他们基于公理及良知,无偿的提供上述材料,在此鸣谢。
    我不反对和尚吃红烧肉,但既然佛门戒律不许吃,作为和尚就不该吃,至少在公开场合不宜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