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文集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杨塑之死(推理小说)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自从夜郎拾佳律师──高知晟引火烧身做傻事,就轮子问题,发出了给君主的公开信,他就捅了马蜂窝,日子越来越难过。起先还有饭碗,后来给人砸碎,断了财路,身边还日夜跟随无数甩不掉的尾巴。这些尾巴像牛皮癣,锲而不舍,十分顽强,骚扰得高知晟不得安宁。我私下猜想,有的场景,九死一生的险恶场景,有可能出现他的梦中。这很正常,因为高知晟事实上险些遭受一次类似谋杀的车祸,不可能不心有余悸。明眼人一看就晓得,形势吃紧,只要打破均衡,高知晟就面临不测之祸。听说最近他几个下属失踪了,京都的胡先生、齐先生,还有画家严先生也失踪了,更让人觉得衙役手脚利落。
    当然,这要怪高知晟多事,他破坏了社会潜规则。自己明明不是佐罗鲁宾汉,却拔剑相助伸张正义。要知道有许多事,只能这么做,不能那么做的。例如,你可以请人吃饭,却不可以请人大便。可以每月给局级官吏发三千元车贴,却不可以给下岗职工发红包。还有些事,也只能干,不能说的。比如一部历史就是瞒与骗的历史;比如监牢里的内幕,还有用电棍子捅人的肛门,用鞋刷刺女性的洞穴。
    即使说出人间不平,也要有个分寸,还要说得巧妙,仿佛在帮皇上分忧,就像那些写“大厂文学”“反腐小说”的那拨人,否则也混不到一官半职。当然,最好是直接帮朝廷说话,多说莺歌燕舞的。就像那个姓张的,她不说不允许穷人进京城,她只说“要控制人口,保持人口与城市资源的平衡,以保证京城的可持续发展。”这句子多漂亮呵!不当作家,不吃评弹开口饭,真可惜!还有像“药品怎么能当馒头卖?”“坚决打击恶意讨薪!”“矿难与矿工素质不高有关。”“房产品牌就应该是具有暴利的。”“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不宜太高,太高就剥夺了低收入者作为纳税人的荣誉。”能说这种话的人,都是不简单的人,都是社会精英呵!

    言归正题。上次我在拙作《傻瓜才跟踪高知晟》一文中,建议朝廷不要跟踪高知晟,让他继续当律师。后发现此建议没被采纳,才晓得药方不对。有可能衙役人浮于事,不得不找些事干。近日看了些资料,再加上想像,就高知晟的目前状况作了些理性的量化分析,并设计了几个对付他的方案。说得不对,或有遗漏,请有识之士、衙役皂隶指正补充,并谅解。我毕竟刚开始学写五毛文章。
    以下是我设想的几套方案:
    通过直升机或核潜艇或神舟七号,哪怕坦克车,向高知晟的住宅和小车,还有他陕西老家的窑洞,发射小型精制导弹,一次射不中,再射一枚,甚至第二枚、第三枚,直至击中。巴基斯坦的拉辛就是这样给以色列干掉的;向苏联克格勃进口他们已闲置的伞枪、毒针,给他吃小灶。死亡症状给人感觉,是由于心律失齐、脑溢血,或心脏破裂所引起的(这方面克格勃有成功经验);以拆迁名义,趁其睡熟之机,对他的住宅进行定向爆破(这是我的异想天开);以绑架方式,勒索财物,破坏他的财政收支,或没收冻结他的帐号银行卡(前者绑匪那儿学到的,后者衙役曾对另类人士这么干);路边放炸弹,对他的小车进行针对性的爆炸,再寻找替罪羊,以掩盖真相(巴以伊拉克惯用手段);给他的小车安装定时爆炸装置,只要愿意,有人签字,随时可结果他的性命(意大利黑手党的技法);派远程射手、著名杀手预先埋伏某处,对其进行行刺(从电影《最后的刺客》中获得的灵感,斯泰隆主演),或者索性派荆轲手提利斧潜入其住宅,给予其托洛斯基待遇(斯大林杰作);对他的住宅放置放射性的东东,和投入类似非典、禽流感、鼠疫等一流病菌;勒死后,将其像腊肉那样挂在房梁上,伪造上吊自绝于人民的现场(文革手段);寻机会,或实在找不到机会,强制送他进精神病医院,并向扶桑进口AX药物,制造夜郎的横路井二(见电影《追捕》);制造触电或火灾事故;切掉一部分舌头,或宰掉二三只指头;奉送财物美女、别墅轿车,用洗洁精给他洗脑,使他抛弃上帝,放弃为人民服务的信仰,变成一具行尸走肉(曹操对关羽的笼络手段)。
    写到这里,我发觉上述方案过于激进,不怎么现实。有的技术不够、影响太大,有的成本太高、缺乏可操作性,还有的没人愿意承担责任。于是我再设想下面几套比较温和的方案:
    在高知晟路过的地方,制造混乱,引起群殴,将其卷入其中,以浑水摸鱼;对他的饮用水,包括食用品──粮食鱼肉、蔬菜瓜果施放农药毒剂;破坏其小车的刹车装置,并安装定位器;派间谍西施对其性诱惑,让他看春宫尝迷药,急不可耐,不顾后果而上钩;悄悄塞毒品,然后以贩毒罪逮捕;以重金或胁迫或严刑的方式,收买他的异性熟人,诬其强奸或掏其秘密,哪怕只获得几个ID密码和电话号码;只要他进入浴池洗澡,就派潘金莲贴身纠缠,并马上录像,以嫖娼罪论处,让他纵有千张嘴也难以辩解(参考刘水案);如果几个人十多个人一同洗澡,则派一个班的野鸡一哄而上,诬以集体嫖娼洗鸳鸯浴,一网打尽;制造罪名,或以传唤留置的手段,先送进牢房再说;趁其小病小灾进医院,偷梁换柱,寻机会下手;关闭他家的窗户,并打开他家的煤气管道;只要他跟洋人接触,就诬其接受经费,加入外国情报机构,出卖夜郎机密;不管三七二十一,送他上飞机,将其礼送出境,迫使高鼻子接收……
    以上所述,有一定可行性,我只担心夜郎有权势的人,都没勇气签字对高知晟下手。我估计除非身怀绝症、没了后裔,且有神经病的,才不怕清算,才有勇气画押按血手印。我还担心,即使高知晟碰到真正的车祸,草民也以为朝廷做了手脚。这么一来,反而逼得衙役只好认真保护高知晟,以免出了差错,而跳到黄河洗不清。
    本文为朝廷出了不少主意,为显示我表面上的客观公正,结尾,我站在高知晟的立场上提几条建议:
    夜晚尽量不出门;走黑暗的楼道及走廊要小心;睡觉前检查煤气阀门,且关门落闩,最好开盏灯;不要在拥挤、偏僻的地方多逗留;警惕身边车辆,尽量不乘主动揽客的出租车;有人挑衅袭击,要高声叫喊,喊救命啊、抢劫啊、杀人啊也不妨,并且连续喊,像唱《酒神歌》《红高粱》;购买食物,不要老是在同一家超市;宁可吃自来水,也不吃桶装水;手机常开,并预先编制几条短消息,以便紧急时刻很快发送;经常在网上露面,让大家知道你的近况。
   
   江苏/陆文
   2006、2、1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