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文集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踏进乌有乡,宽阔的马路两旁都是一幢幢崭新的两层楼房,整齐划一,假使不看门牌号码,就像进了迷魂阵,陌生人很难找到自己的亲眷和朋友。乡镇到处刷了些“与时俱进、富国强市、招商引资、落实科学发展观”之类的标语,“三个代表”也不甘淘汰,仍然死皮赖脸的厕身其中。楼房之间的空地还种了树木,花坛也种了玫瑰杜鹃之类的花草。楼房前面有老人晒太阳,还有孩子在玩耍。如果听觉良好,还能听到楼里传来的麻将声。给人感觉,这里仿如一个衣食无忧的世外桃源。
   
    不过,穿过这些楼房,离开马路稍微远一点,至多五百米,或者说只要走过“乌有乡开发区”的大型路牌,你就会看到另外一副景象。

   
    满目萧然,不见人踪。既不见油菜,也不见麦苗;既不见猪圈,也不见羊棚,甚至不见一个鬼影子。真是:前不见庄稼,后不见树木,念大地之荒芜,独怆然而涕下。你哪怕走三五里路都不见一座农舍、一缕炊烟、一个鸡窝、一根电线杆。干稞芦苇丛生,有的嚣张挺拔丈把高,像青纱帐,钻进里面,人都不见,适合小孩捉迷藏;野草藤曼乱长,藐似卑躬屈膝的趴在地上,其实拼命掠夺扩张地盘,那茂密的样子,脚都插不进。原来的路坑坑洼洼,依稀难辨,分不清究竟是路还是田地。或者说地上本没有路,有人走就成了路。原来的田埂塌了,沟渠也名存实亡了,养鸭的池塘也填平了,坟墩也了无痕迹,墓碑也不知流落何方。原有的农舍也成了一片废墟,甚至连废墟的资格也没有。因为砖块、房梁、门窗都已运走,地上残剩的碎砖乱瓦不过是一堆垃圾。
   
    说这儿是无人区或绿色的沙漠,端的是名副其实,说这儿曾给东洋人扫荡,实行了三光政策,才千里无鸡鸣,万户萧疏鬼唱歌,见者也同意,说这儿曾是稻花放、岸柳成行、鸡肥鸭壮的江南鱼米乡,恐怕只有离开人世的胡司令阿庆嫂才相信。
   
    这广阔的土地,面积达七个大队的广阔土地,闲置在那里,并非农人抛家别园远走他乡,也不是村民懒惰成性,想吃省力饭而丢弃了农耕。而是因为衙门发财心切想招商引资,才将田地虚位以待,以吸引日本人、美国人、英国人,还有法国人,澳洲人,非洲人……,到这儿来开厂办企业。想法很好,不能说不现实,也不能说有什么浪漫情怀。何况事实证明,一些外资企业不是来了嘛。赚赚土地租赁费,收收地税和国税,还解决劳动力过剩问题,真是一石三鸟!
   
    但实话实说,好像有一点一厢情愿和守株待兔的味道。
   
    娼妓还没到场,嫖客迫不及待脱了裤子,这么做,真的苦了农民。据说以每亩八百元的代价,便将农民的责任田没收了。有种说法,按理应付每亩八千元。就这样,每户农家得到了二三千元的所谓补偿,就永远失去了世世代代赖以为生的土地。有谁知道,凭这些土地,有多少老头老太在世上苟延残喘呵!他们就是在门前屋后,还有堤岸的坡地上,种菜植树、养鸡养鸭……碎打零敲,摸几个活命钱的。几千年以来,不依赖皇家而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拆穿了就是靠这些土地而得以延续。
   
    说是说每人还有二万元安置费,实付却八千元,剩下的一万二千元也不知哪儿去了。有的因为年纪大,干脆连八千元都不发,以每月150元左右的所谓退休金逐月支付。这就是江南乡村已实施了最低生活保障的内情。
   
    拆迁房屋补偿,以每平方二百元作价,如果不满意,拒绝搬迁,则断电毁路,并请当事者所在单位的领导做思想工作,如拒绝,则以歇生意要挟,或给你多加点彩头。上访者则押送回家,态度强硬者,敢于出头往衙门请愿者,则当场拘捕。哪怕是老党员、老书记,也以带头闹事的罪名关一天一夜。据说有几户人家拒绝拆迁,齐心对抗了一年多,也不知胜负如何。
   
    一般农家的拆迁补偿不过三四万元,好的也不过五六万元,但买一套商品房,则需要14万元以上。还要装修,一下子就将农人多年的积蓄全掏空了,有的还欠了一屁股债。
   
    走进农家,有的根本没钱装修,家徒四壁,一副寒酸的模样。连刷牙都舍不得用牙膏,洗脸的手巾跟擦桌的抹布也没什么区别。上街买小菜,交水电费、有线收视费,也不知钱在哪儿。有些孤寡老人过去靠上街卖青菜卖鸡蛋,以赚几个油盐钱,现在断了生路,连饭都吃不起,只好在屋边偷偷摸摸种几行山芋。还有不少年轻人,没活干,就整天搓麻将看电视,得过且过。
   
    有个地方征地,农民起先贪图眼前利益兴致勃勃出让了土地。后来日脚越过越穷,三顿六水都成问题,才晓得土地是他们的命根子,于是那些老头老太堵路堵厂,不让外资工厂正常运转。衙门没法,只好当场发了每人二百斤米,符合退休年龄的,则每月给60元。
   
    愚认为,乌有乡的稳定、社会和谐,不能依赖保鲜和三只手表,关键要给农民切实的生活保障。剥夺他们的土地,破坏几千年延续的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使他们只有打工才有出路,社会是十分危险的。没有收入来源,坐吃于哪怕是华丽的住宅,他们也是徒有虚名的城里人。再者,在征地过程中,地方干部钱来得容易,拼命挥霍,大吃大喝,甚至分金戒指、金链条,也污染了社会风气,造成了平民对官府的不满和仇视,以及严重对抗。
   
    由于本文是一篇以供上面参考的、关于圈地弊害的理性分析文章,因此,不把受害者对此政策恨之入骨的诅咒和谩骂复制这里了。
   
   江苏/陆文
   
   2006、1、31
   
   作者说明:
    本文是送给执政党的新春礼物,让他们晓得基层政权是如何竭泽而渔,毁坏乡村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