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京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京生文集]->[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刘京生文集
·刘京生资料
·刘京生 小档案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1.初识民主墙
·2.《探索》创刊号
·3.《探索》第二期
·4.《探索》第三期
·5.天津之行
·6.跟踪
·7.撕下伪装
·8.炮局胡同
·9.K字楼
·10.周旋
·11.政治的恐怖
·12.提起公诉
·13.法提路上
·14.法院提审
·15.回眸一望
·16.宣判
·17.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18.后记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1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2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3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4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8
文集
·狱中家书:致妻儿
·致国际笔会及各国分会的朋友们(2004年11月28日)
·致朋友们的感谢信(2005年1月5日)
·致赵紫阳亲属的公开信
·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胡石根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时的政治主张
·京生工作室成立通告
·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纳税人没“买”来知情权
·第一次“改造”
·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软禁何时休
·一喜一忧
·李金平又失踪
·京生工作室首日志
·紫阳祭日如临大敌
·平安夜里不平安
·手下留情
·逼我说话
·出狱谋生记
·漫漫求索路
·评山西省长的“检讨”
·08年“奥运”给百姓带来什么?
·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纪念西单民主墙三十周年——我与马克思的诀别
·公民社会的有益尝试——公民自助组织
·公民社会成熟的前置条件——平民化
·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自由——不是真理是天赋
·自由的思考(一)——无政府主义之辩
·街头化运动的现实性可能性与瓶颈制约
·自由的思考(三)——交换的道德
·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美国独立战争的启示
·自由的思考(七)——社会主义的梦想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自由的思考(八)——天赋人权
·整合的困境(一)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9月25日,首都机场西南侧停车场发生了千余辆出租汽车集体罢工事件。起因是停车场工作人员殴打一名叫范青林的出租司机,惹起众怒,在停车场就地抗议。让停车场交出凶手。经过北京交管局运输管理局来交涉。四个小时后,千余辆出租车才开始去接出港口滞留的大批旅客。

     千余辆出租车,来自北京上百家出租汽车公司。然而这近千名的出租车司机宁可耽误一天的生意,也要讨个说法。过去20年创造了巨大的社会不平等,这个结果会在社会秩序中得到反映。被整体性抛入社会弱势群体的人,就包括出租司机。9月25日,因为打一个出租司机,而引发千名出租司机集体罢工,就是明证。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开出租车是令人羡慕的职业,自由又挣钱,颇有今日在写字楼里上班的白领阶层般的趾高气扬。二十年过去了,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下,昔日让人羡慕的“的哥”演变成为养家糊口不得不玩命去拉人的工具,成了灰头土脸的“板儿爷”。于是老出租司机纷纷另谟生路,如今更新来的是从平谷、延庆县开惯拉机的农民。中国什么都缺,就不缺苦力。

     在北京能开办出租汽车公司的老板,不是红顶商人,就是身后有深不可测背景的老板。平头百姓既实有百八十万也别想开出租汽车公司。这是特权与资本结合垄断的暴利产业。权利介人才有一本万利,毫无风险的行当。这是具有“特色”市场经济。北京六万辆出租车,分配三百家大大小小的老板,权力介入改革,创造市场,赚取改革利益。

     开出租车公司的老板和开煤矿的矿主一样,无所顾及的利用集团权力为个人利益最大化盘剥出租司机。以一辆夏利汽车为例,2001年价格人民币5万元,挂上出租汽车牌,身价倍增。出租车公司给出租司机夏利汽车承包费每月4500元人民币。夏利汽车当年就收回投资。国家规定国产出租车十年报废。每辆车九年纯利,小出租车公司也有百十辆车。开出租车公司的老板个个盆满钵溢,这自不恃言。但是他们过着很体面生活,是由出租司机埋单。出租司机如上这条船,一年到头无论刮风下雨,天灾人祸,节假日,日均欠出租车公司150元承包费。夏利出租车每公里1.20元。北京交通涌堵,市区时速30公里算交通畅通。顺载拉客每小时20元(不能长时间放空),拉客满七小时才刚够一天“份子钱”。按今日燃油价还须三小时成本钱(油钱),这才开始挣当日饭钱。跑够200元后才是自己的工资。更不公平的是:汽油价格2001年与国际接轨后只涨不落,由2.80元涨到今日4.30元。而出租车公司的“份子钱”,每公里1.20元定价雷打不动。

     另外,北京“黑”出租车发展到与各租车公司总和一样六万辆。四环路外已是黑车天下。这些真正个体户,是没人盘剥的。黑车的出现说明的是两个问题:

     其一,他们无法参与竞争,当局不发给他们营业执照,当局以出租车已经饱和为借口,实行垄断经营。

     其二,他们没有别的就业机会,开黑车解决的只是生存问题。

     前一点是权力介入市场的结果,后一点是当局不能提供更多就业机会所造成的。出租车公司的老板与出租司机的合同是极不对称,其条款都是维护老板利益的霸王条款。其一是上车前先交三万元“风险抵押金”。

     “风险抵押金”是控制出租车司机的最好手段,近似奴主关系,出租司机权益毫无保障可言。即便如此,司机也得接受,不接受连生存都会成问题,为了这口饭只好忍气吞声。

     我个人认为:出租行业的问题是有以下的原因造成:一是权力过多干预市场,造成垄断经营;二是工会组织形同虚设,不再维护工人权益。这还是问题的表面,问题的实质是:当局面对这由来已久的不合理、不公正采取的是一种放任的态度。这种放任的背后一定有秘密!

   2005,10,7.

民主中国http://www.chinamz.org/MZ_Magzine/146issue/146zx5.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