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京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京生文集]->[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刘京生文集
·刘京生资料
·刘京生 小档案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1.初识民主墙
·2.《探索》创刊号
·3.《探索》第二期
·4.《探索》第三期
·5.天津之行
·6.跟踪
·7.撕下伪装
·8.炮局胡同
·9.K字楼
·10.周旋
·11.政治的恐怖
·12.提起公诉
·13.法提路上
·14.法院提审
·15.回眸一望
·16.宣判
·17.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18.后记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1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2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3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4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8
文集
·狱中家书:致妻儿
·致国际笔会及各国分会的朋友们(2004年11月28日)
·致朋友们的感谢信(2005年1月5日)
·致赵紫阳亲属的公开信
·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胡石根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时的政治主张
·京生工作室成立通告
·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纳税人没“买”来知情权
·第一次“改造”
·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软禁何时休
·一喜一忧
·李金平又失踪
·京生工作室首日志
·紫阳祭日如临大敌
·平安夜里不平安
·手下留情
·逼我说话
·出狱谋生记
·漫漫求索路
·评山西省长的“检讨”
·08年“奥运”给百姓带来什么?
·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纪念西单民主墙三十周年——我与马克思的诀别
·公民社会的有益尝试——公民自助组织
·公民社会成熟的前置条件——平民化
·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自由——不是真理是天赋
·自由的思考(一)——无政府主义之辩
·街头化运动的现实性可能性与瓶颈制约
·自由的思考(三)——交换的道德
·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美国独立战争的启示
·自由的思考(七)——社会主义的梦想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自由的思考(八)——天赋人权
·整合的困境(一)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2005年的春天,一个消息令我激动不已,这就是“人权入宪”。“人权入宪”给我传导了这样的信息:中国开始进入人权的时代。虽然很多朋友指出,这不过是中共政府在同国际潮流打太极,但是,我情愿相信,在国际人权潮流影响下,中国不得不开始启动人权的进程。

   我开始想为中国人权事业做点什么。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减少侵权事情的发生,是我们的追求,也是我们的责任。我同我的朋友李卫平商量,于是,一个看似天方夜潭的构想出现了,正式成立一个“公民维护权利中心”,开通一个公民维权的网站,让我们成为传播人权理念和知识的专职机构。这个想法应该说是很大胆而冒险的,虽然“人权入宪”,但是毕竟这个国家对人权的解释还是“生存权加发展权”,在享有这样有限人权的国度,讨论“人权”依然是危险的,但是,“人权入宪”鼓舞着我们,我们情愿把它当作是中国在人权问题的进步,尽管我们谨慎地评判这个事实,但是,我们还是被一种希冀所鼓舞。

   我的朋友李卫平是总体策划,他把多年来关于人权问题的思考都在“公民维权中心”的实施中体现,我们决定注册成立一个“北京华夏公维咨询中心”,开通“公民维权”网站,传播合乎国际规范的人权理念,减少中国人权侵犯案例的出现,缓解社会矛盾,建立和谐社会,我们也考虑到了风险,我们认为该“中心”的注册成立有两方面证明作用,其一,她的存在说明中国人权状况的进步与改善,其二,她的消亡证明的是“人权入宪”还只是空谈。另一个朋友马文都参加进来称为计划的主要实施人。我们每一个想法都是由马文都去落实,寒冷的晨与夜,闪现着他驾车忙碌的身影。

   事情似乎进行的很顺利,从3月18日开始商定的那天,仅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我们就完成了一系列的工作:3月21日工商局注册域名,4月1日拿到“行政许可书”,4月8日正式拿到营业执照。其间我们还多次与政府部门沟通,查阅相关的法律法规,政府部门最初的答复是“不违法,我们不干涉”。我们还特意查阅相关的法律法规,我们确信我们所做的一切是合法的。

   然而正当我们沉浸在顺利给我们带来喜悦之中时,风云突变,原计划我们在4月18日要举行一个新闻发布会的,但是,有关部门通知我们:新闻发布会必须取消,网站必须关闭,“维权中心”的工作必须停止,这无异于对我们下了“封杀令”,一个月的心血,数万元的投入将化为乌有。我尽一切努力试图挽救我们的网站,我竭力证明我们的网站的公益性,对国家人权观念普及的积极性。但是一切都无济于事,我们接到了工商局的“注销通知书”。看着三枚“华夏公维中心”的公章、合同章、财务章,我百感交加,忍不住流下了伤心的泪,李卫平也哭了。我们不明白的是,法律赋予了他们这样不允许我们这样做的权力吗?我们不明白,“人权入宪”后,为何我们的权利得不到保障?

   花开过,花又落。心中盛开的花,只存留了半个月,就被我们悲悲切切的葬了,此刻,我的心境就如我当兵时一个战友,悄悄教给我的一段小诗:鲜花生在此园中,想采鲜花路不通。

   等到路通花榭了,花开花榭一场空。

   “空”留下的是什么?

   是失望!!!

   4月30日

   

编者按

   应作者要求,将此更正附于文后。

   编辑你好!

   我是中国公民刘京生。感谢贵刊物发表了我的文章,“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其次,想就该文章事宜做如下解释。

   一、该文章写完后我就去了河北,我爱人金艳明做了修改,修改后她就发给了您,我回京后发现修改后的文章有部分事实需要澄清。

   二、关于最初的“三人商量”,实际情况是,李卫平提出创意,我与马文都不过是赞同了他的创意,所谓商量,不过是商量股份分配、实施时间等枝节问题。

   三、关于“我极力挽救维权网”中的“我”,表述错误,应为“我们”,其中包括李卫平、马文都。

   希望该解释能发表,如实在不能,务请与“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这篇文章共存。

   刘京生

   2005,5,16日

民主中国http://www.chinamz.org/MZ_Magzine/141issue/141zx1.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