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京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京生文集]->[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刘京生文集
·刘京生资料
·刘京生 小档案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1.初识民主墙
·2.《探索》创刊号
·3.《探索》第二期
·4.《探索》第三期
·5.天津之行
·6.跟踪
·7.撕下伪装
·8.炮局胡同
·9.K字楼
·10.周旋
·11.政治的恐怖
·12.提起公诉
·13.法提路上
·14.法院提审
·15.回眸一望
·16.宣判
·17.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18.后记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1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2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3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4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8
文集
·狱中家书:致妻儿
·致国际笔会及各国分会的朋友们(2004年11月28日)
·致朋友们的感谢信(2005年1月5日)
·致赵紫阳亲属的公开信
·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胡石根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时的政治主张
·京生工作室成立通告
·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纳税人没“买”来知情权
·第一次“改造”
·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软禁何时休
·一喜一忧
·李金平又失踪
·京生工作室首日志
·紫阳祭日如临大敌
·平安夜里不平安
·手下留情
·逼我说话
·出狱谋生记
·漫漫求索路
·评山西省长的“检讨”
·08年“奥运”给百姓带来什么?
·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纪念西单民主墙三十周年——我与马克思的诀别
·公民社会的有益尝试——公民自助组织
·公民社会成熟的前置条件——平民化
·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自由——不是真理是天赋
·自由的思考(一)——无政府主义之辩
·街头化运动的现实性可能性与瓶颈制约
·自由的思考(三)——交换的道德
·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美国独立战争的启示
·自由的思考(七)——社会主义的梦想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自由的思考(八)——天赋人权
·整合的困境(一)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看到《民主中国》上的一篇关于“禁闭室”的文章后,颇有一番感触,首先想到的是:作者很幸运。

   那作者被关了16天,已经涉嫌违法中国有个《监狱法》,明确规定了“禁闭”的最长时限为15天。在“禁闭室”中被关了16天,显然超过了法律规定的最长时限,被违法多关了一天,怎么能说他“幸运”?

   当然这只是相对监狱中普遍违法的现象而言,至少比我的两次共四个月的“禁闭室”经历要幸运得多;而我又比有人被关了一年要幸运得多!

   我被关过两次禁闭,第一次一个月,第二次三个月。这就是那作者所说的“特殊情况”,这种“特殊情况”不幸让我赶上了两回。当然这里面有一个技术问题,那就是变换一下词汇,把“禁闭”改称“隔离审查”,这样就可以无限期的把你关下去了。但是,两者的内容没有任何区别,小屋,单间寂寞得让你去与老鼠调情。

   真的,有个老鼠陪伴就是最大的满足!我曾有幸地碰上了一只老鼠,为了不让它消失,每天都记着给它留下一口饭。老鼠胆小,你不可以惊动它,你只能静静地看它在食品周围玩耍,不时地还跳来跳去扒那送饭的小窗口,似乎它也明白这是唯一每天打开的地方。

   我想了很久也没有弄明白,它为什么总去扒那个小窗口。它想从那里出去?显然不可能。它有它自己的通道。它想见见阳光?理由也不充分,它们可以连接所有的禁闭室,就不能连接到楼外?

   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它们在表演,表演给一个不可能伤害它们的人看;它们在示威,向远没有它们自由的人示威;它们在报复,报复人类对它们的屠杀他们似乎在说:“来呀,来呀,看你今天能把我怎样?”

   对此,我只是淡淡一笑:“小心眼的老鼠,我可不想伤害你。此刻,我不想离开你,我需要你的帮助,帮我度过这慢得不能再慢的时间。”

   在我与老鼠一个月的接触中,我深切地感触到两点:

   其一,我与老鼠之间也能产生感情,也能恋恋不舍,也能思念。它玩够了走的时候,我会突然之间感到有些寂寞,有些伤感。我多么想再留它一会,我多么想它的再一次出现。我想,我与恋人的感情也不过如此。只是,由于它的老鼠身份,我们无法相爱!也许,我的来生真的变成一只老鼠。如若那样,我发誓去寻找我的初恋。

   其二,老鼠很守时,它会很准时的出现。每天上午它都会拌我度过一段难熬的时光。在空荡荡没有一点交叉色彩的小屋,老鼠的出现,带给人的是生机,是活力,是快意与遐想。没有它的出现,我也许能熬过那段艰难时光,但我的心灵不会有安抚,不会有温暖。我的面部不会有快意,不会有笑脸。

   这段不平凡的情感决定了:从此,我对老鼠不再厌恶,而是喜欢。它的小嘴不停地在动,像兔子一样的可爱。

   当我走出禁闭室,我也没有改掉喂食老鼠的习惯。别人以为我的精神出了毛病,我却告诉他们:是老鼠拌我度过了那段艰难岁月,我会永远的感激它!

   俗话说:“爱情不能当饭吃”。我是个俗人,因此还是觉得“与老鼠相恋”不如那位作者没有那经历幸运:他唯一的一身衣服上没有散发出馊臭味儿,也没有用手去抓那滚烫的饭菜。

   我所在的禁闭室,没有肥皂,没有毛巾,没有牙刷,没有内裤,没有换洗衣物,也没有吃饭用的筷子或勺。唯一可以拥有的日用品就是卫生纸,可以用来方便,可以用来擦板,可以用来擦汗,还可以用来裹在裸露的肉体上,防止蚊子的叮咬。开始的几天没有这样的经验,仅脚腕处就被蚊子叮了42个包,一个挨一个,没放过丝毫有肉的空间。裹上卫生纸,蚊子是少了,可热得难受,但你只得“二者择其一”要么任其咬,要么任其热。

   至于手抓饭,就更难为人了。监狱的饭,冬天你想让它热,它没有热的时候;夏天你想让它凉,它就像刚开的水,滚烫滚烫。再加上两手被紧紧地铐在一起,能较长时间地端起饭碗都难,更何况吃了。即便能吃上,鼻子尖上没有不留下饭粒的。我看过一则报道,说美国监狱的禁闭室犯人要趴着吃饭,说美国监狱太不人道。我想,中国做这报道的人,要么是不要脸,要么是脸皮脸。他难道真的不知,中国监狱自己也这样做?你在骂别人,还是在骂自己?作者提到的“单件”,即只带脚镣。在我所听到与见到的被关禁闭的服刑人员中,从来就没有这么幸运。手铐与脚镣,是关被禁闭者的必备之物,没有谁可以幸免。进禁闭室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你砸上脚镣,带上手铐!否则,何谓给你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我感慨人类的智慧:总能不短地创造出新的方法,从肉体与精神两个方面来残害自己的同类!

   我进禁闭室的原因是因为一张字条,字条上面写道:要坚持斗争,于无声处响惊雷!我一见到这张字条就预感到不好。这张字条非同小可,随便给你安上个罪名,就可以给你加刑。我天生胆小,做不来英雄,只看了一眼就把它扔进了茅坑,眼看着被水冲走,我才坦然地回到监室。也就在这时,传字条的人被警官叫走,回来时已是满脸青肿,我知道下面轮到我了,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还算给我这个政治犯留点面子,耐心的劝我:“是别人说过的话与你无关。”显然,传字条的人很有心计,早把字条看过了。可这是“要命”的事,仗义与否不谈,总要知道什么可以说,什么不能说,说出来“要命”就绝对不能说。他们很有耐心,等了我15天,我还是想不起来,他们就把我送进了禁闭室。

   一进禁闭室我就吓破了胆,几个彪形大汉让我趴在地上,三下五除二地砸上了脚镣,带上了手铐,把我仍进了禁闭室。两天没人理我。第三天来了两个警官,开口就问我的感觉。

   我道:“我是真的怕了。要么这样,我是真的想不起来了,你们写什么,我认什么,我签字行吗?”

   他们笑了,阴森森的笑:“你小子别装傻。”

   我说:“我是真的记不起来。”

   走出禁闭室一年的时间里,他们不让我看任何书籍,问其原因,答复是:“违反监规,不与政府说实话。”

   在监狱,服刑人员的权利可以任何借口剥夺,包括“不讲实话”。这个在监狱给我字条、给我鼓励、让我坚持的斗争的人,现在远居澳大利亚,他的名字就是孙立勇。我真的很崇拜他,原因就是:他多次的被关进禁闭室,却从未屈服过!

   第二次进禁闭室,是因为7年前我未交代的一件事。7年的时间过去了,有什么理由要翻出此事呢?由于此事涉及一个“伟大的人物”的一时糊涂,我已决定把它作为我的秘密带进棺材了。何况,那三个月里没有老鼠陪伴,没有幸运的日子,也就不值得在此一提。

民主中国http://www.chinamz.org/MZ_Magzine/150issue/150rw3.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