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京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京生文集]->[“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刘京生文集
·刘京生资料
·刘京生 小档案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1.初识民主墙
·2.《探索》创刊号
·3.《探索》第二期
·4.《探索》第三期
·5.天津之行
·6.跟踪
·7.撕下伪装
·8.炮局胡同
·9.K字楼
·10.周旋
·11.政治的恐怖
·12.提起公诉
·13.法提路上
·14.法院提审
·15.回眸一望
·16.宣判
·17.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18.后记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1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2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3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4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8
文集
·狱中家书:致妻儿
·致国际笔会及各国分会的朋友们(2004年11月28日)
·致朋友们的感谢信(2005年1月5日)
·致赵紫阳亲属的公开信
·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胡石根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时的政治主张
·京生工作室成立通告
·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纳税人没“买”来知情权
·第一次“改造”
·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软禁何时休
·一喜一忧
·李金平又失踪
·京生工作室首日志
·紫阳祭日如临大敌
·平安夜里不平安
·手下留情
·逼我说话
·出狱谋生记
·漫漫求索路
·评山西省长的“检讨”
·08年“奥运”给百姓带来什么?
·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纪念西单民主墙三十周年——我与马克思的诀别
·公民社会的有益尝试——公民自助组织
·公民社会成熟的前置条件——平民化
·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自由——不是真理是天赋
·自由的思考(一)——无政府主义之辩
·街头化运动的现实性可能性与瓶颈制约
·自由的思考(三)——交换的道德
·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美国独立战争的启示
·自由的思考(七)——社会主义的梦想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自由的思考(八)——天赋人权
·整合的困境(一)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日记摘录之七

四月十一日星期一

     所有的事都汇集到了这一周,“市局”的最终态度,新闻发布会的事,会见法国人权官员的事,志愿者的事,会计的事,等等。如此集中的汇集,令我感到有些紧张,有些压力。我的肉体与精神将承受考验与煎熬。

      上午,我顺利的拿到了我们“中心”的公章、合同章、财务章,成功的办理了企业代码,只差一个公司帐号。我去了银行,得到的答复是:我们只办理100万资金以上的客户。对于这样的答复我真的感慨万千,也只有在此刻我才深刻的理解了我的一个朋友的话:没有钱是会死人的!我们进入了“文明时代”,可文明时代所揭示的真理是:钱决定着一切。金钱不同情眼泪!一对被迫分离的爱人是因为钱,一个本可以拯救的生命死在了病床上也是因为钱,爱情与生命被钱所左右是时代的悲哀。钱是重要的,生活离不开钱,但一个社会如果把钱的作用无限的彰显,就会像鸦片一样最终葬送赖以维系人类社会的根基善良与爱!

      与“市局”相关人士的谈话也不理想。他们依旧坚持:一,合法经营不反对;二,外国敌对势力资金注入不容许;三,新闻发布会要申请;四,给公安局上课不可能。一、三条给我们希望,二、四把路堵死。我们该如何办?卫平的意见是:有希望就有可能,我们按部就班继续我们下面的工作。对于他们的不信任,我们可以通过不断的努力去改变。说服他们的过程必将是一个缓慢、长期的过程,我们要有点耐心。对于他的这种意见,我淡淡一笑:我们不缺乏耐心,也不缺乏诚意,缺乏的只是支撑这一耐心与诚意的资金。时间会将我们的几万元耗干,我们的努力,我们的妥协,我们的“一纸真诚表白”,都没能换来他们的信任。没有他们的信任,我们下面的工作一定会更艰难。

     与法国人权官员的见面如期进行。我们与他们主要谈了如下问题:

     一,我们中心的存在所能证明的是:中国的人权状况在改善。在毛泽东时代,我们的这一举动要掉脑袋;在邓小平时代,我们的这一举动要坐牢。而现在我们没有任何危险,这就是改善,这就是进步。

     二,我们希望得到法国朋友的帮助,希望他们参加我们的新闻发布会,并希望他们帮忙联系更多外国驻华使馆的人权官员一同出席,也希望提供一些有关人权方面的书籍、材料与经验,希望加强我们之间的沟通、联系。

     三,感谢法国媒体与法国人民对中国人权的高度关注与支持。

     对于我们的谈话内容,他们的回答是:新闻发布会他们出席,并帮我们联系更多外国使馆的人权官员参加,可以向我们提供各种帮助,也希望加强我们之间的沟通与联系。法国方面参加见面的有:法国使馆一等秘书周丽君和法国使馆一等秘书纪博伟。我们参加见面的是:我,李卫平,马文都。这次见面给了我们信心与勇气。

     见面结束后,我们马不停蹄的赶往友谊饭店,确定了新闻发布会的时间、地点与人数。时间定在4月18日15-17点,地点是:友谊饭店友谊宫2层1号会议室,人数为36人。

     我们首先确定了这一切,可是我们还没申请。我们以为:申请不过是一个程序问题,就像我们的执照一样,来的会十分顺利。对此,我们坚信不移!

     忙了一天又累又困,可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一个问题不断的拷问着我:“为什么新闻发布会需要申请的事他们今天才提出来?以前他们不知、不懂还是另有图谋?”想到这里阵阵寒气袭来。

四月十二日星期二

     心中有事,一夜没睡好。我是个急性子的人,早上一起床,就迫不及待地与能够批准我们申请的相关部门联系。

     我首先拨通了“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的电话(67152387),他们的答复是:企业申请新闻发布会的事不由他们管,让我联系外事办公室。我拨通了“外事办公室”的电话(65192609)后,他们最初让我详细介绍一下情况,发个申请书的传真。我按他们的要求做了之后,他们却说不由他们管。他们帮忙查了一下有关材料,答复我:批准权在国务院国家新闻出版署。我随即拨通了国务院国家新闻出版署的电话(65212728),是一个女士接的,她的答复是:“以前需要批准,现在不需要批准。”我考虑事关重大,问那位女士的姓名,她没有告诉我她的姓名,只是不耐烦的答道:“谁的答复都一样,以前需要批准,现在不需要批准!我也是根据相关文件给你的答复,哪敢随意说。”

     我多虑了,一切都比想象的顺利,根本不需走这个程序。我暗暗的庆幸:我没有将我的忧虑告诉卫平,否则的话人家又说我散布“不良情绪”。一路走来,我总显得过于小心,过于谨慎,而事实总证明一切会很顺利。我笑自己前两天的日记,什么“更加猛烈的暴风雨就将来临”,什么“另有企图,阵阵寒气袭来”,真是自己吓唬自己。外面阳光明媚,春意盎然,带给人的全是喜悦,何来忧郁?!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叹尽那全身的晦气!

     不是我得意忘形,我并没有忘记问题与困难依然存在。这些问题与困难是在我们的预料之中,我们清楚的知道它的存在,我们也清楚地知道我们有能力去克服它们。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是按计划行进着,拿到了执照,拿到了身份,也拿到了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法规”。市局的人不是说我们需要申请吗,我们申请了。我们得到了“批准”!我将这一消息第一时间的告诉了“市局”的相关人士。他们在听到这一消息后似乎感到有些吃惊,但他们没有进一步的表态说不容许,只是详细的了解了一下召开的时间、地点与人数,我都如实的告诉了他们。这意味着:我们召开新闻发布会没有任何问题。新闻发布会的召开是重要的,它的重要性就在于:我们有了身份,还有了与身份相符的行为。执照是形式,新闻发布会的召开,就是给形式填充的第一个内容。只要让我们迈出着第一步,我们的未来就会一片光明。

民主中国http://www.chinamz.org/MZ_Magzine/148issue/148rw8.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