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京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京生文集]->[“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刘京生文集
·刘京生资料
·刘京生 小档案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1.初识民主墙
·2.《探索》创刊号
·3.《探索》第二期
·4.《探索》第三期
·5.天津之行
·6.跟踪
·7.撕下伪装
·8.炮局胡同
·9.K字楼
·10.周旋
·11.政治的恐怖
·12.提起公诉
·13.法提路上
·14.法院提审
·15.回眸一望
·16.宣判
·17.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18.后记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1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2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3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4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8
文集
·狱中家书:致妻儿
·致国际笔会及各国分会的朋友们(2004年11月28日)
·致朋友们的感谢信(2005年1月5日)
·致赵紫阳亲属的公开信
·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胡石根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时的政治主张
·京生工作室成立通告
·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纳税人没“买”来知情权
·第一次“改造”
·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软禁何时休
·一喜一忧
·李金平又失踪
·京生工作室首日志
·紫阳祭日如临大敌
·平安夜里不平安
·手下留情
·逼我说话
·出狱谋生记
·漫漫求索路
·评山西省长的“检讨”
·08年“奥运”给百姓带来什么?
·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纪念西单民主墙三十周年——我与马克思的诀别
·公民社会的有益尝试——公民自助组织
·公民社会成熟的前置条件——平民化
·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自由——不是真理是天赋
·自由的思考(一)——无政府主义之辩
·街头化运动的现实性可能性与瓶颈制约
·自由的思考(三)——交换的道德
·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美国独立战争的启示
·自由的思考(七)——社会主义的梦想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自由的思考(八)——天赋人权
·整合的困境(一)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日记摘录之六

四月七日,星期四

   一方面,我们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市局的相关人员似乎在有意的拖延时间。他们今天打电话告诉我们:下星期一才能与我们见面,才能给我们一个较为明确的答案。而我们原计划在下星期二就召开”新闻发布会”,一天的时间做准备,显然来不及。对于这个消息,我们真的有些不理解,昨天他们还在催促我们尽快的将“想法”与“实际操作过程”提交给他们,怎么一个晚上的时间他们就变的一点也不着急了?这里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我想,最大的可能就是:问题出在了“新闻发布会”上,他们说我不能出席仅仅是个借口,他们根本就想取消我们的“新闻发布会”。这是我的猜测,可这种猜测如此强烈的占据着我的思维,真不知是什么兆头。

   另一方面,也不断地有好消息传来。我们前两天在北大、清华、人大、理工大学等高校张贴的“诚邀志愿者”的告示有了回音。他们打来电话,询问“中心”的有关事宜。一位是“北大法律系”的学生,一位是“外经”的学生。北大的学生姓金。另一位干脆下午就想来我们这里看看。真是热血青年!我原以为现在的学生更关注的是金钱,可今天这些青年告诉我的是:忧国忧民的还大有人在。

   对于第一个消息,我们的对策是:“新闻发布会”可以推迟,但是一定要开。开“新闻发布会”的目的有两个:其一,借“新闻发布会”向全球发出这样的信息:在中国,我们这些反政府的人也能对公务员进行人权教育;其二,我们的“中心”要谋求发展,需要更多人的共同努力。这两个目的决定了,“新闻发布会”必须开,不开我们就无法让当局理解我们的诚意,不开我们就不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谋求大的发展。为此,开是必须的,没有余地。否则,我们就会被有限的财力所拖垮,无法将我们的“中心”持之以恒的办下去。

   对于第二个消息,我们商定:一定要多联系,多沟通,不放弃任何可能。我们目前需要人,尤其需要“志愿者”。在”中心”运作的最初阶段,我们大部份的工作将主要依赖于他们。这不是我们的权益之计,而是我们未来的方向,“中心”的未来一定属于这些志愿者,属于这些热心于公益事业的,有信念的人!

   我真的无法形容我今天的感受,有忧郁也有欢喜,时而忧郁时而欢喜,有时忧郁与欢喜又交织在一起。我以为,这是对人的一种折磨。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最好离我远去。

四月八日,星期五

   我在家留守,卫平与文都去服务中心领取营业执照。他们走的时候,我自言自语道:“千万别节外生枝,使我们的合法身份成泡影。”

   一切顺利,卫平他们拿到了营业执照,我们有了合法身份。真的有些太顺利了,至少在取得合法身份这一点上没有受到干扰。我们前期的一切努力就是为了这张纸,就是为了这个营业执照。它让我们付出了许多:时间,精力,金钱,情感。面对这张纸,面对这突然之间实现的愿望,我不禁想问一句:我们的努力与付出真的是值得的吗?毕竟,这只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只意味着我们有资格去做,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去做。是否可以去做,一般不取决于你的资格,就像没“照”的人一样可以经营,可以大规模的圈地一样,他依据的不是资格而是依据一般人不太清楚的“规则”。这一“规则”不是法,不是公开的,也不是平等地适用于所有人的。这一“规则”只是适用于有权力并清楚的了解“规则”内幕的特定群体中一部分人的。我们不属于这个特定群体,我们也就自然享用不了“无照经营”的优惠了。我们只能依照法律的规定去首先取得资格,然后我们才有可能去做。今天,我们取得了这一资格,可我们就真的可以去做了吗?我们要召开新闻发布会,我们就真的能召开吗?

   早上一起床,我就有种惆怅之感,强烈的很。为什么?想来想去,担心的还是:营业执照证明的是身份,就像我们享有的许多“宪法权利”一样。我们能不能真正的去享用这些权利呢?“执照”只是一种形式,形式要有内容来填充,没有内容的形式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而填充内容仅靠我们一两个人的努力是不够的。

   其一,要依赖于执行政策的人。执行政策的人,都是些有权力的人,这些有权力的人愿意让我们对他们进行“人权教育”?他们愿意为这项教育埋单吗?要知道:在中国,历来都是权力者对无权者进行教育;而今天,我们却要颠倒这一惯例,由无权者对权力者进行教育,由“犯人”来教育警察。这能行吗?他们能有那么宽广的胸襟与胆识来接受吗?况且,还要由他们埋单。其实,埋单的事,到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他们愿意,花钱是很方便的。有银行,有国库,不愁没有钱?钱也不是他个人的,怎么花不是花,给谁不是给!问题是:他们愿意吗?他们不愿意,我们的想法都将落空,我们的“执照”就跟没有一样。

   其二,我们要依赖于更多人的共同努力。我们的理想是想在中国大规模的播撒人权种子,这么宏伟的事业就需要更多有理想、有热情、有经验人的参与。没有这些人的参与,我们的工作即便开展起来,作用也是有限的。我真的感觉有些难,难就难在:我们要依赖主观以外的其它因素,依赖我们不想依赖的一些人。

   我们艰难地走完了第一步,但更大的困难在等待着我们,更多的问题需要我们去解决。克服与解决这一切,靠信念,靠智慧,靠勇气,也要靠运气,靠幸运之神的眷顾。毕竟,有些东西是我们个人能力所无法达到和无法把握的。

   傍晚,北京下起了绵绵细雨,她滋润着这干枯已久的大地。这时节的雨,对农家来讲,格外珍贵;对我来讲,增加了清爽,增加了丝丝寒意。农家从利益角度来关注这场雨,来评价这场雨,而我则更多的从心灵角度来享受来感悟这场雨。

   除了滴滴哒哒的雨声,窗外一片寂静。此时,我突然的想到:平静中是否孕育着爆发?一场更加猛烈的暴风雨是否就要来临了啦?

民主中国http://www.chinamz.org/MZ_Magzine/148issue/148jz5.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