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建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建平文集]->[公仆满足于农民饿不死,新华社“怜悯”贪污犯]
李建平文集
·坚定是反对二十三条最好的办法
·荒唐校规的一点思考
·香港的自由繁荣与二十三条
·香港不死董公不走
·上海什么事都敢出,出什么事都没事
·要领导公开家庭财产这是要中共的命
·只有狗才只要主人不要父母和兄弟姐妹
·与世俱进“爱国”谎言将人变成狗
·上海帮齐聚北戴河 中共惊现两中央
·八月二日北戴河会议无仪有鬼
·北戴河暗流涌动 中南海镇定自若
·新闻自由,这是中共的死穴
·强奸不成,意淫也行
·揭穿谎言的死亡
·新华社暗劝曾庆红 学曹操挥鞭碣石掀狂
·《解放军报》恶心谁呢?
·杀人者为何为被杀者平反?昔日的英雄为何在消失?
·新华网的难言之瘾
·安徽警察恶如天,当街打死报案人
·上海滩黑白颠倒,上海帮何信之有?
·警察为啥敢杀人?
·“中朝边境陈兵十万” 孔泉轻松调侃为哪般?
·江公可以休矣
·谁更可怜?谁更该反思?
·旧党章里有文章,胡温突围上海帮
·李长春公开为新闻造假开路
·团结上海帮 打掉江泽民
·恢复民主,恢复体制,就是当前最大的政治
·吴官正不喊口号又能干什么呢?
·虽然神五冲天,还是中共面子为先
·曾庆红公开宣战,上海帮步步紧逼
·江绵恒掌管中国,是江泽民对中国对人类最大贡献
·知耻的北京,无耻的上海
·杜导斌不做傻子,又不做哑巴,哪来的安全?
·关注导斌,关注中国的民主未来
·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爱滋大国
·三个代表显威风 教育贪官出成效
·真正的变态
·杀人的教授
·与时俱进,首先俱进的应该是民主和人性
·皇帝党纵横天下,与时俱进是梦想万寿无疆
·江泽民笼罩基本法,中国宪法罩不住江泽民
·特区政府成了中南海 六四会不会在港重演?
·人大针对香港内政释法 就是架空《基本法》
·捍卫民主,不忘建利
·李肇星的逻辑:人类的祖先是猴子,我们就应该像猴子一样生活
·十六大后的重重迷雾,江泽民赤膊上阵露谜底
·中共用宪法约束港人的言行
·无耻!扼杀人性的判决
·中共体制出现危机,人民网疾呼:“宪政的阻力在哪里?”
·中共自取其辱,杨建利案为假货泛滥的中共又添笑料
·记住“六四”,就是让人类知道专制的可怕,民主的可贵
·婊子何以成国家?
·热爱母亲
·上海滩挑战中央 官商勾结叫向党靠拢
·中南海风云密布, 江泽民临终托孤
·人民网、新华网献给中共的寿礼
·中共的幽默
·江泽民点燃战火 四中全会大战在即
·中国最大的国情,最大的特色,就是一党专政
·曾庆红力不从心 江泽民终于示弱
·曹刚川弃江拥胡的背后
·公仆满足于农民饿不死,新华社“怜悯”贪污犯
·上海帮又聚北戴河 第二中央要灭亡
·江泽民连死去的邓小平也不放过
·纪念邓小平就是告诫江泽民
·胡锦涛、李长春眼里的邓小平理论
·当掉裤子为魔女
·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的几个看点
·弃江才能为公,民主才能为民
·预防江泽民从前门出去,后门进来
·对胡锦涛现局的研判
·中共专制新论据:普京说中药真好!
·感谢中国为世界外交舞台培养了一个有药用价值的外长
·执政是真,为民是假
·胡锦涛能否抵挡“左”的诱惑
·吴官正的牛皮
·贪官应该感谢谁
·手掌
·拘捕师涛是摔向胡温的又一记耳光
·生命如树
·赵公走了,富强胡同仍在
·赵紫阳先生逝世,中共本性的又一次暴露
·欺骗横扫中国,风骚独领央视
·毛泽东与赵紫阳
·再论毛泽东和赵紫阳
·214位矿工的死亡震动不了中国
·就“和谐”二字请教胡锦涛
·“盛世中国”的人为灾难
·反专制才能更好地反恐怖
·被中国教育所抛弃的农民
·《反分裂法》, 替胡锦涛承担决策责任的安抚法
·香港特别行政区“特”在哪里?
·“把冤案办成铁案”的吃人体系
·上海地产风暴能否引动上海政治“风暴”?
·中国的监狱如何“折磨”犯人
·请全国人大审议“网络大选”倡议
·和欧盟领袖谈中国人权“变化”
·呼唤民主,从法律入手,从人权开始
·中共的阴阳脸
·何为“保先”,“人死了以后再通知我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仆满足于农民饿不死,新华社“怜悯”贪污犯

   

   中国古代有“礼不上庶人”、“刑不上大夫”,想不到今天仍然有效。不但有效,而且发展到连对“庶人”的同情和怜悯也没有了,但是,对贪污犯的“怜悯”,却在与时俱进地发展着。

   据2004年08月05日人民网报道:安徽省长丰县是国家级贫困县。4年前,该县双墩镇以每亩3700元的低廉价格,采取哄骗或威胁的手段向农民征地2088亩,交香港元一集团建起了一座华贵的高尔夫球场。如今,与那些别墅、会所、草坪等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上千失地农民生活的极为困难。对此,镇里一些领导不以为然,声称农民不亏, “饿死是不至于的”。(见7月30日《人民日报华东新闻》)对此人民网感慨地说:“面对失地农民的处境,双墩镇某些官员溢于言表的自我陶醉神态,远远超出了我们的心理承受底线——他们的话,谁听了不寒心,不气愤?”

   看到这个报道,我没有人民网那样的感慨,我只是想说,中国就是中国,公仆就是公仆。人民是什么?我们的公仆最清楚。在公仆的眼里,人民是不需要同情的,人民是不需要怜悯的。只要农民饿不死,他们就可以心安,他们就可以满足;对着公仆的满足,我不由得想起郑义先生一篇文章,《宁为外国畜,不做中国人》。文章 写道:“我们中国人就是命贱。我们不仅活得比不上生活在另一块土地上的人,甚至比不上那些生活在另一块土地上的畜生!”

   中国真进步,我们的公仆真是与时俱进,我们的公仆已经进化到对 “庶人”的同情和怜悯也没有了。实质上“庶人”还比不上畜生,就是一只狗没有足够的食物,也很容易引起人类的同情和怜悯。可是我们的农民,就是比不上一只狗,一只没有足够食物的狗。

   据人民网报道:“因其(高尔夫球场)属‘富人运动’项目,不但引资效益并不乐观,而且地方经济也未跟着好起来,但它带给农民的痛苦却立竿见影--很多失地农民打工无门,靠低廉的补偿费难以维继;老弱病残的生活更是苦不堪言。”人民网感慨道:公仆们“没有对失地农民的凄苦产生丝毫怜悯,反而认为农民不亏,甚至沾沾自喜于农民不至于饿死,这说明这些官员对百姓饥饱冷暖的麻木与冷漠已经达到近乎疯狂的程度,心中根本没有‘人民’二字。在他们身上,不仅‘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影子荡然无存,就连一个人起码应该具有的良心、善心,我们不是也看不到一点点么?”

   岂知我们看不到公仆的良心、善心,就是人性我们也很难在公仆们身上看到。正常的人是有同情心的,可我们的公仆们没有。

   尽管公仆对“庶人”没有同情心,但是对贪污犯却能表现出足够的怜悯。

   据新华社2004年07月10日 报道:认为报社把自己称为沈阳黑社会头子刘涌的“姘头”有辱名声,在“慕马案”中落马的原沈阳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焦玫瑰在狱中起诉中国青年报,要求报社登报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20万元。7月6日,东城法院正式受理此案件。 焦玫瑰诉称,2001年8月31日,《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揭开刘涌保护伞:干爹干妈和姘头》的文章,文中写道:“刘涌是如何‘荣任’人大代表的?关键之处,绝不在于他有良好的群众基础,而在于他头上有‘优质’的‘保护伞’。刘涌的‘保护伞’最直接的是3个人,……市中级法院副院长、以致公党沈阳主委身份担任市政协副主席的焦玫瑰则是他的‘姘头’”。 焦玫瑰认为,媒体以“姘头”这一侮辱性语言及完全违背事实的行文,构成了对她名誉权的侵害,给她造成极大的精神创伤。据了解,《中国青年报》的报道在被辽宁《半岛晨报》转载后,2002年10月,焦玫瑰以同样的理由起诉了《半岛晨报》,在该案件中,焦玫瑰才了解此文的出处是《中国青年报》。

   中共不是要求唱响主旋律么?为什么一个狱中贪污犯发出的“呻吟”,竟让新华社如此大发“怜悯”?难道中国真是“刑不上大夫”、“礼不上庶人”?新华社的同情和怜悯与公仆们的麻木与冷漠真是相得益彰。

   新华社眼睛真亮,怪不得周正毅敢触法网,怪不得民愤极大的黑道头子刘涌能在一审逃过鬼门关,因为我们有分辨“大夫”和“庶人”的能力,只要我们分清“大夫”和“庶人”,我们还是有足够的同情和怜悯;不过这种同情和怜悯,我们针对的是“大夫”,或者是小狗,但决不能是“庶人”。因为我们尊重传统,尊重“刑不上大夫”、“礼不上庶人”,我们没有对“庶人”的同情和怜悯。

   同情贪污犯算不上什么,中国本来就是“刑不上大夫”。刘方仁、李嘉廷、张国光、倪献策、梁湘、丛福奎、慕绥新、田凤歧、刘克田、柴王群、李纪周、王雪冰、辛业江、姜殿武、徐炳松、孟庆平、石兆彬、刘知炳、王乐毅、朱小华、许运鸿、丛福奎、周文吉…… 。他们不是绝大多数都保住了项上之物,难怪人们质疑“刑不上大夫”,难怪人们质疑贪官不死。

   王怀忠、成克杰、胡长清虽然被判死刑,据报道,王怀忠不服判决结果,胡长清想不到判决结果。王怀忠为什么不服判决结果?胡长清为什么想不到判决结果?这自然应该引起我们深思。

   其实,深思也大可不必,贪官不死应该,因为这是在中国,因为他们是“大夫”。

   2004年8月5日于山东

原载《议报》第158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