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建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建平文集]->[中共体制出现危机,人民网疾呼:“宪政的阻力在哪里?”]
李建平文集
·张文康会不会是第二个丁关根
·香港回归和二十三条
·坚定是反对二十三条最好的办法
·荒唐校规的一点思考
·香港的自由繁荣与二十三条
·香港不死董公不走
·上海什么事都敢出,出什么事都没事
·要领导公开家庭财产这是要中共的命
·只有狗才只要主人不要父母和兄弟姐妹
·与世俱进“爱国”谎言将人变成狗
·上海帮齐聚北戴河 中共惊现两中央
·八月二日北戴河会议无仪有鬼
·北戴河暗流涌动 中南海镇定自若
·新闻自由,这是中共的死穴
·强奸不成,意淫也行
·揭穿谎言的死亡
·新华社暗劝曾庆红 学曹操挥鞭碣石掀狂
·《解放军报》恶心谁呢?
·杀人者为何为被杀者平反?昔日的英雄为何在消失?
·新华网的难言之瘾
·安徽警察恶如天,当街打死报案人
·上海滩黑白颠倒,上海帮何信之有?
·警察为啥敢杀人?
·“中朝边境陈兵十万” 孔泉轻松调侃为哪般?
·江公可以休矣
·谁更可怜?谁更该反思?
·旧党章里有文章,胡温突围上海帮
·李长春公开为新闻造假开路
·团结上海帮 打掉江泽民
·恢复民主,恢复体制,就是当前最大的政治
·吴官正不喊口号又能干什么呢?
·虽然神五冲天,还是中共面子为先
·曾庆红公开宣战,上海帮步步紧逼
·江绵恒掌管中国,是江泽民对中国对人类最大贡献
·知耻的北京,无耻的上海
·杜导斌不做傻子,又不做哑巴,哪来的安全?
·关注导斌,关注中国的民主未来
·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爱滋大国
·三个代表显威风 教育贪官出成效
·真正的变态
·杀人的教授
·与时俱进,首先俱进的应该是民主和人性
·皇帝党纵横天下,与时俱进是梦想万寿无疆
·江泽民笼罩基本法,中国宪法罩不住江泽民
·特区政府成了中南海 六四会不会在港重演?
·人大针对香港内政释法 就是架空《基本法》
·捍卫民主,不忘建利
·李肇星的逻辑:人类的祖先是猴子,我们就应该像猴子一样生活
·十六大后的重重迷雾,江泽民赤膊上阵露谜底
·中共用宪法约束港人的言行
·无耻!扼杀人性的判决
·中共体制出现危机,人民网疾呼:“宪政的阻力在哪里?”
·中共自取其辱,杨建利案为假货泛滥的中共又添笑料
·记住“六四”,就是让人类知道专制的可怕,民主的可贵
·婊子何以成国家?
·热爱母亲
·上海滩挑战中央 官商勾结叫向党靠拢
·中南海风云密布, 江泽民临终托孤
·人民网、新华网献给中共的寿礼
·中共的幽默
·江泽民点燃战火 四中全会大战在即
·中国最大的国情,最大的特色,就是一党专政
·曾庆红力不从心 江泽民终于示弱
·曹刚川弃江拥胡的背后
·公仆满足于农民饿不死,新华社“怜悯”贪污犯
·上海帮又聚北戴河 第二中央要灭亡
·江泽民连死去的邓小平也不放过
·纪念邓小平就是告诫江泽民
·胡锦涛、李长春眼里的邓小平理论
·当掉裤子为魔女
·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的几个看点
·弃江才能为公,民主才能为民
·预防江泽民从前门出去,后门进来
·对胡锦涛现局的研判
·中共专制新论据:普京说中药真好!
·感谢中国为世界外交舞台培养了一个有药用价值的外长
·执政是真,为民是假
·胡锦涛能否抵挡“左”的诱惑
·吴官正的牛皮
·贪官应该感谢谁
·手掌
·拘捕师涛是摔向胡温的又一记耳光
·生命如树
·赵公走了,富强胡同仍在
·赵紫阳先生逝世,中共本性的又一次暴露
·欺骗横扫中国,风骚独领央视
·毛泽东与赵紫阳
·再论毛泽东和赵紫阳
·214位矿工的死亡震动不了中国
·就“和谐”二字请教胡锦涛
·“盛世中国”的人为灾难
·反专制才能更好地反恐怖
·被中国教育所抛弃的农民
·《反分裂法》, 替胡锦涛承担决策责任的安抚法
·香港特别行政区“特”在哪里?
·“把冤案办成铁案”的吃人体系
·上海地产风暴能否引动上海政治“风暴”?
·中国的监狱如何“折磨”犯人
·请全国人大审议“网络大选”倡议
·和欧盟领袖谈中国人权“变化”
·呼唤民主,从法律入手,从人权开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体制出现危机,人民网疾呼:“宪政的阻力在哪里?”

   

   2004年05月17日,中共官方媒体人民网终于对中共现行体制提出质疑,这篇署名为朱新美的文章 大声疾呼:宪政的阻力在哪里?文章写道:"中国的宪政之路历经一百多年,可至今仍然处于艰难险阻之中。那么,宪政之路为什么如此的艰难?其阻力来自何方?"文章还厉声质疑:"如果不能对《宪法》的地位进行有效地维护,又何必制定宪法呢?"

   我们虽然不能对人民网发表这篇文章的政治背景作出明确的判断,但是谁都无法否认这是一篇击中要害的好文章。行政者无视宪法,践踏宪法,的确是当今中国一直普遍存在的问题,胡锦涛、温家宝入主中央以后,才得以公开谈论这个问题,尽管觉醒的太晚,但是我们应当肯定这种变化。文章尽管对中国现行的运行体制提出质疑,但是在回答宪政的阻力在哪里的时候,好像不敢说透,该文认为宪政的阻力主要来自当权者,"而其根本的原因就是长期以来实行的是权力单边主义,缺乏各个阶层间相互利益的制约与权力的平衡,以及对行政者的制约机制。因为权力的单边主义,所以,当权者有足够的力量置法律于不顾,有足够的能耐阻碍宪政民主的推进。"该文虽然回答了宪政的阻力在哪里?但并没有找到当权者为什么不能依宪行政的根本原因,宪政的阻力主要来自当权者针对中国非常正确,但是当权者为什么能成为宪政的阻力?美国也有当权者,英国也有当权者,我们的近邻日韩也有当权者,就是中国的宝岛台湾也有当权者,为什么他们不能成为宪政的阻力?其实,宪政的阻力主要来自当权者只是中国、朝鲜之类国家的特有现象,宪政的阻力主要来自当权者以及权力单边主义都只是一党政治的一种现象,而不是原因,真正的宪政国家,当权者也不能成为宪政的阻力;导致当权者成为宪政的阻力以及权力单边主义的根本是一党专制。由于一党专制,中国缺乏行使宪政的基础。该文的作者也许能看到这一点,但他无法在中共控制的人民网上公开阐明这个观点,这是作者的难言之隐,也是人民网的难言之隐,更是当权者中共的难言之隐。

   虽然难言,但是人民网还是借该文作者之口把呼唤宪政,呼唤法制紧迫性摆到人民的面前,摆到当权者中共的面前。该文针对湖南省嘉禾县委、县政府抛开宪法关于"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和"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原则,为了建一个商贸城,挂出的"谁影响嘉禾发展一阵子,我影响他一辈子"的横幅,以及嘉禾县委、县政府株连九族的拆迁,对拆迁户及其亲属轻则暂停原单位工作、停发工资;重则开除或下放到边远地区工作的一系列做法,提出了强烈控诉:"想不到慈禧在19世纪垂死的晚清时代说过的'谁叫我一时不痛快,我就叫他一辈子不痛快'的令人心悸的话,在21世纪还能粉墨登场,确实让人有着殊途同归的感慨。慈禧是什么人?不就是绞杀宪政的罪魁祸首吗?在嘉禾县拾慈禧牙慧的横幅中所表现出来的行政理念和由此派生出来的近似野蛮的施政方式,我们能看到宪政民主的影子吗?"

   的确看不到宪政民主的影子,就是法制的影子我们也很难看到,勿庸置疑,中国根本就不是一个宪政国家,就是距离一个法制国家也十分遥远,湖南省嘉禾发生的这种现象,只是中共统治下中国的冰山一角。中共的官员为什么能把宪法踩到底下,而把祸国殃民、绞杀宪政的罪魁祸首慈禧的名言作为行政的口号,不是很生动地说明了这个问题么?其实,湖南省嘉禾发生的这种现象比祸国殃民、绞杀宪政的罪魁祸首慈禧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慈禧的这句名言当时慈禧针对的也只是慈禧身边的达官贵人,老百姓还没有资格享用;而中共领导下的湖南省嘉禾县委、县政府针对的却是普通老百姓。湖南省嘉禾县委、县政府就是这样实践"三个代表",他们就是这样代表广东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他们就是这样体现执政为民的伟大思想;对照湖南省嘉禾县委、县政府的一系列做法我们不妨作个比较,没有宪法的清朝和有宪法的中国湖南省嘉禾比起来我们该说什么?中国应当深思,世界应当深思,中共更应当深思。

   说起宪政,拿湖南省嘉禾县委、县政府作为对象虽然还不十分恰当,但也无可奈何,想必该文作者也应该清楚,宪法首先针对的应该是国王--最高的当权者,宪政体制的第一原则是财产所有权,"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广东人民群众连最基本的生活资料都无法保护,我们还能说什么?不过,该文作者还是十分机智的说道:"正如江泽民同志《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指出:都'必须严格依法办事,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允许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说该文精彩,针对性强,是因为他针对中国的体制危机,没有忘记现实,没有忘记江泽民;针对当前的中国讲宪政,不能不讲江泽民;就当前而言,此公应该就是中国推行宪政的最大阻力,正如该文作者所说的:"当权者也就从来不把宪政当一回事,《宪法》和法律也不在他们眼里。权力在有些人手里,已经不是为了处在这个权力之下的人们谋福利,而是成了获取个人私利的利器,而法律在当权者手中也已经成了打击异己、实现个人目的的工具,谁要不听话,谁要不听使唤,谁就要受到权力和法律的双重制裁。"这针对的不应该仅仅是湖南省嘉禾县委、县政府,因为能够最大限度利用权利这个利器打击异己、实现个人目的的应首推江泽民。胡锦涛总书记为什么在《在纪念宪法施行二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强调:"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胡锦涛先生的讲话不应该是无的放矢。江前胡后,就是江泽民为所欲为,践踏宪法的充分表现。这一点,该文作者不应该不知,人民网不应该不知,当权者中共不应该不知。虽然江泽民践踏宪法之深,中国上下遭其毒害之久,但也不能仅仅出于反江的需要,呼唤宪政;呼唤宪政不应该成为中国权利斗争的权宜之计,对中国而言,呼唤宪政仅仅是走向文明,走向秩序,走向理性的开始,中国在宪政的道路上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文章最后写道:"不从尊重《宪法》开始,宪政之路仍会遥遥无期。"其实,只要一党专制不结束,尊重《宪法》根本无从谈起,宪政之路更是遥遥无期。

   2004年5月17日于山东

   --------------------------源自《议报》http://www.chinaeweekly.com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