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建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建平文集]->[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爱滋大国]
李建平文集
·美国应当接受吴作栋总理的提议
·珍视胡、温的民主化倾向
·中国不要脸了江主席放心了
·黄琦有罪 天经地义
·少用公民权力
·张文康会不会是第二个丁关根
·香港回归和二十三条
·坚定是反对二十三条最好的办法
·荒唐校规的一点思考
·香港的自由繁荣与二十三条
·香港不死董公不走
·上海什么事都敢出,出什么事都没事
·要领导公开家庭财产这是要中共的命
·只有狗才只要主人不要父母和兄弟姐妹
·与世俱进“爱国”谎言将人变成狗
·上海帮齐聚北戴河 中共惊现两中央
·八月二日北戴河会议无仪有鬼
·北戴河暗流涌动 中南海镇定自若
·新闻自由,这是中共的死穴
·强奸不成,意淫也行
·揭穿谎言的死亡
·新华社暗劝曾庆红 学曹操挥鞭碣石掀狂
·《解放军报》恶心谁呢?
·杀人者为何为被杀者平反?昔日的英雄为何在消失?
·新华网的难言之瘾
·安徽警察恶如天,当街打死报案人
·上海滩黑白颠倒,上海帮何信之有?
·警察为啥敢杀人?
·“中朝边境陈兵十万” 孔泉轻松调侃为哪般?
·江公可以休矣
·谁更可怜?谁更该反思?
·旧党章里有文章,胡温突围上海帮
·李长春公开为新闻造假开路
·团结上海帮 打掉江泽民
·恢复民主,恢复体制,就是当前最大的政治
·吴官正不喊口号又能干什么呢?
·虽然神五冲天,还是中共面子为先
·曾庆红公开宣战,上海帮步步紧逼
·江绵恒掌管中国,是江泽民对中国对人类最大贡献
·知耻的北京,无耻的上海
·杜导斌不做傻子,又不做哑巴,哪来的安全?
·关注导斌,关注中国的民主未来
·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爱滋大国
·三个代表显威风 教育贪官出成效
·真正的变态
·杀人的教授
·与时俱进,首先俱进的应该是民主和人性
·皇帝党纵横天下,与时俱进是梦想万寿无疆
·江泽民笼罩基本法,中国宪法罩不住江泽民
·特区政府成了中南海 六四会不会在港重演?
·人大针对香港内政释法 就是架空《基本法》
·捍卫民主,不忘建利
·李肇星的逻辑:人类的祖先是猴子,我们就应该像猴子一样生活
·十六大后的重重迷雾,江泽民赤膊上阵露谜底
·中共用宪法约束港人的言行
·无耻!扼杀人性的判决
·中共体制出现危机,人民网疾呼:“宪政的阻力在哪里?”
·中共自取其辱,杨建利案为假货泛滥的中共又添笑料
·记住“六四”,就是让人类知道专制的可怕,民主的可贵
·婊子何以成国家?
·热爱母亲
·上海滩挑战中央 官商勾结叫向党靠拢
·中南海风云密布, 江泽民临终托孤
·人民网、新华网献给中共的寿礼
·中共的幽默
·江泽民点燃战火 四中全会大战在即
·中国最大的国情,最大的特色,就是一党专政
·曾庆红力不从心 江泽民终于示弱
·曹刚川弃江拥胡的背后
·公仆满足于农民饿不死,新华社“怜悯”贪污犯
·上海帮又聚北戴河 第二中央要灭亡
·江泽民连死去的邓小平也不放过
·纪念邓小平就是告诫江泽民
·胡锦涛、李长春眼里的邓小平理论
·当掉裤子为魔女
·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的几个看点
·弃江才能为公,民主才能为民
·预防江泽民从前门出去,后门进来
·对胡锦涛现局的研判
·中共专制新论据:普京说中药真好!
·感谢中国为世界外交舞台培养了一个有药用价值的外长
·执政是真,为民是假
·胡锦涛能否抵挡“左”的诱惑
·吴官正的牛皮
·贪官应该感谢谁
·手掌
·拘捕师涛是摔向胡温的又一记耳光
·生命如树
·赵公走了,富强胡同仍在
·赵紫阳先生逝世,中共本性的又一次暴露
·欺骗横扫中国,风骚独领央视
·毛泽东与赵紫阳
·再论毛泽东和赵紫阳
·214位矿工的死亡震动不了中国
·就“和谐”二字请教胡锦涛
·“盛世中国”的人为灾难
·反专制才能更好地反恐怖
·被中国教育所抛弃的农民
·《反分裂法》, 替胡锦涛承担决策责任的安抚法
·香港特别行政区“特”在哪里?
·“把冤案办成铁案”的吃人体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爱滋大国

   

   凌锋先生有一篇文章:《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娼妓大国》。这是不是一家之言,这自有公论。不过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娼妓大国,和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爱滋大国比起来实在算不上什么。

   中国成为娼妓大国什么时候也不会像中国成为爱滋大国那样令世界关注。娼妓威胁不到人类生存,爱滋对人类的威胁却是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不能回避,也无法回避的。不过,有人可以例外,那就是闻明人类的江泽民先生。

   11月10日克林顿先生在与江泽民的会面中,对中国的艾滋病问题表现的极为关注。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在与现任国家主席胡锦涛的会面中却对艾滋病问题不置一词。

   其实这根本无须意外。虽然抗击艾滋病是现任领导的问题,但是艾滋病在中国泛滥却是江泽民的问题。加之胡锦涛在国内任何重大问题上都离不开江氏人员的支持,克林顿先生对江泽民先生谈论艾滋病问题十分合适。这叫冤有头,债有主。江泽民应该为中国艾滋病泛滥承担责任。

   1989年,北京协和医院发现一例本土艾滋病例。2001年8月23日,中共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宣布,截止到该年6月底,全国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26058例,其中艾滋病病人1111例,死亡584例。在这此会议上,殷大奎则坚决否认卫生部是否一直在试图封锁河南等地民众大量感染艾滋病的消息,但在在西方记者提供的铁的证据面前,他又不得不变换了口径。他说经卫生部经过多次调查和统计,因采血而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数大约在“3万到4万人”,也有专家认为是8万到10万人,但决不会超过这个数字。

   2002年6月27日,联合国艾滋病总署公布了一份措辞强硬的谴责性报告,题为《HIV/艾滋病:中国的巨大危险》(《HIV/AIDS:China’s Titanic Peril》)中指出:“中国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数量难以准确估计……目前,国内对当前的估计和对未来的预测数据不能做到完全的科学和有效,许多国内和国际专家估计在2001年中国就已经超过了100万人。”报告警告说,如果中国政府继续采取不合作态度,中国将面临大量人口感染艾滋病,而这将导“难以想像的人民苦难、经济损失和社会动荡”。报告坦率地说,中国艾滋病感染者人数的增长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假如不迅速采取有效措施,中国的艾滋病感染者数目将在2010年前上升到1千万人。

   而2002年8月26日,也就是2001年8月23日,中共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宣布一年以后,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高强却在北京表示,截至2002年,中国大陆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已达4万多例,确定感染者共2639人,已死亡1047人。

   对照这几个报告,我们不难发现联合国的报告,和中共报告相差甚远,中共两个报告也自相矛盾。这显然一方在说谎。如果联合国在说谎,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敢公开谴责。这里面显然有鬼。这鬼就是中国政府隐瞒了真象;就是中国政府自己公开发布的数字也自相矛盾。高强宣布的四万多例,显然没有包括殷大奎不得不承认的“三万到四万”。中国政府发言人真是记忆惊人,数子准确的很。

   2003年8月16日,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执行所长胡佳在纽约演讲时宣布说,中国大陆实际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人数大约为100万到600万人,仅河南就有好几百个“艾滋村”,“艾滋村”里感染上艾滋病毒的人就有上百万。

   这一系列变化的数字,都是在江泽民先生当政的十三年中取得的。在江泽民先生当政的十三年中中国的爱滋患者由零到几百万,对照这一系列变化的数字,我们不难看出结论,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艾滋大国。江泽民应该为中国艾滋病泛滥承担责任。

   2003年11月15日于山东

   --------------------------源自《议报》http://www.chinaeweekly.com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