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建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建平文集]->[上海滩黑白颠倒,上海帮何信之有?]
李建平文集
·香港的自由繁荣与二十三条
·香港不死董公不走
·上海什么事都敢出,出什么事都没事
·要领导公开家庭财产这是要中共的命
·只有狗才只要主人不要父母和兄弟姐妹
·与世俱进“爱国”谎言将人变成狗
·上海帮齐聚北戴河 中共惊现两中央
·八月二日北戴河会议无仪有鬼
·北戴河暗流涌动 中南海镇定自若
·新闻自由,这是中共的死穴
·强奸不成,意淫也行
·揭穿谎言的死亡
·新华社暗劝曾庆红 学曹操挥鞭碣石掀狂
·《解放军报》恶心谁呢?
·杀人者为何为被杀者平反?昔日的英雄为何在消失?
·新华网的难言之瘾
·安徽警察恶如天,当街打死报案人
·上海滩黑白颠倒,上海帮何信之有?
·警察为啥敢杀人?
·“中朝边境陈兵十万” 孔泉轻松调侃为哪般?
·江公可以休矣
·谁更可怜?谁更该反思?
·旧党章里有文章,胡温突围上海帮
·李长春公开为新闻造假开路
·团结上海帮 打掉江泽民
·恢复民主,恢复体制,就是当前最大的政治
·吴官正不喊口号又能干什么呢?
·虽然神五冲天,还是中共面子为先
·曾庆红公开宣战,上海帮步步紧逼
·江绵恒掌管中国,是江泽民对中国对人类最大贡献
·知耻的北京,无耻的上海
·杜导斌不做傻子,又不做哑巴,哪来的安全?
·关注导斌,关注中国的民主未来
·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爱滋大国
·三个代表显威风 教育贪官出成效
·真正的变态
·杀人的教授
·与时俱进,首先俱进的应该是民主和人性
·皇帝党纵横天下,与时俱进是梦想万寿无疆
·江泽民笼罩基本法,中国宪法罩不住江泽民
·特区政府成了中南海 六四会不会在港重演?
·人大针对香港内政释法 就是架空《基本法》
·捍卫民主,不忘建利
·李肇星的逻辑:人类的祖先是猴子,我们就应该像猴子一样生活
·十六大后的重重迷雾,江泽民赤膊上阵露谜底
·中共用宪法约束港人的言行
·无耻!扼杀人性的判决
·中共体制出现危机,人民网疾呼:“宪政的阻力在哪里?”
·中共自取其辱,杨建利案为假货泛滥的中共又添笑料
·记住“六四”,就是让人类知道专制的可怕,民主的可贵
·婊子何以成国家?
·热爱母亲
·上海滩挑战中央 官商勾结叫向党靠拢
·中南海风云密布, 江泽民临终托孤
·人民网、新华网献给中共的寿礼
·中共的幽默
·江泽民点燃战火 四中全会大战在即
·中国最大的国情,最大的特色,就是一党专政
·曾庆红力不从心 江泽民终于示弱
·曹刚川弃江拥胡的背后
·公仆满足于农民饿不死,新华社“怜悯”贪污犯
·上海帮又聚北戴河 第二中央要灭亡
·江泽民连死去的邓小平也不放过
·纪念邓小平就是告诫江泽民
·胡锦涛、李长春眼里的邓小平理论
·当掉裤子为魔女
·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的几个看点
·弃江才能为公,民主才能为民
·预防江泽民从前门出去,后门进来
·对胡锦涛现局的研判
·中共专制新论据:普京说中药真好!
·感谢中国为世界外交舞台培养了一个有药用价值的外长
·执政是真,为民是假
·胡锦涛能否抵挡“左”的诱惑
·吴官正的牛皮
·贪官应该感谢谁
·手掌
·拘捕师涛是摔向胡温的又一记耳光
·生命如树
·赵公走了,富强胡同仍在
·赵紫阳先生逝世,中共本性的又一次暴露
·欺骗横扫中国,风骚独领央视
·毛泽东与赵紫阳
·再论毛泽东和赵紫阳
·214位矿工的死亡震动不了中国
·就“和谐”二字请教胡锦涛
·“盛世中国”的人为灾难
·反专制才能更好地反恐怖
·被中国教育所抛弃的农民
·《反分裂法》, 替胡锦涛承担决策责任的安抚法
·香港特别行政区“特”在哪里?
·“把冤案办成铁案”的吃人体系
·上海地产风暴能否引动上海政治“风暴”?
·中国的监狱如何“折磨”犯人
·请全国人大审议“网络大选”倡议
·和欧盟领袖谈中国人权“变化”
·呼唤民主,从法律入手,从人权开始
·中共的阴阳脸
·何为“保先”,“人死了以后再通知我们”
·专制一定是中华民族的死路
·江泽民的烫手山芋能否成为胡锦涛的定海神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滩黑白颠倒,上海帮何信之有?

   

   9月1日陈良宇在上海市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工作会议上强调,全面推进社会诚信体系建设,营造“守信为荣、失信为耻、无信为忧”的社会环境,促进上海新一轮发展。看到这个消息,令人好生激动,上海帮终于讲信用了,上海滩终于有信用了。激动之余,我静心一想,上海帮说得好话多了,什么时候兑现过。

   既然不能兑现,怎么能轻易当真。说上海帮不能兑现,谁也不敢轻易乱说,这自然需要证据;远的不算,访访近日上海滩,看看首富周正毅,想想律师郑恩宠,一切都自然明了了。

   好一个“守信为荣”?好一个“失信为耻”?好一个“无信为忧”?

   信为正义之本。上海什么时候成了中国最圣洁的地方?上海什么时候成了中国最正义的地方?从江泽民到黄菊,从黄菊到陈良宇,那个不是守身如玉,那个不是冰清玉洁。从周正毅到郑恩宠,从江绵恒到刘金宝,那个事件不是透着正义,那个事件不是透着光荣。周正毅巧取豪夺,成为上海大员的座上宾,这叫不叫信?郑恩宠不畏权贵,主持正义,沦为上海大员的阶下囚,这叫不叫信?江大公子头顶科学皇冠,脚蹬电信快车,黑白通吃,这叫不叫信?

   陈良宇谈诚信,上海滩上讲诚信,这简直是妓院里捧出了贞节烈女,黑手党里走出了活雷锋。

   让陈良宇守信,就好比让西门庆做孔繁森;让上海守信,只要上海帮据守上海滩,就好比让潘金莲做刘胡兰。

   好一个守信的陈良宇?好一个守信的上海滩?

   郑恩宠从以煽动群众罪名追捕,到以“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拘留,到以“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控罪,再改倒“向境外人士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控罪,短短几天,罪名数移,上海滩何信之有?

   短短几天罪名数移,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上海帮还没找到抓郑恩宠的借口,就开始动用国家机器陷害郑恩宠了。都不知郑恩宠犯什么法,就可以非法抓一个律师,好一个守信的陈良宇?好一个守信的上海滩?

   堂堂上海市,抓一个小小的郑恩宠,竟然编造不出一个较为恰当的罪名。可见,上海帮当时抓人之急切,心态之疯狂。

   郑恩宠仅仅向上海滩的一个小文盲讨个公道,就触动了老虎屁股;谁知道10年前还是上海滩小混混的周正毅竟然成了国家机密。上海滩的国家机密怎么都和这个小混混有关?郑恩宠在中国生活这么久了,怎么不知道政府要员的家事、丑事、坏事都是国家机密。政府要员登黄鹤楼只要报道了,这肯定不是国家机密,政府要员上红楼,不管是否公开了那肯定都是国家机密。换言之,西门庆和潘金莲不是国家机密,江先生和宋小姐那肯定是国家机密。坏了,怎么能泄露国家机密呢?政府要员从来都是清心寡欲,不食人间烟火的金刚,怎么能和潘金莲、红楼之类扯到一起。这会不会又是一个“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或者是“向境外人士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说道这里,我自然有些害怕,不过,俺不是郑恩宠,俺首先声明,天下姓江的先生和姓宋的小姐多的是,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个江先生和宋小姐。

   郑恩宠,谁都知道是因为周正毅被捕,但守信的上海市公安局发言人在郑恩宠被捕后告诉媒体,郑的被捕与周正毅案没有任何关系。既然没有关系,敢问守信的陈良宇:怎么不讲郑恩宠是怎么“非法获取国家秘密”?是怎么“向境外人士非法提供国家机密”?国家机密又怎么到了郑恩宠手里?是谁泄的秘?陈良宇和上海市为泄秘应当承担什么责任?

   在上海帮眼里,黑就是白,白就是黑,黑白颠倒,才能乱乾坤。周正毅是上海首富,是上海大员的座上宾,再黑也是光亮无比;和周正毅过不去,那自然是漆黑一团。

   信用那是什么东西。上海帮什么不敢动,没有什么能够成为上海帮的清规戒律。

   上海滩也不是毫无信用,郑恩宠就是上海滩的信用之塔,郑恩宠就是上海滩的正义之塔,郑恩宠不畏强暴,为民请命,铮铮铁骨,不逊鲁迅。

   郑恩宠多年来一直为上海弱势群体打拆迁官司,对近年来上海愈演愈烈的城市土地开发黑幕了如指掌。去年,郑恩宠就开始搜集周正毅在静安区东八块地段土地交易中的犯罪事实和一系列人证物证,是目前正在审理中的静安区东八块地段强迁居民状告周正毅与政府官商勾结诉讼案的促成人,也是民间掌握周正毅案官商勾结罪证最重要的证人。

   这就是所谓的国家秘密,这就是所谓的“非法获取国家秘密”,这就是所谓的“向境外人士非法提供国家机密”。

   陈良宇也的确守信。被告周正毅还逍遥法外,原告郑恩宠已经深陷牢狱;因为郑恩宠对近年来上海愈演愈烈的城市土地开发黑幕了如指掌,陈良宇便抓人封口。其实,上海帮没有杀人灭口,郑恩宠已经够幸运了,如果来个杀人灭口,不是连个含冤的机会也没有。陈良宇是什么人?对其主子都毫无信用可言,甭说一个小小郑恩宠。

   周正毅与贪官勾结诈骗国家贷款和无偿占用国有土地一案东窗事发以来,言必称江主席的陈良宇改了,频频向胡锦涛示好。据媒体报道,“陈良宇公开讲话言必称胡锦涛总书记,而对江泽民反而很少提起。最明显是中共七一建党之日,陈良宇的讲话,提到了胡锦涛(紧密团结在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 ......,认真落实胡锦涛总书记 ......)和邓小平(高举邓小平理论旗帜),但却只字不提江泽民(只说了贯彻三个代表理论)。”

   仅仅是被胡温抓住了把柄,江主席还没有失势,就抛弃对江主席的信誓旦旦,开口胡总书记,毕口胡总书记,江主席不提了,江主席到那里去了,陈良宇不讲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怎么能提江主席呢?

   这就是守信的上海帮。这就是守信的陈良宇。

   这正是:上海滩黑白颠倒,上海帮何信之有?

   2003年9月3日于山东

源自《议报》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