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建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建平文集]->[新华网的难言之瘾]
李建平文集
·珍视胡、温的民主化倾向
·中国不要脸了江主席放心了
·黄琦有罪 天经地义
·少用公民权力
·张文康会不会是第二个丁关根
·香港回归和二十三条
·坚定是反对二十三条最好的办法
·荒唐校规的一点思考
·香港的自由繁荣与二十三条
·香港不死董公不走
·上海什么事都敢出,出什么事都没事
·要领导公开家庭财产这是要中共的命
·只有狗才只要主人不要父母和兄弟姐妹
·与世俱进“爱国”谎言将人变成狗
·上海帮齐聚北戴河 中共惊现两中央
·八月二日北戴河会议无仪有鬼
·北戴河暗流涌动 中南海镇定自若
·新闻自由,这是中共的死穴
·强奸不成,意淫也行
·揭穿谎言的死亡
·新华社暗劝曾庆红 学曹操挥鞭碣石掀狂
·《解放军报》恶心谁呢?
·杀人者为何为被杀者平反?昔日的英雄为何在消失?
·新华网的难言之瘾
·安徽警察恶如天,当街打死报案人
·上海滩黑白颠倒,上海帮何信之有?
·警察为啥敢杀人?
·“中朝边境陈兵十万” 孔泉轻松调侃为哪般?
·江公可以休矣
·谁更可怜?谁更该反思?
·旧党章里有文章,胡温突围上海帮
·李长春公开为新闻造假开路
·团结上海帮 打掉江泽民
·恢复民主,恢复体制,就是当前最大的政治
·吴官正不喊口号又能干什么呢?
·虽然神五冲天,还是中共面子为先
·曾庆红公开宣战,上海帮步步紧逼
·江绵恒掌管中国,是江泽民对中国对人类最大贡献
·知耻的北京,无耻的上海
·杜导斌不做傻子,又不做哑巴,哪来的安全?
·关注导斌,关注中国的民主未来
·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爱滋大国
·三个代表显威风 教育贪官出成效
·真正的变态
·杀人的教授
·与时俱进,首先俱进的应该是民主和人性
·皇帝党纵横天下,与时俱进是梦想万寿无疆
·江泽民笼罩基本法,中国宪法罩不住江泽民
·特区政府成了中南海 六四会不会在港重演?
·人大针对香港内政释法 就是架空《基本法》
·捍卫民主,不忘建利
·李肇星的逻辑:人类的祖先是猴子,我们就应该像猴子一样生活
·十六大后的重重迷雾,江泽民赤膊上阵露谜底
·中共用宪法约束港人的言行
·无耻!扼杀人性的判决
·中共体制出现危机,人民网疾呼:“宪政的阻力在哪里?”
·中共自取其辱,杨建利案为假货泛滥的中共又添笑料
·记住“六四”,就是让人类知道专制的可怕,民主的可贵
·婊子何以成国家?
·热爱母亲
·上海滩挑战中央 官商勾结叫向党靠拢
·中南海风云密布, 江泽民临终托孤
·人民网、新华网献给中共的寿礼
·中共的幽默
·江泽民点燃战火 四中全会大战在即
·中国最大的国情,最大的特色,就是一党专政
·曾庆红力不从心 江泽民终于示弱
·曹刚川弃江拥胡的背后
·公仆满足于农民饿不死,新华社“怜悯”贪污犯
·上海帮又聚北戴河 第二中央要灭亡
·江泽民连死去的邓小平也不放过
·纪念邓小平就是告诫江泽民
·胡锦涛、李长春眼里的邓小平理论
·当掉裤子为魔女
·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的几个看点
·弃江才能为公,民主才能为民
·预防江泽民从前门出去,后门进来
·对胡锦涛现局的研判
·中共专制新论据:普京说中药真好!
·感谢中国为世界外交舞台培养了一个有药用价值的外长
·执政是真,为民是假
·胡锦涛能否抵挡“左”的诱惑
·吴官正的牛皮
·贪官应该感谢谁
·手掌
·拘捕师涛是摔向胡温的又一记耳光
·生命如树
·赵公走了,富强胡同仍在
·赵紫阳先生逝世,中共本性的又一次暴露
·欺骗横扫中国,风骚独领央视
·毛泽东与赵紫阳
·再论毛泽东和赵紫阳
·214位矿工的死亡震动不了中国
·就“和谐”二字请教胡锦涛
·“盛世中国”的人为灾难
·反专制才能更好地反恐怖
·被中国教育所抛弃的农民
·《反分裂法》, 替胡锦涛承担决策责任的安抚法
·香港特别行政区“特”在哪里?
·“把冤案办成铁案”的吃人体系
·上海地产风暴能否引动上海政治“风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华网的难言之瘾

   

   八月二十七日新华网上有一篇文章,题目叫地方纪检跟不上“步”。虽然新华网一味的指责地方纪检跟不上步,但它一直没讲地方纪检为什么跟不上步,怎么跟不上步。

   中纪委查了河北的程维高,贵州的刘方仁,云南李嘉廷等几个人,中纪委还没忘乎所以,新华网就有点飘飘然了。新华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诸位封疆大吏中纪委不管谁管?中纪委不查谁查?地方纪检有什么权力查封疆大吏。新华网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赖昌星,有没有想到周正毅 、刘金宝。可能是想到了,就是不敢说,怕说了让中纪委难堪。其实不说别人也会想到,赖昌星连着贾庆林,周正毅、刘金宝连着黄菊,这几个大人物还是不说为妙。上海的律师郑恩宠履行职务都招了灾,谁还敢议上海滩。新华网也怕招灾,真识时物。

   共产党执政五十年,什么时候都是派系林立,盘根错节,哪一个封疆大吏不是皇亲国戚,查谁都得需要中央的批准。官大一级压死人,哪个地方的纪检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再说中共有纪律,有程序,没有党委的批准,哪个纪委敢动。牵一发而动全身,就是县级干部没有市委的批准,谁也不能违规调查,更不用说进行处理。大家都说在地方动一个科长能够惊动市委,在上海动一个处长能够惊动中央。中共内部事情复杂,打断骨头连着筋那,没有金刚钻谁敢揽这瓷器活?

   新华网批评地方跟不上步,实质上是批评体制跟不上步,共产党跟不上步。鞋小不要嫌脚大。共产党员在中国是一个特殊群体,同级党委皆高于政府,同级党委皆领导政府,党纪大于国法,这是常识。党政干部不论犯了多大的错误,没有党委、纪委的许可,公检法都不能介入,中共内部处理违法乱纪的干部,就像家长处理孩子,捂着,盖着,连哄带骗,把底牌说出来;党委根据纪委掌握的底牌再作决定。如此处理干部,我们不仅要问,这是一道什么程序?

   这是一道缓冲的程序,补救的程序,串供的程序。天塌下来,首先也是中共内部的事情。纪委从调查到双规,再到处理,这么长的时间,什么事情不能发生,什么事情不能掩盖,什么事情不能补救。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这是救死扶伤的医院,这不应该是纪委。中共如此对待违法乱纪的干部,这不叫惩治,这是限制性保护,这是警告性救助。

   同样一个事情,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会有不同的结局,这为什么?这当然要看党委的意思了。何谓以德治国,就是对待犯错误的干部,要区别对待,不能一刀切;要向前看,不能按错误大小来处理干部。处理干部要讲政治,要讲原则,讲政治就是忠实执行上级指示;要讲原则就是能盖就盖,能捂就捂,党的事情党内办。江泽民的以德治国已经成了上海帮打击异己,保护派系的一种手段。罪不论大小,能否过关,关键是要看是否站对了队,跟对了人;只要跟对了人,钱照拿,官照升。不论什么罪,中共的辩证法什么水搅不浑,什么罪开不脱。

   许多共产党员不怕国法,对法律熟视无睹,就是因为有党纪这层网罩着。天大的事情,也不可能一下子掉到水里去。只要一下子死不了,就有办法,就有机会。程维高、贾庆林、黄菊都是例子。

   谈纪委,就不能不谈违法乱纪的事情,谈违法乱纪的事情,就不能不谈江主席。江先生两个公子,一个是中国科学院的副院长,一个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两大公子,钱照拿,官照升,黑白通吃,也算是中国一个特色。对于江先生两个公子,全国人民都注意到了,不知中纪委注意到了没有?中纪委如果注意不到,也别怪他们,他们难哪。

   毛泽东建国之初对秘书说:“我们共产党的章法决不能想蒋介石他们一样搞裙带关系,一人当了官,沾亲带故的都可以升官发财。如果那样下去,就会脱离群众,就会和蒋介石一样早晚要垮台的。”毛泽东说话一向很灵,江泽民这样搞,新华网也急了,中共是不是真要垮台了?

   江青有句名言:“我是毛主席一条狗,让我咬谁就咬谁。”对纪委而言,它是党委一条狗,叫它咋咬就咋咬。新华网对纪委的职能,应该比我清楚,纪委只是执行机关,并没有决策权,新华网一味指责纪委,实在是有难言之瘾。

   2003年8月29日于山东

源自《议报》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