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建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建平文集]->[呼唤民主,从法律入手,从人权开始]
李建平文集
·八九年前后旧诗一束
·所有这些都非天灾而是人祸
·美国应当接受吴作栋总理的提议
·珍视胡、温的民主化倾向
·中国不要脸了江主席放心了
·黄琦有罪 天经地义
·少用公民权力
·张文康会不会是第二个丁关根
·香港回归和二十三条
·坚定是反对二十三条最好的办法
·荒唐校规的一点思考
·香港的自由繁荣与二十三条
·香港不死董公不走
·上海什么事都敢出,出什么事都没事
·要领导公开家庭财产这是要中共的命
·只有狗才只要主人不要父母和兄弟姐妹
·与世俱进“爱国”谎言将人变成狗
·上海帮齐聚北戴河 中共惊现两中央
·八月二日北戴河会议无仪有鬼
·北戴河暗流涌动 中南海镇定自若
·新闻自由,这是中共的死穴
·强奸不成,意淫也行
·揭穿谎言的死亡
·新华社暗劝曾庆红 学曹操挥鞭碣石掀狂
·《解放军报》恶心谁呢?
·杀人者为何为被杀者平反?昔日的英雄为何在消失?
·新华网的难言之瘾
·安徽警察恶如天,当街打死报案人
·上海滩黑白颠倒,上海帮何信之有?
·警察为啥敢杀人?
·“中朝边境陈兵十万” 孔泉轻松调侃为哪般?
·江公可以休矣
·谁更可怜?谁更该反思?
·旧党章里有文章,胡温突围上海帮
·李长春公开为新闻造假开路
·团结上海帮 打掉江泽民
·恢复民主,恢复体制,就是当前最大的政治
·吴官正不喊口号又能干什么呢?
·虽然神五冲天,还是中共面子为先
·曾庆红公开宣战,上海帮步步紧逼
·江绵恒掌管中国,是江泽民对中国对人类最大贡献
·知耻的北京,无耻的上海
·杜导斌不做傻子,又不做哑巴,哪来的安全?
·关注导斌,关注中国的民主未来
·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爱滋大国
·三个代表显威风 教育贪官出成效
·真正的变态
·杀人的教授
·与时俱进,首先俱进的应该是民主和人性
·皇帝党纵横天下,与时俱进是梦想万寿无疆
·江泽民笼罩基本法,中国宪法罩不住江泽民
·特区政府成了中南海 六四会不会在港重演?
·人大针对香港内政释法 就是架空《基本法》
·捍卫民主,不忘建利
·李肇星的逻辑:人类的祖先是猴子,我们就应该像猴子一样生活
·十六大后的重重迷雾,江泽民赤膊上阵露谜底
·中共用宪法约束港人的言行
·无耻!扼杀人性的判决
·中共体制出现危机,人民网疾呼:“宪政的阻力在哪里?”
·中共自取其辱,杨建利案为假货泛滥的中共又添笑料
·记住“六四”,就是让人类知道专制的可怕,民主的可贵
·婊子何以成国家?
·热爱母亲
·上海滩挑战中央 官商勾结叫向党靠拢
·中南海风云密布, 江泽民临终托孤
·人民网、新华网献给中共的寿礼
·中共的幽默
·江泽民点燃战火 四中全会大战在即
·中国最大的国情,最大的特色,就是一党专政
·曾庆红力不从心 江泽民终于示弱
·曹刚川弃江拥胡的背后
·公仆满足于农民饿不死,新华社“怜悯”贪污犯
·上海帮又聚北戴河 第二中央要灭亡
·江泽民连死去的邓小平也不放过
·纪念邓小平就是告诫江泽民
·胡锦涛、李长春眼里的邓小平理论
·当掉裤子为魔女
·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的几个看点
·弃江才能为公,民主才能为民
·预防江泽民从前门出去,后门进来
·对胡锦涛现局的研判
·中共专制新论据:普京说中药真好!
·感谢中国为世界外交舞台培养了一个有药用价值的外长
·执政是真,为民是假
·胡锦涛能否抵挡“左”的诱惑
·吴官正的牛皮
·贪官应该感谢谁
·手掌
·拘捕师涛是摔向胡温的又一记耳光
·生命如树
·赵公走了,富强胡同仍在
·赵紫阳先生逝世,中共本性的又一次暴露
·欺骗横扫中国,风骚独领央视
·毛泽东与赵紫阳
·再论毛泽东和赵紫阳
·214位矿工的死亡震动不了中国
·就“和谐”二字请教胡锦涛
·“盛世中国”的人为灾难
·反专制才能更好地反恐怖
·被中国教育所抛弃的农民
·《反分裂法》, 替胡锦涛承担决策责任的安抚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呼唤民主,从法律入手,从人权开始

   

   杨建利博士被捕已经三周年了,三年来杨建利博士为之献身的民主事业,并没有在中国取得任何进展,世界在前进,而中国却在倒退,日益恶化的人权状况无时无刻都在提醒我们,中国民主运动的出路在哪里?这是一切热爱自由的人们首先应该检讨和思索的问题,这也是自由世界必须倍加关注的问题。

   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游离于民主之外,对中国,对世界都不是好事。中国的经济势力越强,影响越大,只能增加中国对抗自由世界的能力,并不能保证中国走向民主,走向法制。这是民主国家必须正视的现实。

   可惜的是,就是16年前发生在天安门广场那场史无前例的血腥大屠杀,并没有给专制统治下的人民以足够的认识,也没有给国际社会以足够的警惕,德、法两国领导人力主欧盟取消武器禁运,就是国际社会对中共缺少警惕的自然反应。对于国际社会出现的这种现象,特别是针对德、法两国的功利主义外交,海内外人士也没有表现出足够的愤怒和谴责。海内外人士对这个事件反应的力度,足以证明我们自身对这个事件就缺乏足够的重视。

   欧盟取消武器禁运对六四大屠杀意味着什么?六四大屠杀对海内外民运人士意味着什么?没有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事件,海外的许多民运组织都不可能存在,从某种意义上说,天安门事件是海外的绝大多数民运组织的政治基础,欧盟如果取消武器禁运,至少在政治层面上表明六四大屠杀已经被遗忘。欧盟取消对华军售禁令,这是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天安门大屠杀的认可和放纵,至少在政治上这是给中国政府具有象征意义的平反,在如此严重的问题上海内外民运人士没有形成合力,表现出强烈的反应是不应该的。

   在中国推广民主,需要的是耐心、团结和协作,不幸的是,就是在中国的人权状况出现倒退的时候,就是在德、法两国领导人力主欧盟取消武器禁运的社会,在海外的民权组织--“中国人权”却出现更大的倒退,这不能不叫人愤怒和寒心。我不想在这里过分地讨论这个问题,我只是想说,民主是一种制度,更是一种力量,搞民主应该有海纳百川的气度,团结、协调十分重要。民主制度之所以受欢迎,就是因为能够团结一切力量,维护全体公民的利益。因此希望“中国人权”的领导人能够从中国的民主未来出发,抛弃个人“恩怨”,多考虑一下大局。

   在中国推广民主,我们面临的问题可能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复杂,都要严重;我们要走的路可能要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漫长,都要残酷,对于中国的这种现实我们应该有足够的认识。由于中国自身的这种现实,对海内外的民主人士而言,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能否早日实现,更依赖于外部的力量,更依赖于民主自由世界对民主自由理念的推广。因此,一切民主力量,不管是海内还是海外,都应该把我们工作的重点转移到对国际社会的呼吁和影响上,从法律入手,从人权开始,依靠法律,呼唤人权,占据舆论和道德的制高点,争取国际社会最大的同情和支持;一切民主国家,包括联合国都应该成为我们努力争取的对象。

   在现阶段,推广民主,首先应该从不忘六四开始,推广民主,首先应该从谴责德、法两国功利主义外交开始,我们不怕重复,我们就怕遗忘。

   在拒绝遗忘的同时,我们也要学会总结。

   六四大屠杀的血腥事实告诉我们,争取民主也应该讲究成本,讲究代价,讲究效果;不计成本,不计代价,这不是在争取民主,这是在糟蹋生命,这是在损害民主,这更是在耽误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正如郭罗基所言:“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事件,在客观上,它的历史作用是消极的”。“天安门事件得到流血的结果,从政府方面来说,快意得逞,宣布‘平息反革命暴乱’的胜利;从人民方面来说,饮恨广场,不得不忍痛接受民主运动的失败。”“美国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以‘民权法案’和‘选举权法案’的通过告终。运动达到了预期的目的,所以说它胜利了。中国一九八九年的运动,以反对腐败、争取民主为目的。运动的参加者为此而付出流血牺牲的代价。但,一九八九年之後的中国比之前更腐败、更不民主了。事件的结果与预期的目的完全相反,有什么理由说它不是失败?”

   对于郭罗基对天安门事件的评述,我们无需争论他的对错,但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那就是争取民主也应该讲究成本,讲究代价,讲究效果;因此,为了中国民主事业的美好未来,为了更好地推广民主,我们应该学会总结,也必须学会总结。

   鉴于六四的教训和中国的现实,我们应该更多的依靠法律来推动中国的民主进步。

   任不寐先生“中国网络大选”的倡议,对我们“探索海外与本土相结合的新路”,提供了一些启示。没有人权便没有民主,追求人权就是追求民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帮助中国公民实现人权,这不是一种妥协,这是基于中国现实的一种战略姿态。依靠法律,追求人权更容易占据舆论和道德的制高点,更容易获得国际社会的同情和认可。自由、平等、民主都是人权的引申,要求大选,实际上是要求人权,要求人权实际上是要求民主。由于中国民主人权理念长时间的缺失,在中国追求人权,追求民主,更需要恰当的手段,更需要依靠法律,特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公民主张自己的人权,主张自己的民主权力,对抗政府的违法行为,依靠的首先应该是法律。国家、法律不是政府的专利,更不是政府的私有财产,政府更应该维护国家利益,政府更应该遵守国家法律,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也应该是国家利益的最终受益者和维护者。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这是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力。

   人权是中共政权最虚弱的地方,也是招致国际社会谴责最多的地方,因此海外人士应该充分团结协调起来,在中国民主进步的旗帜下面,从人权入手,发动国际社会更多地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对本土人士而言,法律是他们唯一可以依靠的力量,依靠法律,积极维权,依靠法律,对抗政府的违法行为,这也是在中国本土推广民主一种比较现实可行的办法。

   不管本土还是海外,都应该利用各自的优势互相支持,要把国内的维权变成国际社会谴责中共的社会资源。推广民主,要依靠法律,不管是国际法,还是国内法律,海外从人权入手,国内从维权开始。

   由于中国的现实和残酷,中国的民主之路,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要漫长,但都不能动摇我们追求民主的决心和信念。

   2005年4月21日于山东

原载《议报》第195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