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建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建平文集]->[“盛世中国”的人为灾难]
李建平文集
·香港回归和二十三条
·坚定是反对二十三条最好的办法
·荒唐校规的一点思考
·香港的自由繁荣与二十三条
·香港不死董公不走
·上海什么事都敢出,出什么事都没事
·要领导公开家庭财产这是要中共的命
·只有狗才只要主人不要父母和兄弟姐妹
·与世俱进“爱国”谎言将人变成狗
·上海帮齐聚北戴河 中共惊现两中央
·八月二日北戴河会议无仪有鬼
·北戴河暗流涌动 中南海镇定自若
·新闻自由,这是中共的死穴
·强奸不成,意淫也行
·揭穿谎言的死亡
·新华社暗劝曾庆红 学曹操挥鞭碣石掀狂
·《解放军报》恶心谁呢?
·杀人者为何为被杀者平反?昔日的英雄为何在消失?
·新华网的难言之瘾
·安徽警察恶如天,当街打死报案人
·上海滩黑白颠倒,上海帮何信之有?
·警察为啥敢杀人?
·“中朝边境陈兵十万” 孔泉轻松调侃为哪般?
·江公可以休矣
·谁更可怜?谁更该反思?
·旧党章里有文章,胡温突围上海帮
·李长春公开为新闻造假开路
·团结上海帮 打掉江泽民
·恢复民主,恢复体制,就是当前最大的政治
·吴官正不喊口号又能干什么呢?
·虽然神五冲天,还是中共面子为先
·曾庆红公开宣战,上海帮步步紧逼
·江绵恒掌管中国,是江泽民对中国对人类最大贡献
·知耻的北京,无耻的上海
·杜导斌不做傻子,又不做哑巴,哪来的安全?
·关注导斌,关注中国的民主未来
·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爱滋大国
·三个代表显威风 教育贪官出成效
·真正的变态
·杀人的教授
·与时俱进,首先俱进的应该是民主和人性
·皇帝党纵横天下,与时俱进是梦想万寿无疆
·江泽民笼罩基本法,中国宪法罩不住江泽民
·特区政府成了中南海 六四会不会在港重演?
·人大针对香港内政释法 就是架空《基本法》
·捍卫民主,不忘建利
·李肇星的逻辑:人类的祖先是猴子,我们就应该像猴子一样生活
·十六大后的重重迷雾,江泽民赤膊上阵露谜底
·中共用宪法约束港人的言行
·无耻!扼杀人性的判决
·中共体制出现危机,人民网疾呼:“宪政的阻力在哪里?”
·中共自取其辱,杨建利案为假货泛滥的中共又添笑料
·记住“六四”,就是让人类知道专制的可怕,民主的可贵
·婊子何以成国家?
·热爱母亲
·上海滩挑战中央 官商勾结叫向党靠拢
·中南海风云密布, 江泽民临终托孤
·人民网、新华网献给中共的寿礼
·中共的幽默
·江泽民点燃战火 四中全会大战在即
·中国最大的国情,最大的特色,就是一党专政
·曾庆红力不从心 江泽民终于示弱
·曹刚川弃江拥胡的背后
·公仆满足于农民饿不死,新华社“怜悯”贪污犯
·上海帮又聚北戴河 第二中央要灭亡
·江泽民连死去的邓小平也不放过
·纪念邓小平就是告诫江泽民
·胡锦涛、李长春眼里的邓小平理论
·当掉裤子为魔女
·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的几个看点
·弃江才能为公,民主才能为民
·预防江泽民从前门出去,后门进来
·对胡锦涛现局的研判
·中共专制新论据:普京说中药真好!
·感谢中国为世界外交舞台培养了一个有药用价值的外长
·执政是真,为民是假
·胡锦涛能否抵挡“左”的诱惑
·吴官正的牛皮
·贪官应该感谢谁
·手掌
·拘捕师涛是摔向胡温的又一记耳光
·生命如树
·赵公走了,富强胡同仍在
·赵紫阳先生逝世,中共本性的又一次暴露
·欺骗横扫中国,风骚独领央视
·毛泽东与赵紫阳
·再论毛泽东和赵紫阳
·214位矿工的死亡震动不了中国
·就“和谐”二字请教胡锦涛
·“盛世中国”的人为灾难
·反专制才能更好地反恐怖
·被中国教育所抛弃的农民
·《反分裂法》, 替胡锦涛承担决策责任的安抚法
·香港特别行政区“特”在哪里?
·“把冤案办成铁案”的吃人体系
·上海地产风暴能否引动上海政治“风暴”?
·中国的监狱如何“折磨”犯人
·请全国人大审议“网络大选”倡议
·和欧盟领袖谈中国人权“变化”
·呼唤民主,从法律入手,从人权开始
·中共的阴阳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盛世中国”的人为灾难

——《义务教育法》与中国的教育现状

   当“盛世中国”的牛皮吹的震天响的时候,“盛世中国”的子民们却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越来越多的工人、农民却无力供养自己的子女接受教育了,这难道就是“盛世中国”送给人民的礼物?《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已经实施十九年了,经济发展了,国家富强了,越来越多的人却无力读书了,这难道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必然成果?倡导“和谐社会”的两会结束了,教育问题 却令“盛世中国”尴尬万分,这难道就是“和谐社会”所谓的“和谐”?

   两会期间,两会代表也顾不得“和谐”不“和谐”,不得不对“盛世中国”的教育问题表示关注,教育不公受到越来越多的两会代表的围攻,教育问题不得不成为“盛世中国”所面临的大问题。《中国改革报》3月11日报道,在杭州一所中学担任校长的人大代表任继长表示,人大常委2004年对义务教育实施进行检查,各地反映最强烈的就是教育经费投入不足,尤其农村中小学经费严重不足。 政协委员徐德骁指出,现在教育界出现很多问题,比如学校收费等有关腐败的问题。但是徐德骁认为,中国教育领域面临的困难主要还是因为国家投入的经费不足。 徐德骁说:“我今天车上听到好多成员说,他们了解你投票最不满意的部门,教育厅是最大的部门,对教育系统国家的投入不足,所以现在对教育战线的意见比较大。” 吴祖强说:“特别糟糕的是农村,连义务教育这个国家承受的这个,对国民应该是负责到底保证要完成的这个,现在都漏洞很多。有些农民的子弟很穷很苦,学上不起,这种事很多。但是义务教育绝对应该是国家完全负担的。”吴祖强认为,现在国家对教育投入的经费还是偏低,希望政府能够拿出国民生产总值的4%投入到教育中,但是目前还是停留在3%左右。他还表示,经费对提高教育是很重要的因素,尤其对农村和偏远地区,农民子女的升学率和教育程度都需要关注。

   针对两会代表关注的教育现状,3月13日 新华网声东击西地说道:“12年义务教育”,在今年的两会上,这一概念多次被代表委员提起,有的代表甚至写出数千字的议案,呼吁国家将“12年义务教育”作为教育新目标。9年还是12年?中国的义务教育能否延长3年?这一关系千家万户的教育话题,成为会内外 关注的一个热点。

   现实紧迫的问题,被一个未来的问题所取代,这难道就是政府的态度?“9年义务教育”,政府的法定义务,国家都“无法”做好,我们还奢求什么“12年义务教育”?

   一九八六年四月由全国人大通过并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九年制义务教育法》明文规定,“国家对接受义务教育的学生免收学费”。为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上学读书的学费“埋单”,从一九八六年七月一日起 就已经是中国政府的法定义务了。面对着政府的法定义务,我们的政府做了什么?难道中国政府真的无力承担这一法定义务?

   中国政府对教育的投入严重不足,十几年来一直是“盛世中国”所面临的问题,公共教育经费不到GDP总量的3%,“盛世中国”的公共教育经费世界最低,这已经是人所共知的事实。2003年,联合国人权调查员托马谢夫斯基对中国在教育领域进行了近二个星期的考察。她表示,中国几乎属于世界上对公共教育投入最少的国家。中国每年的教育投入只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二,远远低于联合国建议的百分之六的标准。她说,中国政府只承担了学校开支的53%,其余的费用则转嫁到学生头上。2003年美国《华盛顿邮报》报导,联合国人权调查员托马谢夫斯基接受了媒体采访,当被问及中国政府在教育政策上有没有值得骄傲的地方时,托马谢夫斯基的回答是:“没有”。她说,中国对教育的投资比例几乎比任何一个实行义务教育政策的国家都低;即使是非洲的穷国乌干达,在确保人民受教育权利方面都比中国做得好。联合国人权调查员托马谢夫斯基还提到,中国虽然是一系列国际人权标准协议的签署国,但是,她这次考察期间会晤的一些中国官员,没有一个人对国际人权协议规定的中国的基本责任有很好的理解。

   面对联合国的批评,面对中国的《义务教育法》和中国的教育现状,号称强大的中国, 号称“盛世”的中国,在教育方面的投入竟然不及乌干达,这是为什么?中国在发展,在强大,我们的教育投入为什么在减少?广大中下层居民节衣缩食都不能供养一个大学生,这说明了什么?这么一个强大的中国,为什么在教育问题上招致联合国的批评?

   要回答这些问题,不能不提到江泽民的“教育产业化”。长期以来,一直为中国人所痛诟“盛世中国” 推行的教育产业化政策,实质就是在抗拒《中华人民共和国九年制义务教育法》所规定的法定义务,更是在为教育部门搜刮民财提供政策支持。怪不得中国政府“无力”承担这一法定义务?怪不得中国政府只承担了学校开支的53%?原来剩下47%已经选好解决的办法。

   面对着中国政府无力承担的法定义务,面对着《教育法》规定教育投入不得低于国民生产总值的6%,这张空头支票,军费却在不断暴涨,2001、2002、2003年,中国军费就连续暴涨了17.7%、17.6%、和9.6%,军费开支达到国民生产总值的1.6%,这还是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而实际数据,恐怕要为了“盛世中国”的“和谐”,永远要成为“盛世中国”的秘密。

   秘密之下,我们仍然无法忘记“盛世中国”的现实,据苹果日报报道,政府承认全国目前有2700万儿童失学,占适龄儿童一成左右;该报接着指出,据不完全统计,如果加上不在统计之列的城市民工子女、超生小孩及统计时的误差等,失学人数估计高达5000万。两会期间,据新华网报道,高校学费沉重 1个农民干13年才能供养1个大学生 ;占中国人口60%以上的农村只获教育投资的23%;7个农民不吃不喝才能供养一个大学生;送子女上学反而导致家庭贫困,这几天成为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人大代表们声讨的对象,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曹伯纯在广西代表团讨论会上发言时说:“以前我们在贫困地区调研时,发现困难群众往往是因为自然条件恶劣,难以发展生产而贫困;现在不少农民家庭却是因为送子女上学而贫困。” 他警告说:“要构建和谐社会,解决教育不公平的问题拖不得、也拖不起。”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党校教授王瑞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现在九年义务教育要求,农村辍学率要求不到3%,但根据他的调查,现在真实的辍学率已经达到7%。王瑞璞说:“好多农民已经是脱贫了,但是一旦一个孩子考上了中学,特别是上了大学,基本上又重新返贫。”

   中国教育所面临的问题,两会的代表如何能够说尽。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张玉林在他的《2004中国教育不平等蓝皮书》中披露,“1999年中国有1021个县的小学生人均‘公用经费’不到10元人民币(下同),与北京市的757.6元和上海市的747.4元形成强烈反差,几乎到了“什么都不能干的地步”。“中国最著名的乡党委书记”,说“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李昌平在一次访谈中说:“现在农村教育的情况有的比二十多年前还不如!他自己是70年代后期上的中学,当时贫下中农管学校,收费很低,一年只收两块钱,虽然农民很穷,还能供孩子念书。当时老师的责任心强,和学生的关系也比现在好。现在农村孩子上小学一年500元,上初中 1000元,上高中好几千,农民收入那么低,已经上不起学了!”

   这就是“盛世中国”。这就是中国的农民。这就是中国的教育。

   正如陈劲松在《中国教育开支,不及乌干达》一文中所质疑的:“《教育法》,规定全国教育开支不得低于国民生产总值的6%,然而却是一张空头支票,多年来,全国实际教育开支一直徘徊在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左右,所谓《教育法》,形同虚设。这种大话连篇和自食其言的做法,正是立法者无法、执法者违法的一个典型例子,象征中国人治的灾难。”

   义务教育并不“义务”,高额的书本费杂费,以及各个学校自创的众多莫名其妙的收费,将大批贫困家庭的孩子挡在了“义务教育”的门槛之外。2005年03月01日 中青论坛在《教育,如何面对中国农民?》一文中 也针对中国教育现状厉声质疑:“ 哪一国的政府会这样办教育?!哪一国公民竟连自己的教育经费都不清楚?!“作为中国人,我有种羞愧感,我感到羞耻!翻开报纸,打开电视,眼前是一片繁荣,中国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发展奇迹,但是为何还有那么多适龄儿童没有学校可上?以今天的中国国力难道不能使中国的每个孩子有学可上?难道盖不起小学校,使每个孩子都有课桌、有免费书本吗?! ”

   作为中国人,尚且感到羞愧,感到羞耻!中国政府应该感到什么?

   一边唱着九年制义务教育的高调,一边却执行着“教育产业化”的伟大国策。 面对号称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我不知道应该称呼他们是商人,还是企业家?在中国大大小小的校园里,号称祖国未来的孩子们,却不得不天天面对巧立名目的收费和花样翻新的创收,从一张稿纸到一身校服,无不渗透着“人类灵魂工程师”特殊的心血和关心,他们的心血不是在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的贯彻实施呕心沥血,他们的关心不是关心孩子的学习和成长,而是在期待每一张稿纸每一身校服能给他们带来多大的效益,他们的关心是在憧憬每一个孩子能为他们积累多少财富;学校变成了工厂,教师变成了商人,考试成绩的一分、两分都可能为学校,为教师或者是学校创造几千甚至几万的财富,择校已经成为为一个无法探悉的“黑洞”,巨额择校费、赞助费也不知花到了哪里?学校的门槛越来越高,金钱也终于和分数拉起手来,共同敲诈“祖国的花朵”,校长也名副其实的成了财大气粗的企业家,面对着一个个工厂,一批批的企业家,教育部也理所当然的成了“无烟工业部”,教育部长也当仁不让的成为了“无烟工业部”的部长。

   面对着这方兴未艾的朝阳产业,我不知道中国还有没有比这更赚钱的地方?政府公共预算只占教育总经费的53%,剩下的47%理所当然 则要求家长或其他来源去填补,这不是犯罪又是什么?升学成绩的一分就可以拿走一个普通居民一年甚至一生的积蓄,这不是掠夺又是什么?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已经实施十九年了,《教育法》都无法解决的教育问题,这不能不和中国的宪法都无法解决的人权问题一样,成为“盛世中国”一场人为的灾难。

原载《议报》第190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