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亚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李亚东文集]->[读书之旅:谁是现代的所罗门]
李亚东文集
·李亚东简历
·【李亚东文集】目录
·心殇
·不读“王小波”
·“是真虎乃有风”──读“学者追忆丛书”:《追忆蔡元培》
·为无权势者立命
·为什么批评顾炎武
·只有爱国是不够的
·饥饿者与绝食者的人权
·世纪末的“义和团情绪”
·一项留下遗憾的研究成果——评《中国文学研究现代化进程》
·道教——中国的长生不老药
·人文精神——当代争论备忘录
·自大者小——从历史的后台打量李敖
·重建精神生态——一个人文学者关于环境问题的笔记
·“社会性或者死亡”——致原《书屋》编辑周实、王平的信
·智慧的痛苦或面对权力话语的眩惑——从一篇文章质疑王力雄兼及“李慎之的无解之问”
·关于“高尔泰美学”专题的通信
·《自杀的文人》序
·花开并蒂非连枝
·致刘宗迪的信
·致蔡××书
·屁娃
·真爱似绳
·为孩子取名
·《读书》及世纪末的考古倾向
·随笔:不思不想的年代
·随笔:走样的宽容
·随笔:妄说者有权
·随笔:“时代”走来
·随笔:不是批评小燕子
·随笔:“血浓于水”中的骨头
·随笔:说不声声里,懵懂又一年
·随笔:无梦最好
·随笔:酒后宜文
·随笔:梦之温柔
·随笔:仲夏之午梦
·随笔:又过了一日
·随笔:人天之隔,两个梦
·随笔:昨 天
·读书之旅:感念书评
·读书之旅:失乐园的故事
·读书之旅:提起关里爷
·读书之旅:重读鲁迅
·读书之旅:愧为宝二爷
·读书之旅:澄清韩非
·读书之旅:当一回看客
·读书之旅:余英时揭发郭沫若攘窃案
·读书之旅:法西斯这只三脚兽
·读书之旅:“历史要重写的”——读《顾准日记》
·读书之旅:深切了解储安平
·读书之旅:瞩望爱因斯坦
·读书之旅:故乡可在长安
·读书之旅:人生的归宿是在路上
·读书之旅:超越苏霍姆林斯基──读李镇西《爱心与教育》
·读书之旅:今天的孩子和我们
·读书之旅:读《傅雷家书》
·读书之旅:用鼠标敲击历史
·读书之旅:燕子归来识旧盟
·读书之旅:老漫画粉墨登场
·读书之旅:海外归来好说梦
·读书之旅:从作坊到书斋 ——读《人文艺术》(第二辑)
·读书之旅:买套“藏书”回家
·读书之旅:山形依旧枕寒流
·读书之旅:丧钟为谁而鸣?
·读书之旅:交锋时,请留心陷阱
·读书之旅:讲“道德”的经济学家
·读书之旅:谁是现代的所罗门
·读书之旅:美国怎样学走路?
·读书之旅:在别处的田园
·读书之旅:我看《情人》
·读书之旅:读书态度
·今天,怎样唱一曲乡愁的歌?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书之旅:谁是现代的所罗门

   
   
   生态问题很具体、很普通,却显得具有专业性。人们根据切身体验,感觉到“梭罗的森林,马克•吐温的河流,以及梅里维尔的海洋现在都正在受着攻击”。但在这个核弹、烟尘、污水的世界,要想更深入地认识环境,对污染的科学背景有所理解,就不能不求助专家了。
   读美国生态学名著《封闭的循环》一书,对我意味着学习新的东西。该书的立意非常显豁:二战后,美国和其他工业化国家出现环境问题,根源在于技术发生了巨大的变革。新技术在为人类带来巨大利润的同时,也严格地污染了自身栖息的环境,并使生产体系空前受损。技术在经济上有功,在生态上造了孽。成本、代价未免太大,以至著者巴里•康芒纳博士不无刻薄地发出讥讽:“在大众的印象里,技术专家们被看是现代的魔术师,一种科学的魔术师。但是现在看来,他是一个比魔术师的徒弟还差的魔术师。”
   值得论及的是,现代技术除生态上失败以外,还存在一个它在科学基础上的相应失败。这就是还原论思想。本来,生活是浑然一体的,无须、也不会包括在一个或几个专门学科中。那些触及人类生活的具体问题,很难如数进入大学图书目录有条不紊的分类之中。可惜“还原论趋向于使各种科学学科彼此孤立,并使所有的学科孤立于整个世界之外。”偏见阻碍了基础科学正视人类面临的诸多困扰。加上科学家由于太看重“意识的独立性”,总不免导向专业壁垒、专业矜持,于是他们对看来是“与已无关”的问题自觉规避。难怪,最后“科学变得太脱离这个世界的实际问题,而且不能很好地懂得这个世界所遭受到的威胁。”环境危机只不过其中显著的一例。

   于是问题提出来:一边是核电站经理出于经济上的考虑,一边是母亲对她孩子健康的考虑,两者间谁有足够的智慧和权威来权衡、拍板?究竟谁是现代的所罗门——专家,还是公众?
   人们对物质实利的热情无可厚非。核电之类确实给人们带来巨大的福利。但那远不是问题的全部。福音的另一面是哀乐。正像康芒纳博士所鞭辟入里地分析的那样:没有什么科学理论能够在某个电力千瓦的数字和某个甲状癌病例数字之间,或者在某个玉米产量的数字与婴儿残疾之间作出指导性的选择。这是价值上的判断,它们并不取决于科学理论,而取决于我们赋予经济优越性和人类生活之上的价值。总之,这是道德的、社会和政治正义的问题。“在一个民主国家里,它们的决定权不在专家们手里,而是在人民和他们所选举出来的代表手中。”
   强调“公共的裁判”,尚有一层相当重要的原因,即:公众事实上在为污染“付帐”。只不过长期以来,人们由于无知而毫无怨言地容忍了。举个例子:一个城市里,火力发电厂不仅生产电力,现时大量生产着不如人意的东西:烟和煤烟、硫和氮的氧化物、二氧化碳以及各种各样的有机化合物等。“当一个发电站附近的工人,发现他们的洗衣费因为这个工厂烟囱排出的煤烟而增加了的时候,他们的工资也因而就下降了”。我们知道,公众支付的何止金钱。……
   无疑,环境危机是人类的生存危机。为了生存下去,公众必须行动起来。当然就操作而言,应追求在专家、公众之间建立起良好的伙伴关系:一方面,公众向专家请教,可以使自己知道更多的东西;另一方面,专家也应主动跨越专业壁垒,向社会公众敞开胸怀。但是,如一旦发生冲突,则“社会公正与牺牲之争的平衡应由每一个公民来判断,而不是把它们留给专家们”。这是一个原则立场。《封闭的循环》进一步提出:“如果我们要生存,就必须用生态学的思想来指导经济和政治事务。”我觉得,此语含义颇深,值得一再吟味。
   
    1998年10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