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亚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李亚东文集]->[读书之旅:愧为宝二爷]
李亚东文集
·李亚东简历
·【李亚东文集】目录
·心殇
·不读“王小波”
·“是真虎乃有风”──读“学者追忆丛书”:《追忆蔡元培》
·为无权势者立命
·为什么批评顾炎武
·只有爱国是不够的
·饥饿者与绝食者的人权
·世纪末的“义和团情绪”
·一项留下遗憾的研究成果——评《中国文学研究现代化进程》
·道教——中国的长生不老药
·人文精神——当代争论备忘录
·自大者小——从历史的后台打量李敖
·重建精神生态——一个人文学者关于环境问题的笔记
·“社会性或者死亡”——致原《书屋》编辑周实、王平的信
·智慧的痛苦或面对权力话语的眩惑——从一篇文章质疑王力雄兼及“李慎之的无解之问”
·关于“高尔泰美学”专题的通信
·《自杀的文人》序
·花开并蒂非连枝
·致刘宗迪的信
·致蔡××书
·屁娃
·真爱似绳
·为孩子取名
·《读书》及世纪末的考古倾向
·随笔:不思不想的年代
·随笔:走样的宽容
·随笔:妄说者有权
·随笔:“时代”走来
·随笔:不是批评小燕子
·随笔:“血浓于水”中的骨头
·随笔:说不声声里,懵懂又一年
·随笔:无梦最好
·随笔:酒后宜文
·随笔:梦之温柔
·随笔:仲夏之午梦
·随笔:又过了一日
·随笔:人天之隔,两个梦
·随笔:昨 天
·读书之旅:感念书评
·读书之旅:失乐园的故事
·读书之旅:提起关里爷
·读书之旅:重读鲁迅
·读书之旅:愧为宝二爷
·读书之旅:澄清韩非
·读书之旅:当一回看客
·读书之旅:余英时揭发郭沫若攘窃案
·读书之旅:法西斯这只三脚兽
·读书之旅:“历史要重写的”——读《顾准日记》
·读书之旅:深切了解储安平
·读书之旅:瞩望爱因斯坦
·读书之旅:故乡可在长安
·读书之旅:人生的归宿是在路上
·读书之旅:超越苏霍姆林斯基──读李镇西《爱心与教育》
·读书之旅:今天的孩子和我们
·读书之旅:读《傅雷家书》
·读书之旅:用鼠标敲击历史
·读书之旅:燕子归来识旧盟
·读书之旅:老漫画粉墨登场
·读书之旅:海外归来好说梦
·读书之旅:从作坊到书斋 ——读《人文艺术》(第二辑)
·读书之旅:买套“藏书”回家
·读书之旅:山形依旧枕寒流
·读书之旅:丧钟为谁而鸣?
·读书之旅:交锋时,请留心陷阱
·读书之旅:讲“道德”的经济学家
·读书之旅:谁是现代的所罗门
·读书之旅:美国怎样学走路?
·读书之旅:在别处的田园
·读书之旅:我看《情人》
·读书之旅:读书态度
·今天,怎样唱一曲乡愁的歌?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书之旅:愧为宝二爷

   
   
   过去了半个多世纪,那位著名绍兴老头说过的话犹不时在我的耳边响起,他说:“中国人看小说,不能用赏鉴的态度去欣赏它,却自己钻入书中,硬去充一个其中的脚色。所以青年看《红楼梦》,便以宝玉、黛玉自居。……”
   用不着特别的惭愧,本人就曾充任过类似的脚色。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思忖自己到底哪方面不及宝玉?他长相好,我自然比不上。除此以外,诗才我也难及。……但想来想去,好象最大的缺陷是“不及”他会投胎。“人人皆以宝玉为痴,就不知世人比宝玉更痴”,想来象我这样的人很多吧?这几日专情林妹妹,过几天“重评”宝姐姐,真真“妙处难与君说”。
   其实,我哪里真正领会宝玉?!比如,宝玉有“情极之毒”,我可有?联系这一点,是受了脂砚斋的点拨。脂,最早的红学权威,曾入情入理地分析:“宝玉之情,今古无人可比固矣。然宝玉有情极之毒,亦世人莫忍为者,看此书后半部,则洞然矣。……若他人得宝钗之妻,麝月之婢,岂能弃而为僧哉?”—— “此是宝玉大智慧、大力量处,别个不能,我也不能”; 脂砚斋因此宣称:“余谓石头记不得与俗人读。”

   谁愿意承认自己“俗人”?不过,阅读了被推为“脂评之渊薮、红学之宝藏”( 冯其庸语)的法籍学者陈庆浩编著《新编石头记脂砚斋评语辑校》(中国友谊出版公司)一书,确实产生类似宝玉初见秦钟时的感受:“比下去了”。
   一则,觉得自己先前的垂涎大观园美景,跟可怜的贾瑞醉心“风月宝鉴”别无二致。“王熙凤毒设相思局”一回,交代一位跛足道人来,从褡裢中取出一面镜子来。其时脂批从旁提醒:“凡看书者从此细心体贴,方许你看,否则此书哭矣!”值得注意的是,这节“作者自是笔笔不空,批者亦字字留神”,俯拾皆是,一路指点:“此书表里皆有喻也”;“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此一句力如龙象,意谓正面你方才已自领略了,你也当思想反面才是。”……直到最后,镜内传出哭声:“你们自己以假为真,何苦来烧我”,批书人郑重提醒:“观者记之”。——看来,我以前那种糊涂读法,任怎样的“奇笔奇文”,也只好痛哭!
   二则,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态支配下,我从来有失“细心体贴”。刘姥姥初进大观园“身子如在云端里”,不住声道“你老拔根毛比我们的腰还粗”。《红楼梦》的读者比刘姥姥又如何?说来羞人。对照讲来,黛玉堪为读书人楷模。第三回写她入荣府,“步步留心,时时在意”。特别提到“因见挨炕一溜三张椅子上,也搭着半旧的弹墨椅袱”;“半旧的”旁边脂批:“三字有神。……”第十九回写袭人问宝玉:“你特为这里来,又换新衣裳……”,此处批语:“必有是问。阅此则又笑近小说中家常穿红挂绿绮绣绫罗等语,自谓是富贵语,究竟反是寒酸话。”糟糕!我以前根本没想过:宝二爷也穿旧衣服?!
   感谢脂砚斋的提醒,使我等蠢材对《红》这部“大游戏、大慧悟、大解脱之妙文”理解稍稍深些。当然脂评内容极为丰富,远远不止上述内容;诸如“此书真是哭成的”,“惭愧之言,呜咽如闻”……之类批语所在多是。这不能不使我想起已故吴世昌先生的两句诗:
   “脂评也是多情种,可是前生旧石头?”
   
    (《新编石头记脂砚斋评语辑校(增订本)》 [法国]陈庆浩编著,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987年8月第1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