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亚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李亚东文集]->[随笔:“血浓于水”中的骨头]
李亚东文集
·李亚东简历
·【李亚东文集】目录
·心殇
·不读“王小波”
·“是真虎乃有风”──读“学者追忆丛书”:《追忆蔡元培》
·为无权势者立命
·为什么批评顾炎武
·只有爱国是不够的
·饥饿者与绝食者的人权
·世纪末的“义和团情绪”
·一项留下遗憾的研究成果——评《中国文学研究现代化进程》
·道教——中国的长生不老药
·人文精神——当代争论备忘录
·自大者小——从历史的后台打量李敖
·重建精神生态——一个人文学者关于环境问题的笔记
·“社会性或者死亡”——致原《书屋》编辑周实、王平的信
·智慧的痛苦或面对权力话语的眩惑——从一篇文章质疑王力雄兼及“李慎之的无解之问”
·关于“高尔泰美学”专题的通信
·《自杀的文人》序
·花开并蒂非连枝
·致刘宗迪的信
·致蔡××书
·屁娃
·真爱似绳
·为孩子取名
·《读书》及世纪末的考古倾向
·随笔:不思不想的年代
·随笔:走样的宽容
·随笔:妄说者有权
·随笔:“时代”走来
·随笔:不是批评小燕子
·随笔:“血浓于水”中的骨头
·随笔:说不声声里,懵懂又一年
·随笔:无梦最好
·随笔:酒后宜文
·随笔:梦之温柔
·随笔:仲夏之午梦
·随笔:又过了一日
·随笔:人天之隔,两个梦
·随笔:昨 天
·读书之旅:感念书评
·读书之旅:失乐园的故事
·读书之旅:提起关里爷
·读书之旅:重读鲁迅
·读书之旅:愧为宝二爷
·读书之旅:澄清韩非
·读书之旅:当一回看客
·读书之旅:余英时揭发郭沫若攘窃案
·读书之旅:法西斯这只三脚兽
·读书之旅:“历史要重写的”——读《顾准日记》
·读书之旅:深切了解储安平
·读书之旅:瞩望爱因斯坦
·读书之旅:故乡可在长安
·读书之旅:人生的归宿是在路上
·读书之旅:超越苏霍姆林斯基──读李镇西《爱心与教育》
·读书之旅:今天的孩子和我们
·读书之旅:读《傅雷家书》
·读书之旅:用鼠标敲击历史
·读书之旅:燕子归来识旧盟
·读书之旅:老漫画粉墨登场
·读书之旅:海外归来好说梦
·读书之旅:从作坊到书斋 ——读《人文艺术》(第二辑)
·读书之旅:买套“藏书”回家
·读书之旅:山形依旧枕寒流
·读书之旅:丧钟为谁而鸣?
·读书之旅:交锋时,请留心陷阱
·读书之旅:讲“道德”的经济学家
·读书之旅:谁是现代的所罗门
·读书之旅:美国怎样学走路?
·读书之旅:在别处的田园
·读书之旅:我看《情人》
·读书之旅:读书态度
·今天,怎样唱一曲乡愁的歌?
欢迎在此做广告
随笔:“血浓于水”中的骨头

   
   
   
   “血浓于水”本是一枚亮灿灿的金蛋,我偏要鸡蛋里面找骨头。顾名思义:血,代表生命;水,指洪水猛兽。“造化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类焉得不筑起长城、同仇敌忾?“血浓于水”不啻人定胜天的壮歌、凯歌,这用不着多说。可惜因了四个字总是伴随灾祸一同降临,竟使我条件反射、精神过敏,产生了类似芒刺在背、如鲠在喉的感觉。
    那就一吐为快吧。有些年头了,“血浓于水”的弦歌连年不断,神州大地的水患却依旧频仍。人们饱受着感动和宣传,实际问题却似乎愈加严重。症结在哪里?我想,部分地因为“造化不仁”,更主要的原因在于我们人类获罪于天。20世纪行将结束的时候,人们已经成功地污染了所有的近海海域、大江小河。如果说作为中国人,“伊利湖的水”不劳我们费心,那么身边发生的事无法回避:西湖污染,太湖污染,淮河污染,北运河消失,黄河连年断流……。难怪,国家水利部纽茂生发出警告:目前状况如不纠正,“再过三十年甚至二十年之后,中国人就有可能喝不到纯净的水了”。

    这样讲可能有“煽情”之嫌,那就让我们冷静头脑、问鼎“科学”。统计数字告诉国人,中国水资源出现严重赤字。本来,我国水资源总量占世界第六位,可人均只相当于世界1/4,居第88位;农业年缺水300亿立方米,城市60亿立方米。到2000年中国至少缺水600亿立方米。或许这些依然抽象、遥远,那就说说成都:80年代降水比50年代减少20%,岷江80年代流量比30年代下降18%,枯水期流量则下降30%以上。供应明显减少,需求却在迅速扩大。比如,都江堰灌区1949年前300万亩,而今已达1000万亩。……想想看,上游城市如此,长江下游何以堪!
    这是一件事。同时还有一件事:见诸报端的消息表明,我们血库的存血不多了。有的城市干脆告罄,医院、患者的家属忧心如焚。……看来,“血浓于水”仍旧是严峻的、牢不可破的事实。更是人类必须严防死守的价值。不过有必要提醒:血在水中,水也在血中,构成生命体的主要成分是水。换句说法,在《义务献血法》和《水法》之间,我们有什么道理厚此薄彼、非此即彼?——我这样讲,因为不少人事实上在不自觉“制造”这种摩擦乃至对立:表面上褒扬“血”而贬低“水”,却不曾想到,水既已污染,血也迅即败坏,水荒、血荒联袂翩翩。——有什么事比这更愚蠢?又什么事比这更不公正!其实,“血浓于水”本身早已昭示:水与血具有可比性。
   人啊,悔改吧。古语说,“黄河清,圣人出”。不妨提出,人明之日,水清之时。除非我们的大脑成了化石,明白贫水等于贫血、水祸出于人祸的道理并不太难。鲁迅先生代表了民族魂,他早就发出感叹:“林木伐尽,水泽湮枯,将来的一滴水,将和血液等价”。中国人,不要一味引吭“血浓于水”,改唱《手拉手》可能更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