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竹
[主页]->[百家争鸣]->[刘晓竹]->[共产党为什么不可以从“腐化”到“孵化”?]
刘晓竹
·松江污染:对胡锦涛的七点看法
·请胡锦涛先生少过左瘾
·张左己比胡锦涛有担当
·骂出一个新中国
·胡锦涛不该拿清华小学弟开刀
·中国应对禽流感的三个薄弱环节
·香港与台湾合围北京
·大陆经贸拉台湾 台湾政治推大陆
·哭宾雁
·华容道上的胡锦涛
·胡锦涛应去吊唁王伟亡灵
·对汕尾血案的五点分析
·从汕尾血案看胡锦涛来日无多
·思考汕尾血案的深层原因
·中国何以成为自杀大国?
·打一场和平的人民战争
·RFA: 黑社会将对共产党背后插刀
·流亡是福
·刘晓竹:胡锦涛的头发
·烂出一个新中国
·胡锦涛的最后一张牌
·从文治武功到哼哈二将
·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了?
·鸡年回看胡锦涛
·胡锦涛拜年
·温家宝要走自己的路?
·胡温曾的三驾马车
·从切尼猎禽伤友想到的
·和平转型与三权规范
·阿扁在茶壶里起风波
·对胡锦涛“八荣八耻”四点看法
·评胡、温适应媒体的能力
·为孩子,希望胡说真话、温讲宽容
·胡锦涛左右失凭、进退维谷
·解构主义的共产党
·胡锦涛访美与东方专制
·把土地还给农民
·胡锦涛访美硬体尚可,软件不足
·中国经济安危系于国际金融
·从胡锦涛南巡看信息体制
·从北京迎奥运说面子与里子
·高枕有忧的胡锦涛
·打着左转灯向右转?
·逼近十七大 小胡才露尖尖角
·转型的三条道路
·皇权派与洋务派之争
·海峡两岸的两头驴
·十七大应该改什么?
·胡锦涛对朝政策的三大失误
·胡锦涛的半个君子,半个小人
·胡锦涛与军工联合体
·从邓小平远见到胡锦涛无能
·胡锦涛自我实现的预言
·倒扁与骂胡
·胡锦涛办外交的瓶颈
·愤青与第四个觉醒
·胡锦涛的虚幻权力
·中华民族的基因危机
·给胡锦涛一个支点
·胡锦涛搬起陈良宇砸自己脚
·中国基督化的前景
·乌鸦部落的战争
·假如胡锦涛去朝鲜
·胡锦涛的脱衣舞
·胡锦涛的红茶菌
·从“华皮邓骨”到“胡皮曾骨”
·十七大前的胡锦涛
·胡锦涛的病根
·胡锦涛憋死共产党?
·胡锦涛的外交出击
·大国崛起与胡锦涛入流
·爬满虱子的貂皮大衣
·从圣诞十博士看中国知识分子
·中国社会利益集团化的若干问题
·胡锦涛的“三明治”困境
·狗年苟论胡锦涛
·盖板论定胡锦涛
·时势造狗熊
·别让胡锦涛砸了奥运
·左右联合抗胡,共谋宪政民主
·论中共派系公开化
·瓜熟胡落论转型
·面对历史不磊落,走向未来必龌龊
·在人权与物权之间
·四大金刚斗法十七大
·转型需要敌对势力
·访出一个新中国
·温家宝访日与胡锦涛牌局
·考核胡锦涛的政绩
·假如大象会思考
·胡锦涛少了三根筋,怎么办?
·胡锦涛使用拖刀计,怎么办?
·胡锦涛三心一意保乌纱,怎么办?
·以实际行动迎接十七大
·博出一个新中国
·议一议胡锦涛的不老实
·贪官也可以做贡献
·胡锦涛治水记
·民间维权导致四个变化
·胡锦涛四个坚腚不移
·胡锦涛与中国政治三角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为什么不可以从“腐化”到“孵化”?

   中国文字的一大优势是,中文概念可以拆开来说,多那么一点想象力的空间。比如,英文的腐败(corruption)只是一个词,腐败就是腐败,而中文的腐败则是两个字,一个是“腐”,一个是“败”,可以两说着。换句话说,“腐”并不必然意味着“败”,路子如果对头,“腐”可以导致某种新生,叫做“腐而生”,亦即“腐化”变“孵化”。这在大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历史中司空见惯。葡萄不腐化就没有葡萄酒的味道,人不腐化就没有人的味道。

   美国历史早期的清教徒,是最没有人味的一群人,其心中最大的恐惧是看到别人过得舒适,享受生活。这种反人性的变态,共产党过去也有过。共产党的领导人曾经号召中国人民艰苦朴素,就怕老百姓享有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现在老百姓也明白了,那不过是一种机谋,是蒙老百姓的,无非是为了要保证高官继续享受特权,过好日子而已。那些高官其实比资产阶级还要资产阶级,比如,毛泽东玩女人,盖行宫,可以说穷奢极欲。其实,过去的帝王也穷奢极欲,毛泽东让我看不起的是两条,一是他假招子,当婊子还要立牌坊,不像是个敢做敢当的大丈夫;一是他把自己的独特享受建立在老百姓的普遍清贫的基础上,比汉景帝差太多。

   古人云:食色,性也。古人不反对人们对舒适享受的追求,承认人性的这些需求,但关键是取之有道。人的腐化如果取之有道,就是好的腐化。一个人勤劳致富,取之有道,为什么不能享受他的劳动果实?但是,腐化如果取之无道,就是坏的腐化。一个官员光当官不办事,就是懒惰致富,连“取”都不用,靠拍马屁人的“孝敬”。在我看来,这种无道腐化,比抢银行的还要恶劣,因为抢银行还要付出一点“劳动”,起码去“抢”啊。中国官员连这点“付出”都谈不上,完完全全的一点事都不办。这就是“腐而败”,不是“腐而生”。

   弗洛伊德讲,人的性欲可以升华,连苟且之事也可以转变成艺术与崇高。依此而论,腐化也应该可以升华,转化成一点好的东西。的确,在改革开放的初期,腐化是中国那个锈蚀不转的机器上的润滑剂,有那么一点“腐而生”的味道。然而到今天,共产党的贪官污吏越来越没有长进,如今,他们只有弗洛伊德的腐化,没有弗洛伊德的升华。慈禧太后追求声色犬马,还可以导致京剧艺术的诞生,共产党的贪官污吏追求声色犬马,到头来还是声色犬马,没有“腐”出一点明堂来。或许,共产党最应该反省的不是腐化的存在,而是腐化的素质之低。

   因此,共产党既然腐化,就要实事求是,承认自己腐化,然后,争取提高自身的素质,在腐化里求一点“孵化”。不能再蒙老百姓,硬说自己是廉洁的。中国人笑贫不笑娼,为什么就不能当一个诚实的“婊子”呢?非要立那个极左的牌坊吗?把腐化问题统统摊在阳光下,用法律规范,这就是把坏事变好事,化“腐化”为“孵化”的开始。

   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财富意味着腐化,自由也会导致腐化。自由与财富加在一起,往往意味着物欲横流。我赞成这个“物欲横流”,但反对“物欲纵流”。横流是水平的,从个人到个人,没有那个官本位的差序结构。然而,中国不是这样,中国是“物欲纵流”,是从官府到民间的“上下流动”,亦即是官本位的。因为自由与财富都到当官的那里,老百姓既没有自由,也没有财富。他们想“腐”一点,想“化”一点,可是没有门路。

   如此说来,腐化之作为人性的弱点,也是人性的优点。人类追求舒适,追求享受,追求穷奢极欲,这导致了人类的文明,以及历史的进步。所以,共产党腐化就腐化,只是不要说瞎话,自欺欺人;只要不要心胸狭窄,假充圣人。人间一切坏事都可以变成好事,一切腐化都可以变成“孵化”。中国非烂透了,新的种子才能萌芽。(自由亚洲电台评论 2005-2-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