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竹
[主页]->[百家争鸣]->[刘晓竹]->[流亡是福]
刘晓竹
·中国逃得过极端民族主义这一劫吗?
·中国出了个穷折腾
·打老婆的政府
·天下大势 有分有合
·人权大业 寄希望于中国的“小皇帝”
·和谐不是扯烂污
·沼气革命?还是资产阶级革命?
·共产党与梵蒂冈
·中日纠纷与福尔摩斯推论
·以“民族”带动“民主”
·走出两岸关系“进步-退步-翻脸-僵局”的怪圈
·两种制度 两种领袖
·胡锦涛左脚立足、右脚前进
·汇率改革与中美关系
·建议共产党先改“格”,后改革
·为共产党腐败说句“公道”话?
·共产党有一口神奇的老锅
·从“鸟笼”保守到“乌龙”保守
·愚公国的故事
·少年中国与老年共产党
·否卦中国
·鞋帽之邦与摩顶放踵
·从“喝大战”到“核大战”
·要把不稳定因素解决在上层
·猫论中宣部
·宁要乌贼 不要章鱼
·中宣部造烦 知识分子造反
·温家宝的四个重点与机关枪
·共产党急需治理“三臭”
·得人肚者得天下
·逼上梁山 胡锦涛无法阻挡政治改革?
·李敖请阎王爷挪地方
·太石村事件逼胡锦涛还政于民
·中国政改的“三缺一”还能维持多久?
·国内与海外 两个胡锦涛?
·文明专制与野蛮专制
·鸦片烟和爱滋病
·政企分离是中国当务之急
·团结不一定是力量
·胡锦涛时代是决战的时代
·非典与两岸关系
·北京应抓住机遇解决西藏问题
·作家退出作协反映出的问题
·为司法而司法,为法制而法制
·中国国运的三大劫
·政治杀人与司法杀人
·从斯文扫地到司法扫地
·先保障根本法,后制订紧急法
·大陆加大改革力度是解决台湾问题的基础
·千头万绪回归宪法——评大陆学者要求解释"颠覆罪"的公开信
·知识分子与农民的第二次握手
·政治改革可从开放"公民骂政府"开始
·中国的和平崛起与台湾问题
·中国和平崛起的内部条件
·中宣部是中国社会的爱滋病
·解决西藏问题的历史机遇期
·“六四”与改革开放
·中国社会中的两种人
·两岸关系的“剑拔弩张”与“暗潮汹涌”
·遏制教育腐败
·中国的九品小暴君
·从文明发展战略看外来宗教的引进
·大力发展中国民间宗教
·经济问题也要政治解决
·打击腐败是解决经济过热的良策
·球迷闹事与政治
·中国需要第二个邓小平
·中国共产党的再造与转型
·精英重建论:我是耗子我怕谁?
·点滴录(三):巴金一梦
·华盛顿的三级跳与中国
·胡锦涛先生的林黛玉综合症
·今天,中国也出了一个Rosa Parks
·从陈光诚看胡温的盲人骑瞎马
·中华民族的自杀行为
·点滴录(一):共产党的邪与恶
·点滴录(二):反思的知识分子
·自由就在您的脚下
·第四个代表
·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的三个特色
·从哈尔滨水污染事件想到的
·刘晓竹:上帝制约贼心 舆论制约贼胆
·关注中国百万尘肺病伤残劳工
·中国应收敛外交黑厚学
·松江污染:对胡锦涛的七点看法
·请胡锦涛先生少过左瘾
·张左己比胡锦涛有担当
·骂出一个新中国
·胡锦涛不该拿清华小学弟开刀
·中国应对禽流感的三个薄弱环节
·香港与台湾合围北京
·大陆经贸拉台湾 台湾政治推大陆
·哭宾雁
·华容道上的胡锦涛
·胡锦涛应去吊唁王伟亡灵
·对汕尾血案的五点分析
·从汕尾血案看胡锦涛来日无多
·思考汕尾血案的深层原因
·中国何以成为自杀大国?
·打一场和平的人民战争
·RFA: 黑社会将对共产党背后插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亡是福

   利用这个周末,过文瘾,先看完了王国维(观堂)的《人间词话》,又翻了翻钱钟书的《管锥编》,再看唐诗,闲逸无心,素如清川,好不自在。观堂言“境界”之有无,余以为不惟在词,人生亦然,其谓“隔与不隔”,若在平常日用出入之间,即是觉与不觉。觉者,天地万物可无所碍,此一性灵也。不觉者,虽万般如意,心想事成,其能知乎?呜呼,人心不古,皆在失古人之“无我之境”,缺此关照,终无境可言,而“有我之境”必堕入猥琐之我,无足论也。
   
   余观钱氏之作,或得观堂之韵,终未得其神,何故?观堂未失其赤子之心者也,譬如生于古人之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耳濡目染,为今人所不能及。钱氏犹如在草堂,墙也及肩,有屋家之好。至于我等,生于文荒,一如在白眼狼之世,长于禽兽之中,未见其门也。故后世观诗词,多阅世而不能得其境,材料富而不能究其真,为性情不逮也。
   
   今人心躁,清净难寻,故惟身处逆境,落落寡合,此心方可专,读书效果最好。夫如是,流放即是福,盖因“出门搔白首,若负平生志”,无所浮躁,且省去各种无谓交际应酬,不必忙于说话、发表意见,无好为人师的条件,更无志得意满之流俗。流放者正可以淡泊心志,与古人交,与天地对,不亦乐乎?杜诗云“逐客无消息”,福也。(2005/12/18)

   
   ( 晓竹天下 www.liuxiaozhu.com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