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谁为超期羁押的良心犯鸣冤 ]
刘晓波文选
·杜导斌案——从完全黑箱到有限公开
·湖北省公安厅应该作出进一步澄清
·特权者的反腐特权
·枪杆子下的胡温亲民
·《证词》附录:刘晓波给廖亦武的信
·人权入宪下的人权迫害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独裁政府怎能监督自己
·难道恐怖屠杀是死亡庆典?——有感于中国某些网民为马德里爆炸叫好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上)——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下)——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赢选举的阿扁和赢公投的连战
·康晓光的狂妄和阴招
·特权式反腐的无效
·【紧急呼吁】强烈抗议中共公安逮捕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台湾恶劣环境中的优质民主
·关于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被拘捕事件的紧急呼吁
·受难母亲的泪与爱──献给被捕的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关于三位被捕难属的最新消息
·关于丁子霖女士最新消息
·有力量的残疾青年罗永忠
·让清明变成石头——为六四亡灵而作
·日人挑战首相 国人围殴女子
·美英自由联盟必胜
·北京能否有对台新思路?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帮闲博士的献媚术
·话说李敖---精明的骄狂
·为再燃野火的龙应台辩护
·话说李敖之二─紧跟暴君毛泽东
·不要说今年的春天很冷
·"人质外交"源于独裁政治敌视民间异见的本质——为杨建利被捕两周年而作
·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依法治港的实质是“恶法治港”
·从新华网民意调查看国人的人权意识
·在大陆,五一是谁的节日?
·林昭用生命写就的遗言是当代中国仅存的自由之声
·向死于恐怖袭击的同胞致哀
·谁在乱港害中?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上)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下)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今年七月一日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为超期羁押的良心犯鸣冤

   受到境外舆论关注的异见人士杨建利,最近被允许见了他的律师莫少平,据莫少平律师介绍,杨建利案可能于7月28日开庭,将以“间谍罪”和“非法入境罪”被起诉,至此,经过一年多音信全无的日子,关心杨建利案的人们,终于能够得到极为有限的信息了。在此期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美国国会先后通过决议,指责中国政府对杨建利的超期羁押,呼吁立即无条件释放杨建利。

   在中国,超期羁押、刑讯逼供和律师辩护难执法犯法的常态,甚至就是司法顽症,由此制造了数不清的侵犯人权的错案冤狱。其中,尤以超期羁押最受社会病诟。因为,某一公民的突然人间蒸发,不仅是受害者本人的身心遭到双重虐待,而且对于受害者的家人而言,也是难以忍受的精神虐待,对长期失踪且生死不明的亲人的牵挂,甚至会把正常人逼出精神病。以至于,许多受害者的亲人在无可奈何之中,只求能得到亲人的确切消息,哪怕是被判重刑的消息,也比音信全无要好。就我知道的案例而言,现在仍然被关押的杨建利、杨子立、黄琦、何德普等良心犯的家人……都曾有过此类无奈情绪的流露。

   说来也巧,从今年5月开始,大陆最高检察院对超期羁押展开清查,7月22日,新华社以“检察机关重拳整治超期羁押”进行了报道,24日的《南方周末》也发表题为“治超期羁押顽症要动真格了”的长篇报道。最高检察院副检察长赵登举在新闻发布会上向社会透漏:1998年至2002年,检察机关累计监督纠正超期羁押30余万人次;截至7月21日,今年的超期羁押专项清理工作,累计纠正检察办案阶段超期羁押359人,现在已经没有一个人被检察机关超期羁押。

   那么,我要问最高检察院:杨建利从去年4月26日被捕到今年7月8日获准见律师,经过了整整438天的黑箱关押,为什么不在清查之列?还有黄琦案、新青年学会案、刘荻案、何德普案……等等,无一不遭受超期羁押的迫害,为什么不进行清查?此次检察机关对超期羁押案件的清查,无论是30多万人次还是359人,这些良心犯的怨案也决不会得到清查。由此可见,最高检察院的副检察长所谓的“现在已经没有一个人被检察机关超期羁押”的宣布,显然只是针对刑事犯罪而言,而大量的政治犯或良心犯则不在此列。

   司法正义的重要原则之一是“平等对待”,而中国却没有这样的司法正义,即便是清查带来的“迟到的正义”,也是区别对待。中国政府从来都对外宣称:“中国只有刑事犯而没有政治犯或良心犯”,但在具体的司法执行中,对良心犯与刑事犯的区别对待则是公开的秘密,中国的良心犯无法得到平等的司法待遇,已经成为制度非正义的常态。

   前不久,多家媒体都报道一桩冤狱:一个完全清白的广西兴业县高峰乡农民谢洪武,仅因家庭出身不好,就被怀疑“私藏反动标语”而深陷囹圄二十八年——从上个世纪的1974年6月24日到新世纪的2002年10月30日——等谢洪武终于被无罪释放时,他已从一个总是笑眯眯的健康青年,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腰弯背驼、丧失记忆、口不能言的植物人般老人。

   与中共司法制度下的无数起超期羁押的冤狱相比,这是一起极端黑暗的“四无”冤狱:无案卷、无罪名、无判决、无期限。以至于,由于谢洪武在人间蒸发的时间过长,他的存在不仅被亲人及乡里遗忘,甚至被抓他关他的公安局所遗忘。显然,只有司法正义的极端匮乏和司法人员的毫无人权意识,才会在无证据、无起诉和无宣判的情况下,让无辜者与铁窗相伴二十八年!让一条鲜活的年轻生命过早地变成行尸走肉。而错抓错关谢洪武的公安局和具体执法者,却没有得到与其罪责相适应的处罚,国家也没有对受害者提供与其受害程度相适应的补偿。

   显然,在党权至上的制度非正义之下,法律主要是一党权力意志的律法化表达,最高目的是为了维护独裁统治,从来就没有过司法正义可言。更进一步,专门针“政权敌人”(异见人士)而制定的法律,不仅大都是恶法,而且“恶法”也经常得不到遵守。

   对于一个社会来说,最大的正义理应是制度正义,即基于保障人权和限制权力的普世道义而形成的经济、政治和司法等制度。而最大的制度非正义,就是以保障强权为首要目的独裁制度。强权制度即便再有效率再稳定,也只能是暂时的。因为,非正义制度与人性为敌,根本无法保持长治久安。正是基于制度正义对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首要意义,英国著名法官丹宁才会以绝决的态度声言:当司法审判事关社会公正的基本原则时,法官决不会考虑其判决的政治后果——无论这政治后果可能涉及到国家利益或社会稳定——“如果某种后果是叛乱,那么我们不得不说:实现公正,即使天塌下来。”而事实上,实现制度性正义,非但不会导致天塌地陷,反而唯有保障个人自由和权利平等的社会公正的实现,人类社会才能保持良性秩序和持续发展。在当下中国,争取到由制度所保障的平等的自由权利,才是民众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根本前提。

   制度非正义只能靠恐怖统治来维持,司法上的区别对待也就自然成为常态,它使政治性的良心案变得极为敏感,关注此类案件的个人风险也随之加大,在某种程度上,大陆的民间维权运动对刑事案和良心案的关注,也被迫与官方的区别对待保持一致,一些知名知识分子敢于为刑事类冤案(如孙志刚案)大声疾呼,但对杨子立和刘荻等人的政治性案件则保持沉默。

   最近,杜导斌先生呼吁民间社会关注被超期羁押的刘荻,理应得到大陆民间维权运动的响应,向检察院公布的举报电话(010-68650468、65252000)和(E-mail :[email protected])投诉,参加举报的人越多越好。因为,要想改变中国的制度非正义和歧视性司法的现状,民间维权运动就必须超越外在恐怖和内在恐惧,拿出突破官方设定的界限的民间勇气,不仅关注刑事性冤案,也应该关注政治性的良心犯们。只要关注的人逐渐多起来,此类案件的敏感性和风险度也就会随之降低,直到最终消失。

   2003年7月25日于北京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