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希望与失望的恶性循环——简评胡锦涛七·一讲话之一 ]
刘晓波文选
·【9.11一周年祭】反恐战争与先发制人
·人命关天还是党权第一——向南京的无辜死难者致哀
·中共十六大综合症
·党权的滥用和民权的空白——十六大造成的政治恐怖
·网友的关切让我感到温暖──波致茉莉的一封信
·《中国政治与中国当代知识份子》后记
·《审美和人的自由》后记
·《与李泽厚对话》后记
·刘晓波精神的社会意义
·极权者的穷横本性和核危机
·那些吃狼奶长大的国人——为“哥伦比亚号”而鸣
·签名不是排座次,人权抗议精英色彩逐渐淡化
·人权意识的觉醒与政治改革──再论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大洋两岸的绝食──有感于任不寐和杨建利家人的绝食
·强化党权的地方人大换届
·窃国强盗的敲诈
·邱吉尔的真正传人布莱尔
·“新左”的面具(附:王绍光等的声明)
·23条戳破中共的“政治文明”
·领先于世界的精神阉割术
·民间的升值与政治民主化
·美国的低调与法国的高调
·一位安徽农民的政治智慧
·李锐公开论政──民间压力的象征
·赖昌星、贾庆林与朱熔基
·成败论朱熔基
·强烈抗议对《21世纪环球报道》的封杀
·中共高层挺董的秘密
·倒萨之战与联合国权威
·憎慕交织的美国心结
·为枪杆子政治加冕的盛会
·蔑视生命的党权至上
·独裁制度的替罪羊
·收容遣送与制度性人祸──简评孙志刚之死──
·SARS危机中的国际支持
·【人权评论】高官批示保障不了人权
·道歉、感谢与颂歌
·产权改革问题上的道义担当
·政治SARS制造的又一大冤案——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而呼
·用真话颠覆谎言制度——接受“杰出民主人士奖”的答谢词
·从孙志刚案看政治权力干预司法
·舆论误导出的胡温“新政”
·诚实地说出常识的良知——祭李慎之先生
·周正毅案与金融腐败
·刑不上政治局的“问责”
·孙志刚是民间抗暴之英雄——从孙志刚案到中止收容遣送
·我们能盼来什幺?
·亲港府而远民意的香港行
·透支民众未来的金融腐败
·希望与失望的恶性循环——简评胡锦涛七·一讲话之一
·胡温不会挑战江派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二
·吃饭哲学与跛足改革————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三
·坚定不移地玩弄亲民工具——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四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民间维权运动的胜利
·北京封锁信息的双重危害
·刘晓波 任不寐 关于《灾变论》的对话
·谁为超期羁押的良心犯鸣冤
·大陆执法者的双面
·港人胜利对大陆的压力和启示
·23条与独裁者的噩梦
·金正日独裁吞噬金大中阳光
·中国没有司法正义
·毛泽东玩弄宪法
·跛足外交来自跛足改革——朝核危机评论之一
·“民主立宪”的虚假
·六方会谈与中国外交
·狂热到精明的爱国主义
·自焚背后的人权灾难
·无声三中全会与信息歧视
·神五升空后的虚拟和真实
·刘荻获释的启示
·谁为暴君毛泽东招魂?
·向独裁献媚的希拉克──评胡锦涛访法
·杜导斌案——从完全黑箱到有限公开
·湖北省公安厅应该作出进一步澄清
·特权者的反腐特权
·枪杆子下的胡温亲民
·《证词》附录:刘晓波给廖亦武的信
·人权入宪下的人权迫害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独裁政府怎能监督自己
·难道恐怖屠杀是死亡庆典?——有感于中国某些网民为马德里爆炸叫好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上)——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下)——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赢选举的阿扁和赢公投的连战
·康晓光的狂妄和阴招
·特权式反腐的无效
·【紧急呼吁】强烈抗议中共公安逮捕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台湾恶劣环境中的优质民主
·关于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被拘捕事件的紧急呼吁
·受难母亲的泪与爱──献给被捕的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关于三位被捕难属的最新消息
·关于丁子霖女士最新消息
·有力量的残疾青年罗永忠
·让清明变成石头——为六四亡灵而作
·日人挑战首相 国人围殴女子
·美英自由联盟必胜
·北京能否有对台新思路?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帮闲博士的献媚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望与失望的恶性循环——简评胡锦涛七·一讲话之一

   胡锦涛七·一讲话,曾被海外舆论寄予颇高期望,甚至将之捧为“党内改革宣言”,但黑箱中的真面目一旦公开,期望就再次落空。胡锦涛根本没有做出任何“政治改革”的宣示,不要说“党内民主宣言”毫无踪影,甚至连官样的政改文字也没有。

   自改革开放以来,大陆民间和西方国家对中共高层权力交替的感观,颇有些戏剧性的无奈,总是在充满善意希望之后的失望,再希望之后的再失望。而我以为,如此亵渎舆论善意和大陆民意的循环,正如中国社会的治乱循环一样,既不是第一次,也决不会是最后一次。

   而令人忍俊不禁的是,一些在此前炒作胡温政改的境外媒体和中国问题专家,却在期望落空之后,为胡温、也为自己找出下台阶的辩护理由,甚至要从字缝里扣出“政治玄机”,不免有些耸人听闻了。其主要辩护有二:

   1,胡锦涛的七一讲话,虽然以具体阐发“三个代表”为宗旨,而几乎没有涉及到政改,但他把三个代表的本质解释为“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还是颇有新意,显示胡锦涛意欲摆脱江泽民阴影的笼罩,而逐步确立自己的执政方向的努力。这样的说辞,也见于大陆的挺胡舆论对七一讲话的解读。

   然而,不知道进行这样解读的学者专家的依据何在?他们应该记得十六大报告是如何解释“三个代表”的本质的,江泽民的报告说:“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关键在坚持与时俱进,核心在坚持党的先进性,本质在坚持执政为民。” 两相对比,胡的解释,不过是江的解释的稍有变化的再版,正如《求实》杂志的那篇倍受媒体关注的文章,其“以党内民主推进人民民主”的标题,也来自十六大报告一样。难道胡锦涛加上了“立党为公”四字,就标志着开始超越跛足改革了吗?难道只因为十六大报告是江泽民的告别演说,而《求实》文章出自胡锦涛接班之后,就认为胡锦涛具有启动政改的诚意吗?

   2,挺胡舆论的第二项解释是:胡温初登大宝,尽管有领导抗炎的政绩,但其权力还不足以挑战江派权势,还不可能完全脱离江泽民的意志而独立决策。换言之,现在的中共高层的人事格局,并没有为胡温启动政改提供足够的权力支持,所以,马上启动政改的时机还不成熟。

   那么,什么时候才算时机成熟呢?此前,在境外评论中国SRAS危机时,也是这些专家学者曾经预言:胡温借抗炎固权树威,取得了对江派的主动权,很可能由此启动政改。之后,才有水涨船高,出现对七一讲话的乐观预测。

   记得在江泽民做党魁的时候,也有类似的猜测性评论:只有在邓小平去世之后,江的独立执政才有可能;只有江具有了独立决策权,他才可能超越邓时代而开启自己的执政方向。中共十五大和两会召开之后,江朱的执政也为急切盼望政改的人们带来的希望,甚至出现了所谓的“思想小阳春”、“第三次思想解放”之说(第一次为1979年的拨乱反正,第二次是1992年邓南巡)。之后的2000年,江泽民正式提出“三个代表”的七一讲话,又被成为“第四次思想解放运动”。然而,直到十六大,江朱体制所奉行的仍然是邓小平的跛足改革。

   挺胡人士们如此自找台阶,难免主观臆断和一厢情愿之嫌:好像胡温早就具有启动政改的诚意,只是囿于以江泽民为首的党内保守派的强势阻扰,才不得不暂时韬光养晦、委曲求全。

   而我以为,对于胡温体制是否具有政改的诚意,以及如何把诚意转变为可行性决策,胡的七一讲话和温的首次香港行已经做出了回答:启动政改不过是舆论泡沫。刚刚通过抗炎赢得国内外好评的胡温,为什么不乘热打铁地启动民意急切盼望政改,而偏偏要用大谈三个代表和可以回避23条来自我矮化,以至于令满怀善意期待的境内外人士大失所望呢?胡的七一讲话及温的首次香港行,再次凸现了中共高层所坚守的独裁底线,胡温二人决不会轻易挑战这种底线。何况,胡温亮相以来的一系列作为,包括最受追捧的亲民姿态,也并不能印证舆论的善意猜测。(请参见我的文章《舆论泡沫化:胡温新政》,载于《民主中国》2003年7月号)

   换言之,当社会危机没有严重到危及政权稳定之时,特别是,当国内外的压力没有强大到足以逼迫当局做出较大让步时,作为现行制度下的权力交替的最大受益者,胡温二人无心、亦无力跨越中共制度底线。就胡温体制的第一个五年而言,二人起码不会超越政治三条底线:党权至上、跛足改革、权贵利益。

   而如果我的预测失败,非但不会令我沮丧,反而恰是我所乐见的失败。

   2003年7月6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首发http://guancha.org(7/7/2003 19: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