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希望与失望的恶性循环——简评胡锦涛七·一讲话之一 ]
刘晓波文选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
·独裁的伪善预示自由的可能
·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为张林的言论自由辩护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2)
·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新世纪的人类毒瘤恐怖主义—向伦敦恐怖爆炸中的死难者致哀
·延安时期周旋于苏美之间的毛泽东
·比奴隶制还野蛮的共产极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之一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3)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4)
·和谐言辞与分裂现实
·遥祝“小马哥”
·比任何传统独裁都野蛮的极权主义-二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权力(5)
·传播信仰的蔡卓华无罪──蔡卓华案评论(之1)——
·杀人无界的恐怖主义——向遭遇恐怖袭击的埃及致哀!
·推动法律维权的民间努力──蔡卓华案评论(之2)
·走火入魔的大中国幻觉
·迷失在暴君怀中的西方左派
晓波的诗
·雨中的我--给霞
·惊愕--给小霞
·那人坐下--给霞
·危险的欢乐--给霞
·五分钟的赞美--给霞
·某天早晨--给一个人去西藏的霞
·醉酒--给霞
·冬日的孤独--给霞
·双音词--给霞
·夜晚和黎明--给小霞
·亲爱的,我的小狗死了--给小手指
·你从我……--给小霞
·你如此脆弱的目光--给小脚丫
·再一次作新娘--给我的新娘
·你的自画像--给小手指
·爸爸带来的花衣裳--给小脚丫
·给你的诗--给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望与失望的恶性循环——简评胡锦涛七·一讲话之一

   胡锦涛七·一讲话,曾被海外舆论寄予颇高期望,甚至将之捧为“党内改革宣言”,但黑箱中的真面目一旦公开,期望就再次落空。胡锦涛根本没有做出任何“政治改革”的宣示,不要说“党内民主宣言”毫无踪影,甚至连官样的政改文字也没有。

   自改革开放以来,大陆民间和西方国家对中共高层权力交替的感观,颇有些戏剧性的无奈,总是在充满善意希望之后的失望,再希望之后的再失望。而我以为,如此亵渎舆论善意和大陆民意的循环,正如中国社会的治乱循环一样,既不是第一次,也决不会是最后一次。

   而令人忍俊不禁的是,一些在此前炒作胡温政改的境外媒体和中国问题专家,却在期望落空之后,为胡温、也为自己找出下台阶的辩护理由,甚至要从字缝里扣出“政治玄机”,不免有些耸人听闻了。其主要辩护有二:

   1,胡锦涛的七一讲话,虽然以具体阐发“三个代表”为宗旨,而几乎没有涉及到政改,但他把三个代表的本质解释为“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还是颇有新意,显示胡锦涛意欲摆脱江泽民阴影的笼罩,而逐步确立自己的执政方向的努力。这样的说辞,也见于大陆的挺胡舆论对七一讲话的解读。

   然而,不知道进行这样解读的学者专家的依据何在?他们应该记得十六大报告是如何解释“三个代表”的本质的,江泽民的报告说:“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关键在坚持与时俱进,核心在坚持党的先进性,本质在坚持执政为民。” 两相对比,胡的解释,不过是江的解释的稍有变化的再版,正如《求实》杂志的那篇倍受媒体关注的文章,其“以党内民主推进人民民主”的标题,也来自十六大报告一样。难道胡锦涛加上了“立党为公”四字,就标志着开始超越跛足改革了吗?难道只因为十六大报告是江泽民的告别演说,而《求实》文章出自胡锦涛接班之后,就认为胡锦涛具有启动政改的诚意吗?

   2,挺胡舆论的第二项解释是:胡温初登大宝,尽管有领导抗炎的政绩,但其权力还不足以挑战江派权势,还不可能完全脱离江泽民的意志而独立决策。换言之,现在的中共高层的人事格局,并没有为胡温启动政改提供足够的权力支持,所以,马上启动政改的时机还不成熟。

   那么,什么时候才算时机成熟呢?此前,在境外评论中国SRAS危机时,也是这些专家学者曾经预言:胡温借抗炎固权树威,取得了对江派的主动权,很可能由此启动政改。之后,才有水涨船高,出现对七一讲话的乐观预测。

   记得在江泽民做党魁的时候,也有类似的猜测性评论:只有在邓小平去世之后,江的独立执政才有可能;只有江具有了独立决策权,他才可能超越邓时代而开启自己的执政方向。中共十五大和两会召开之后,江朱的执政也为急切盼望政改的人们带来的希望,甚至出现了所谓的“思想小阳春”、“第三次思想解放”之说(第一次为1979年的拨乱反正,第二次是1992年邓南巡)。之后的2000年,江泽民正式提出“三个代表”的七一讲话,又被成为“第四次思想解放运动”。然而,直到十六大,江朱体制所奉行的仍然是邓小平的跛足改革。

   挺胡人士们如此自找台阶,难免主观臆断和一厢情愿之嫌:好像胡温早就具有启动政改的诚意,只是囿于以江泽民为首的党内保守派的强势阻扰,才不得不暂时韬光养晦、委曲求全。

   而我以为,对于胡温体制是否具有政改的诚意,以及如何把诚意转变为可行性决策,胡的七一讲话和温的首次香港行已经做出了回答:启动政改不过是舆论泡沫。刚刚通过抗炎赢得国内外好评的胡温,为什么不乘热打铁地启动民意急切盼望政改,而偏偏要用大谈三个代表和可以回避23条来自我矮化,以至于令满怀善意期待的境内外人士大失所望呢?胡的七一讲话及温的首次香港行,再次凸现了中共高层所坚守的独裁底线,胡温二人决不会轻易挑战这种底线。何况,胡温亮相以来的一系列作为,包括最受追捧的亲民姿态,也并不能印证舆论的善意猜测。(请参见我的文章《舆论泡沫化:胡温新政》,载于《民主中国》2003年7月号)

   换言之,当社会危机没有严重到危及政权稳定之时,特别是,当国内外的压力没有强大到足以逼迫当局做出较大让步时,作为现行制度下的权力交替的最大受益者,胡温二人无心、亦无力跨越中共制度底线。就胡温体制的第一个五年而言,二人起码不会超越政治三条底线:党权至上、跛足改革、权贵利益。

   而如果我的预测失败,非但不会令我沮丧,反而恰是我所乐见的失败。

   2003年7月6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首发http://guancha.org(7/7/2003 19: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