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透支民众未来的金融腐败 ]
刘晓波文选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透支民众未来的金融腐败

   最近,上海首富周正毅及中国银行高官刘金宝的金融腐败案,成为中外舆论关注的热点之一。海内外媒体对此解读,要么从私营资本积累的原罪出发,挖掘原罪背后的制度成因;要么着眼于金融系统的监管漏洞,警示潜在金融危机的严重性;要么专注于中共高层争斗,猜测此案背后的胡温体制与「上海帮」之间的龌龊,胡温上台后的第一次重拳反腐,便直指从来没有腐败大案曝光的江派老巢上海。一连串涉嫌经济犯罪的富豪逐个曝光,在胡温领导的抗炎初见成效之后,此案再次成为胡温政绩的最新标志。

   金融腐败吞噬公共资源

   然而,评论者很少论及:近些年愈演愈烈的金融腐败的最大受害者,既不是倒霉的富豪,也不是落马的高官,而是无权无势的平民储户。富豪和高官的贪婪厚黑,通过不正当手段掠夺了大量本该使全民受益的公共资源,早就应该受到法律追究。即便在歧视私营经济的现行制度下,私营老板的财富原罪有其外部性原因,但他们在主观上罔顾道义的唯利是图,也应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没有财产权、知情权、监督权、罢免权的弱势百姓,无法在权力化的市场上与强势权贵们竞争,对自己积攒的辛苦钱在金融腐败中的巨大损失,也无力讨回起码的补偿和公道。

   对百姓财产的最大侵害,无疑是违法违规贷款造成的银行坏账,正在以隐蔽的方式吞噬着百姓的未来。近几年,涉及到违法违规贷款的金融腐败案直线上升,从成克杰到王雪冰,从赖昌星到杨斌,这些腐败大案皆与金融犯罪高度相关。私营富豪大肆行贿,高官为富豪的非法融资大开方便之门,黑幕后的投桃报李所损害的,与其说是国家利益,不如说是公众利益。就眼下的周正毅等人的案子而言,据媒体初步披露的案情,周正毅在上海几大国有银行获得的贷款高达上百亿人民币,正在被审查的中国银行(香港)前总裁刘金宝一人,就涉嫌向周正毅发放违法违规贷款三十亿人民币,还有另一被追查的上海富豪钱某涉嫌问题贷款四十亿人民币。再如杨斌,他从多家银行骗取了至少七亿余元的贷款。最近中共财政部的例行检查,建行的问题资金高达一百亿人民币。

   银行不良资产是最大金融隐患

   银行不良资产的居高不下,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金融隐患。前央行行长戴相龙承认:即便不算已经剥离到资产管理公司的坏账15688亿(现仅收回1360亿元),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比例仍然高达25.37%,为22898亿元。而据海内外专家的研究和业内人士的透露,实际不良资产比例高于50%。也就是说,靠国家信誉支撑的银行体系的支付链条极为脆弱,随时可能因突发挤兑而崩溃。另外,到二○○二年底,积极财政政策使国债余额达到25600亿元,相当于二○○二年GDP的25%。各地方政府也搞赤字繁荣,每一任新班子都要为了政绩而加大投资,银行贷款不够就行政集资,集资不够就挪用专用款项(如粮棉收购款、扶贫款、教育费甚至救灾款),积累起高达60000亿人民币的地方债务。加之失业者越来越多且日趋年轻化,退休年龄越来越小且人口老龄化,致使社保基金的缺口高达八万亿。

   显然,私营老板的违法违规贷款毕竟是银行坏账的小头,大头是政府对国企的优惠融资(贷款和股市)。根据二○○一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尽管企业资产的帐面值为126211亿元人民币,但负债率高达73.9%,为93271亿人民币,净资产仅剩下32940万亿人民币,其中的国企资产才9882亿人民币。但是,由于中共政权对私营经济的制度歧视,所以,被控以金融犯罪的人主要是私营老板,而很少见到国企法人因违规违法贷款和债台高筑而被追究法律责任。

   更恶劣的「合法腐败」

   中国政府的财政收支和经济政策,从来不会征得纳税人的同意,更没有国会的辩论和批准,只要政治局做出决策,人大的批准手续不过是橡皮图章而已。所以,无论是钜额财政赤字,还是优惠国企造成的金融黑洞,实际上都是比「非法腐败」更恶劣的「合法(恶法)腐败」。但是,如果按照现代政治文明的合法性常识来衡量,中国的政府预算和优惠国企就根本不具有合法性。而那些用于满足政权高层的个人意志偏好的政绩工程(江泽民的国家大剧院、李鹏的三峡工程和朱镕基的上海磁悬浮等等),那些用于镇压异见的钜额开支,连表面上走过场的恶法程序都可以省略!这些为了政权稳定及权贵利益而肆意挥霍社会财富的做法,在中国却具有无人敢于质疑的「合法性」,被挥霍的财富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经过层层转嫁,最终皆要由无权无势且忍辱负重的百姓承担。

   居民高储蓄的背后

   大陆媒体和御用经济学家不断欢呼中国经济的「双高」奇迹(宏观经济和居民收入的高增长),居民储蓄以每年上万亿的速度增长。今年二月初,媒体披露的银行存款接近十万亿,不到半年又直奔十一万亿了。然而,大陆媒体和经济专家很少论及:在贫富差距、地区差距日益扩大和弱势群体受损加重的情况下,为什么还会有如此高的储蓄率?高储蓄可能导致的经济后果和社会后果如何?实际上,大陆体制下的居民高储蓄是畸形的、病态的,与其说是百姓收入不断提高,不如说是民众的无奈。

   首先,社会转型所带来的生存压力日益加大,绝大多数百姓把余钱存入银行,主要是为了应付未来的生存危机:子女上学、买房、就业、看病、养老等费用越来越高,而社会保障体制供给又严重不足,所以只能节衣缩食地自己积蓄。

   其次,高储蓄来自民间投资渠道过于窄小且风险极高。现在的民间投资渠道——非法集资和合法股市——都成了只进不出的吞金黑洞。权贵们设计的集资陷阱侵吞了大量民脂民膏。受骗百姓投入到集资陷阱中的钱,即便这类集资被曝光,因其属于非法集资或金融诈骗,也随着某些替罪羊的倒霉而无影无踪。从沉太福案到邓斌案再到新国大案等,受骗的百姓皆损失惨重。特别是,李鹏之子李小鹏被指直接参与的新国大非法集资案,高达五亿人民币的集资款,随着台商曹予飞被处决而完全蒸发掉。受害的集资者们为了讨回自己的本钱,在北京坚持数年的上访告状和示威游行,公开打出「李鹏还钱」的标语。但是,即便在李鹏已经下台的今天,他们仍然没有讨回起码的公道。而中国股市仅仅是国企圈钱和权贵们掠夺民间财富的投机场所。截至二○○二年,炒股的散户90%赔钱,遂使百姓再不敢轻易涉足,而只能把余钱存入相对保险的银行。再次,对于经济发展而言,被外国学者称之为「储蓄高烧」现象,说明了困扰大陆经济的内需不足,非但没有任何改观,反而日益加重。生存的巨大压力和投资的高风险,使民众宁愿把钱存入银行,也不愿消费和投资。

   透支国家未来的金融黑洞

   目前中国面临着巨大金融隐患,金融系统和上市公司的作假比比皆是,银行坏账(50%)和国家的隐形债务(十六万亿),已经使整个国家沦为资不抵债的赤字中国,所谓「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变成「铁打的债务流水的官」。即便有十一万亿的居民储蓄,也无法弥补靠透支百姓资产和国家未来的债务黑洞。恶劣的经济环境和弊端丛生的金融系统,造成了极具中国特色的另类「损不足而奉有余」:一方面,是极少数有权有势的富豪们从银行获得钜额贷款,并把由此生出的钜额黑金大量转移出境(每年高达300-400亿美元);另一方面,无权无势的百姓只能把养家糊口的微薄积蓄存入国家银行,世界第一的中国人口也造就了世界罕见的高储蓄率。这一进一出的资金流动所造成的巨大金融黑洞,除了恶性通货膨胀,再无其它解救之途。一旦发生恶性通胀,被洗劫的主要是百姓的存款,而那些暴富的极少数富豪们,其个人资产早已大量转移到海外。他们在国内做生意赚钱的资本,一靠权力,二靠瓜分剩余国有资产,三靠国有银行的贷款,四靠对民间财富的巧取豪夺。换言之,中国潜在的金融危机,最终皆要由无权无势的平民储户承担。政权及其权贵们就是在用透支百姓未来的方式,来维持高增长的政绩和膨胀家族的腰包。

   赤字的小康中国

   总之,执政党的自私和短视,为了当下政绩而肆意透支民众未来;独立的舆论监督和司法约束,深层弊端得不到及时的揭露和有效的矫正;国人的普遍麻木和正义感真空,更无法形成足以令政权动真格的民间压力。于是,在黑箱体制的封闭下,大面积的金融腐败,得到曝光的只有极少数,而大多数腐败行为及其深层弊端,却得不到及时的曝光和遏制,只能造成弊端的持续积累,越积累越难以有效消化,等于把防止危机爆发的责任无限期地推卸给未来。

   从毛时代的红色的贫困中国,到江时代的赤字的小康中国,权贵们坐吃山空,吃祖宗吃百姓吃后代吃未来,十多亿国人多年来创造和积累的财富,别说现在的将近十一万亿存款,就是再有一个十万亿,也不够特权集团侵吞和挥霍。

   二○○三年六月十六日于北京

   (《争鸣》2003年7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