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刑不上政治局的“问责”]
刘晓波文选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
·独裁的伪善预示自由的可能
·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为张林的言论自由辩护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2)
·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新世纪的人类毒瘤恐怖主义—向伦敦恐怖爆炸中的死难者致哀
·延安时期周旋于苏美之间的毛泽东
·比奴隶制还野蛮的共产极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之一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3)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4)
·和谐言辞与分裂现实
·遥祝“小马哥”
·比任何传统独裁都野蛮的极权主义-二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权力(5)
·传播信仰的蔡卓华无罪──蔡卓华案评论(之1)——
·杀人无界的恐怖主义——向遭遇恐怖袭击的埃及致哀!
·推动法律维权的民间努力──蔡卓华案评论(之2)
·走火入魔的大中国幻觉
·迷失在暴君怀中的西方左派
晓波的诗
·雨中的我--给霞
·惊愕--给小霞
·那人坐下--给霞
·危险的欢乐--给霞
·五分钟的赞美--给霞
·某天早晨--给一个人去西藏的霞
·醉酒--给霞
·冬日的孤独--给霞
·双音词--给霞
·夜晚和黎明--给小霞
·亲爱的,我的小狗死了--给小手指
·你从我……--给小霞
·你如此脆弱的目光--给小脚丫
·再一次作新娘--给我的新娘
·你的自画像--给小手指
·爸爸带来的花衣裳--给小脚丫
·给你的诗--给霞
·那么小那么凉的脚--给我的冰凉的小脚趾
·把一切交给你--给霞妹
·悬崖--给妻子
·维特根斯坦肖像--给不懂哲学的妻
·向康德脱帽--给没有读过康德的小霞
·卡夫卡,我对你说--给酷爱卡夫卡的妻
·你是我……--给小妹
·读里尔克--给同样喜欢里尔克的霞
·博尔赫斯的黑暗--给迷恋黑暗的小霞
·忘不了的庄子--给听我讲庄子的小霞
·我离去时--给睡梦中的霞
·阳光和茶杯--给每天喝茶的小手指
·孤寂的日子--给霞
·致圣·奥古斯丁--给喜欢《忏悔录》的霞
·烟的感觉--给正在吸烟的小妹
·大胡子柏拉图--给不懂柏拉图的霞妹
·你出现--给妻
·仰视耶稣-给我谦卑的妻子
·童年--给扎小辨的小霞
·太史公的遗愿--给刘霞
·如果再接近一点点--给二十六岁时的霞
·我是你的终身囚徒--给霞妹
·门--给疯小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刑不上政治局的“问责”

   自胡温体制在抗萨斯中对失职渎职的高官张文康和孟学农痛下杀手之后,全中国至少有100多名官员因防治SARS不力而被处罚,内蒙被处置的官员最多,高达66人。

   这些动作,境内外舆论多有褒奖,BBC将之称为"抗炎丢官风"。然而,无论是把胡温的果断措施赞之为"严肃吏治",还是拔高到建立官员问责制的程度,这种把官员的职位与责任直接挂钩的做法,即便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提高官僚体制的行政效率,也决不会真正触动一党独裁的体制。

   首先,这种旨在提高行政效率的责任追究,并非中共的发明,而是古已有之的整肃吏治的统治术,各朝各代都有明文规定。但是,由于人治体制不变,问责制的实际实施从来没有形成真正的吏治习惯,在太平时期往往是"有法而无治",在危机突降的紧急时期才被迫启动。特别是遭遇严重天灾人祸之时,皇帝本人下"罪己诏"和严惩"消灾免祸不力"的官员,在两千年帝制传统中不绝如缕。而且,传统帝制实施的处罚远比中共政权严厉,有时连老臣和皇亲国亲也决不刀下留人。但,行政效率低下的人治独裁体制没有任何改变。

   其次,就中国的政治体制而言,由于权力来源的暴力性和非公共性,权力传承的私家授受(传统的家族授受和现代的一党授受),追究官员的从政之责,绝非基于官员对公众和公益的失职渎职,而是个别官员的失职渎职造成了对政权利益的严重伤害,即只有当官员的失职渎职对政权的稳定、权威和信誉造成直接伤害之时,最高决策层才会痛下杀手。而且,由于权力内部的明争暗斗,"问责制"也会成为争权夺利的方便工具,时常上演"借刀杀人"或"挥泪斩马谡"的政治秀。

   再次,免职事件经不起深究。即便在应对SARS危机的紧急时期,中共高层也无法将责任追究贯彻到底,而仍然停留在只打苍蝇而不打老虎的吏治传统之中。受处置官员的级别只到正部级为止,其他各省处置的官员皆在厅局级以下,而决不会再向更高层追查和问责,特别是不能向党中央的政治局问责。

   中国体制下的问责之难以贯彻到底,与党权至上的体制高度相关,宪法只是规定了党的核心领导地位,却没有具体规定党的职责范围、履行程序、监督机制和责任追究,致使党权无限却不受宪法约束,也就谈不上法律责任。党员犯法,只有按党章相关规定先过纪委这一关,被纪委认定有犯罪嫌疑之后,才谈得上法律追究。党员和高官获得了高于普通国民的法律豁免权,根子在于党纪高于国法,党权具有宪法豁免权。

   在权力的现实运行上,党政不分和以党代政的决策体制导致权责不清,在重大决策上,行政首脑必须听命于党魁,而一旦由于决策失误而出现严重危机,充当替罪羊的往往是行政首脑。在隐瞒严重疫情的广东和北京,负有主要责任的理应是市委书记张德江和刘琪,再往上追究,还有对隐瞒全国疫情负有重大责任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和意识形态主管的李长春……而这些拥有党内高职的官员,皆没有得到与其失职相应的追究,因为这些官员,不仅是地方党魁,而且都是中央政治局成员。

   中国古代的家天下有"刑不上大夫"和"皇族豁免"之传统,它在党天下的当代中国的翻版就是"刑不上政治局"和"党魁豁免"(陈希同是内部权争的牺牲品,当为特例),就是在近些年颇为走红的官场电视剧中,也遵循著"刑不上党魁"的潜规则,腐败的反面人物大都是副职,近些年出现了少量正职,也从来都是行政首脑(省长、市长、县长等),也是党内的副职,而作为一把手的党委书记,几乎个个是反腐英雄,起码是反腐英雄的权力靠山。

   换言之,此次免职事件,像毛泽东时代那几个大饥荒的替罪羊一样,徒有"问责制"之表,而没有"问责制"之实:即著手建立真正对公众和公益负责的政治体制。

   2003年5月11日于北京家中

   ——BBC(6/13/2003 14: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