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向良心说谎的民族]
刘晓波文选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深圳警察恶搞胡温中央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俞可平现象观感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良心说谎的民族

   中共镇压法轮功本来就是独裁者的“权力恐惧综合症”的过敏反映,是一切专制制度虚构敌人、进而制造敌人的统治传统在当前的延续。但是,改革开放以来,除了“6.4”大屠杀之后的高压时期、要求人人过关的表态之外,这种恐惧还很少通过全国性的批判来进行如此淋漓尽致的表达。因为邓小平时代对毛泽东时代的全民动员式的大批判政治也有切肤之痛,所以邓小平在执政后才从《宪法》上废除了赋予群众性大批判运动以合法性的“四大”。邓小平万万没有想到,他钦走的接班人出于山穷水尽的无奈,现在又不得不玩起毛泽东时代的政治游戏。

重现忠心运动

   正当江核心对於愈镇压愈顽强反抗的法轮功一筹莫展之时,天安门自焚事件给了中共一个完全不是借口的借口,使他们似乎有理由(尽管只是强词夺理的理由)把惊惧万状的心理,通过强权转嫁给全社会。恐惧和既得利益的双重要挟,使全国上下只有一个歇斯底里的变态声音——坚决拥护和坚决批判。类似文革时期的大批判和表忠心运动,又如火如荼地展开。咬牙切齿的语言暴力,又在全社会复活。小康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的大陆中国,再一次倒退回“以笔作刀枪”的毛泽东时代。然而,与文革不同的是,文革时的全国一致表态,还有几分盲目的诚实,而现在的人们,则不得不向自己的良心说谎(如果大陆中国人还有良心的话)。

发动出卖良心运动

   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继“6.4”大屠杀的人人过关表态之后,又一次由执政党发动的全社会公开的出卖良心运动。当《中央电视台》播放着各地声讨法轮功的百万人签名活动,当各级组织和各类协会召开批判法轮功的各种座谈会,当大、中、小学向全国的青少年发出“校园拒绝邪教”的公开信或倡议书……之时,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已经坠入了万劫不复的道德沦丧深渊。

   也许,因为笔者本身还自认为是个知识份子,所以在观察中共发动的对法轮功全国性声讨时,对知识界的反应更为关注。2月10日的大陆各大报刊都发布了中国作协召开的、在京作家揭批法轮功会议的消息。我看了《光明日报》等中央级大报的报道,真的很佩服中共宣传机构的智慧。它居然把两个曾经是死对头的著名作家揭批法轮功的言论放在同一段落里,使90年代中、前期在文化界闹得沸沸扬扬的王蒙和玛拉沁夫,终于在对法轮功的义愤中走到了一起。

   想当年,因“6.4”而下台的文化部长王蒙,被民间舆论视为社会良知而受到敬重。他受到因“6.4”而重新掌控作协大权的玛拉沁夫的恶意攻击,更激起了社会对他的同情和声援。玛发动自己控制的报纸指控王蒙的小说《坚硬的稀粥》影射总设计师邓小平。这一招确实很损,如果得到邓小平的首肯,很可能在社会地位上置王蒙于死地。王蒙一边著文反击,一边声称要诉之于法律,指控有人对他进行人格及名誉的诬陷和诽谤。在法院不可能受理这类起诉的无奈之下,王蒙也只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用流氓对流氓的手段,糟蹋玛拉沁夫的人格。他把在文化部长任上马拉沁夫以谦卑的姿态写给他的求职信公之于众。

   当然,以王蒙的聪明绝顶,他决不会不知道在未征得还活在人世的写信者本人授权的情况下,在公共媒体上公开私人信件是侵犯个人隐私权的违法行为,而且赤裸裸地与文坛小人呕气,也有损于文坛良心的声誉。

   所以,他把玛拉沁夫的信混在数封信中一起在《收获》杂志上发表,而且,除了几封文坛元老的信件之外,大部份信件都是一副对文化部长的谄媚相,并不是只有马拉沁夫一个人如此向权势者献媚。这批信的发表,在当时赢得了许多“6.4”后受压抑文人的由衷欢呼。

最怕是知识群体腐烂

   虽然在媒体上这样处理两个曾经是文坛死对头的报道未必能使王蒙和马拉沁夫满意,但是,在揭批法轮功这样事关党、民族、国家稳定的考验面前,作为党员的王、玛2人,应该而且必须抛弃个人恩怨,想不一起表态都不可能。老左派玛拉沁夫的义愤还能让人理解。而谁会相信象王蒙这样自称社会良心的大作家,其义愤填膺是完全出于真心?

   据报载,王蒙认为,与邪教的斗争能否取胜,不仅要深入揭批,更重要的是作家应该为人民提供更多更好的精神产品。如果你在私下要问这些自称有理性、有良知大作家的真实看法时,他们不会承认这是在强权的威逼利诱之下对自己的良心说谎,反而会声称那是他们对自焚事件及法轮功的真实看法。

   还有什么样的制度比逼着人们向自己的良心说谎的制度更野蛮呢!还有什么样的知识份子,比用谎言来掩盖谎言的人更懦弱、更无耻呢!还有什么样的民族,比这种权力与知识相互结盟的说谎更堕落呢!政治权力的腐烂还不能完全证明一个民族的彻底堕落,人们还可以寄希望于社会良心的道义力量。而一旦代表社会良心的知识群体也腐烂了,就是上帝也救不了我们。

   或者从来没有过人的生活的人们,也就谈不上人的良知,向良知说谎就更无从谈起。

   〔本文原载于2001年2月22日《信报.刘晓波评论文章》,经作者同意给予刊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