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向良心说谎的民族]
刘晓波文选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上)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下)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今年七月一日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良心说谎的民族

   中共镇压法轮功本来就是独裁者的“权力恐惧综合症”的过敏反映,是一切专制制度虚构敌人、进而制造敌人的统治传统在当前的延续。但是,改革开放以来,除了“6.4”大屠杀之后的高压时期、要求人人过关的表态之外,这种恐惧还很少通过全国性的批判来进行如此淋漓尽致的表达。因为邓小平时代对毛泽东时代的全民动员式的大批判政治也有切肤之痛,所以邓小平在执政后才从《宪法》上废除了赋予群众性大批判运动以合法性的“四大”。邓小平万万没有想到,他钦走的接班人出于山穷水尽的无奈,现在又不得不玩起毛泽东时代的政治游戏。

重现忠心运动

   正当江核心对於愈镇压愈顽强反抗的法轮功一筹莫展之时,天安门自焚事件给了中共一个完全不是借口的借口,使他们似乎有理由(尽管只是强词夺理的理由)把惊惧万状的心理,通过强权转嫁给全社会。恐惧和既得利益的双重要挟,使全国上下只有一个歇斯底里的变态声音——坚决拥护和坚决批判。类似文革时期的大批判和表忠心运动,又如火如荼地展开。咬牙切齿的语言暴力,又在全社会复活。小康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的大陆中国,再一次倒退回“以笔作刀枪”的毛泽东时代。然而,与文革不同的是,文革时的全国一致表态,还有几分盲目的诚实,而现在的人们,则不得不向自己的良心说谎(如果大陆中国人还有良心的话)。

发动出卖良心运动

   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继“6.4”大屠杀的人人过关表态之后,又一次由执政党发动的全社会公开的出卖良心运动。当《中央电视台》播放着各地声讨法轮功的百万人签名活动,当各级组织和各类协会召开批判法轮功的各种座谈会,当大、中、小学向全国的青少年发出“校园拒绝邪教”的公开信或倡议书……之时,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已经坠入了万劫不复的道德沦丧深渊。

   也许,因为笔者本身还自认为是个知识份子,所以在观察中共发动的对法轮功全国性声讨时,对知识界的反应更为关注。2月10日的大陆各大报刊都发布了中国作协召开的、在京作家揭批法轮功会议的消息。我看了《光明日报》等中央级大报的报道,真的很佩服中共宣传机构的智慧。它居然把两个曾经是死对头的著名作家揭批法轮功的言论放在同一段落里,使90年代中、前期在文化界闹得沸沸扬扬的王蒙和玛拉沁夫,终于在对法轮功的义愤中走到了一起。

   想当年,因“6.4”而下台的文化部长王蒙,被民间舆论视为社会良知而受到敬重。他受到因“6.4”而重新掌控作协大权的玛拉沁夫的恶意攻击,更激起了社会对他的同情和声援。玛发动自己控制的报纸指控王蒙的小说《坚硬的稀粥》影射总设计师邓小平。这一招确实很损,如果得到邓小平的首肯,很可能在社会地位上置王蒙于死地。王蒙一边著文反击,一边声称要诉之于法律,指控有人对他进行人格及名誉的诬陷和诽谤。在法院不可能受理这类起诉的无奈之下,王蒙也只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用流氓对流氓的手段,糟蹋玛拉沁夫的人格。他把在文化部长任上马拉沁夫以谦卑的姿态写给他的求职信公之于众。

   当然,以王蒙的聪明绝顶,他决不会不知道在未征得还活在人世的写信者本人授权的情况下,在公共媒体上公开私人信件是侵犯个人隐私权的违法行为,而且赤裸裸地与文坛小人呕气,也有损于文坛良心的声誉。

   所以,他把玛拉沁夫的信混在数封信中一起在《收获》杂志上发表,而且,除了几封文坛元老的信件之外,大部份信件都是一副对文化部长的谄媚相,并不是只有马拉沁夫一个人如此向权势者献媚。这批信的发表,在当时赢得了许多“6.4”后受压抑文人的由衷欢呼。

最怕是知识群体腐烂

   虽然在媒体上这样处理两个曾经是文坛死对头的报道未必能使王蒙和马拉沁夫满意,但是,在揭批法轮功这样事关党、民族、国家稳定的考验面前,作为党员的王、玛2人,应该而且必须抛弃个人恩怨,想不一起表态都不可能。老左派玛拉沁夫的义愤还能让人理解。而谁会相信象王蒙这样自称社会良心的大作家,其义愤填膺是完全出于真心?

   据报载,王蒙认为,与邪教的斗争能否取胜,不仅要深入揭批,更重要的是作家应该为人民提供更多更好的精神产品。如果你在私下要问这些自称有理性、有良知大作家的真实看法时,他们不会承认这是在强权的威逼利诱之下对自己的良心说谎,反而会声称那是他们对自焚事件及法轮功的真实看法。

   还有什么样的制度比逼着人们向自己的良心说谎的制度更野蛮呢!还有什么样的知识份子,比用谎言来掩盖谎言的人更懦弱、更无耻呢!还有什么样的民族,比这种权力与知识相互结盟的说谎更堕落呢!政治权力的腐烂还不能完全证明一个民族的彻底堕落,人们还可以寄希望于社会良心的道义力量。而一旦代表社会良心的知识群体也腐烂了,就是上帝也救不了我们。

   或者从来没有过人的生活的人们,也就谈不上人的良知,向良知说谎就更无从谈起。

   〔本文原载于2001年2月22日《信报.刘晓波评论文章》,经作者同意给予刊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