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独裁制度的替罪羊]
刘晓波文选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深圳警察恶搞胡温中央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俞可平现象观感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赵紫阳的家庭会议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裁制度的替罪羊

   随著四月二十日国务院新闻办主持的记者会的结束,也随著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市长孟学农的被解职,一个颂扬胡温新政的舆论高潮再次降临,制度性灾难又一次变成歌功颂德的主旋律。中共最高层从来不会自省:此前五个月,难道SARS持续蔓延的真相,他们全然不知?为甚么在十六大和两会期间,中共国务院没有举行过一次关于SARS的新闻发布会?难道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政府在四月上旬的新闻会上公开说谎,没有得到中共高层的意旨?为甚么截至四月二十日之前,中国的所有官方媒体仍对张文康的言论做出全然肯定的报道?难道这样的「舆论导向」不是出自最高层的指示?SARS天灾演变为制度性谎言的人祸,难道仅仅是一两个渎职的官员所为? 事实是,以中共体制的本性而论,瞒天过海的谎言是独裁制度不可分割的组成部份,在事关政权的稳定、信誉和形象的SARS问题上,对国人和世界的公然撒谎,不可能是张文康和孟学农擅自作主,应该有来自更高权力层的授意。当初的隐瞒是为了政权利益,现在的「坦白」和「惩处」,仍是为了政权利益。在中共的价值排序中,人命关天事小,危及政权的政治危机和信誉危机事大,只有当人命关天的天灾危及一党利益时,才会引起当局重视,抛出一两个替罪羊来平息沸腾的民怨。这是中共的一贯做法,没有丝毫制度创新的新意。只要制度不变,以后仍将如此。

   独裁制度没有改变

   由于隐瞒导致SARS全球泛滥,说是中共政权将天灾变成人祸,一点也不过份。张文康和孟学农被撤职,尽管罪有应得,但在中国的体制下,发生这样的人祸,绝非任何个别官员的责任,也绝不仅仅是张文康个人隐瞒真相的责任。难道他的继任高强在二十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没有撒谎?即使他提供的疫情数字是真的,他为此前的制度性谎言的辩护,也极不诚实。无论是张文康还是高强,二人在不同情况下的不同发言,不过是「奉旨行事」而已,是中共政权根据其「一党利益」的政策调整而已。

   将近半年时间,中共政权在应对SARS疫情上的不负责任,使国内外的质疑和指摘之声日益升高,已经导致政府信誉的严重危机,也对经济造成巨大冲击,而经济高增长是中共维系政权合法性的撒手锏,直接关系到政局稳定。所以,在强大的国内外舆论和WHO的压力下,中共高层终于省悟:SARS天灾已变为人祸,再不采取有效措施,就很可能演变为危及社会稳定的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

   换言之,官方关于SARS的新政策,并没有丝毫改变中国的制度事实

   --没有新闻自由、权力不受监督和一党私利高于公共利益与人民福祉,即使假定胡温是仁君清官,但这样的制度事实,并非一两个正直的高官所能改变。如果SARS不是变了危及世界的「黄祸」,进而危及到中共政权的政经利益,中共高层会对自己的马前卒如此痛下狠手吗?

   但愿,胡温体制能够从SARS灾难中吸取足够教训,把「四二零」作为制度改革的转折点,使这个言论管制和不受监督的独裁制度走向新闻自由和有限政府之途。否则,SARS之后还会有超SARS的灾难发生。

   (苹果日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