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刘晓波文选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胡锦涛即将踏上美国白宫南草坪的红地毯,沸沸扬扬的赵岩案突然出现转机,据赵岩案的代理律师莫少平3月17日说,对赵岩的起诉已经取消,他将在几天之内获释。
   
   赵岩被捕时是《纽约时报》北京办事处的新闻助理,他是因《纽约时报》率先报道江泽民辞去中央军委主席的消息而被捕的。中共官方指控赵岩泄漏了国家机密,但《纽约时报》否认赵岩是有关报道的消息来源,赵岩本人也否认对他的指控。
   
   赵岩案显然大冤案,但按照中共当局的惯例,类似赵岩这样的案件,无论出于什么理由放人,大都要留一个判定有罪的小尾巴。因为撤销指控意味着赵岩将无罪释放,也等于宣告中共当局从一开始就抓错了。所以,赵岩案的结果仅仅是极为罕见的特例,显然与《纽约时报》的显赫地位和美国政府格外重视高度相关。

   
   作为朋友,我为赵岩和他的家人感到高兴,但愿赵岩马上结束牢狱之灾,与家人团聚,接受朋友庆祝。我也为此案的代理律师莫少平高兴。莫律师代理过许多敏感的人权案件,但在中国的制度下,无论律师的辩护多么出色,大都只能是无功而返。而今天,莫律师终于可以看到自己为之辩护的一个政治犯将被无罪释放了!
   
   然而,作为生活在大陆的知识分子,无论如何,我也高兴不起来。赵岩案的结果至多是人质外交的又一次出牌,是中共为营造党魁访美的良好气氛而惯用的外交手段之一,而丝毫无助於大陆人权的实质性改善。正如冰点复刊并不意味着言论打压有所松动一样。君不见,冰点前脚复刊,爱琴海网站后脚被封。
   
   恰恰相反,近年来大陆的人权状况持续恶化。就在赵岩即将获释的前后,有更多的人因言获罪。2005年,就有师涛、郑贻春、许万平、张林等异见人士,被以“煽动颠覆罪”判重刑;原福州日报采访部副主任李长青被以“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名判刑三年,只因他同情和支持反腐书记黄金高。2006年,山东邹城市教师任自元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十年;山东淄博市网络作家李健平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起诉;《毕节日报》社记者李元龙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逮捕;还有近期内失踪了一个月的胡佳、欧阳小戎等人。
   
   六四后,中共对西方的外交是金钱加人质,金钱外交能够奏效的,人质外交就免了,而光用金钱不管用的,才会附加人质交易。最初,中共的人质外交是为了缓解六四后的巨大国际压力,是无奈之下的偶然行为,比如放方励之去美国。后来,中共当局从中尝到甜头,逐渐把人质交易作为党权外交的组成部分,捉放游戏也玩得日趋娴熟和精巧。徐文立和魏京生的第一次被提前释放,与93年申奥有关;王军涛於94年保外就医流放美国,与最惠国待遇、联合国人权大会相连;魏京生第二次保外就医流放国外,成为江泽民急欲访美的筹码;王丹、刘念春保外就医流放美国,是对克林顿98年访华的酬谢;进入新世纪以来的短短五年,就有大陆人士徐文立、王有才、方觉、热娜亚等人,具有美籍身份的贝岭、李少民、高瞻等人,先后作为中美交易的人质筹码。
   
   这样的人质外交既残忍又下流,永远是放一个、抓更多,大陆的监狱中永远不缺与美国作交易的政治人质。而且,这种捉放游戏也是露骨的“等级歧视”,其中,政治犯的西方国籍和国际知名度是区分不同等级的两大要件。但由于抓的太多而放的太少,以至于,一些备受关注的著名人质至今仍在狱中(比如,杨建利、杨子立等)。而那些知名度低的人质,并不会因中美关系的改善而受到善待。因为他们既没有国际知名度,更没有美国身份,不要说还他们以公正,就是在狱中身体状况持续恶化,也很难改变他们现在的命运,反正国际社会也管不过来。
   
   尽管,现在的中共在本质上仍然是反人权的独裁政权,但在大势所趋和民心所向的压力下,也不得不装出一副“伪善”的脸来。中共寡头们越来越具有平易近人的外表和温文尔雅的笑容,言谈举止之间,颇有点开明务实的风度,也决不再讳言人权、法治和民主,甚至还会承认中国的人权现状多有必须改善之处。所以,他们才会玩弄人质外交,国内的民间维权才有一定回旋空间。在此局势下,中国人权事业的成败,国际大势和西方大国的政治压力固然重要,但在根本上还在于中国人自己的作为。以中国之大和人口之多,更以经济高增长和金钱外交对西方政客和资本家的诱惑力,如果中共当局得不到来自国内民间的足够压力,国际压力在中国内部就找不到有效的着力点,其作用也就很难得到充分发挥,就是再有几个美国的压力绑在一起,也无法真正推动大陆的人权进步。
   
   反独裁、争人权的中国力量要想得到国际社会的足够支持,使国际压力的作用不限于促成几个著名政治犯的释放,而是能够推动中国政治制度的逐渐改变,民间维权运动就不仅要挺直道义脊梁、不畏风险,更要肩负起责任伦理、尽量降低风险,既不妄自菲薄,也绝不能轻视对手,力求维权运动每一次爆发都能带来官民之间的某种良性互动,并取得看得见的成效,哪怕每次取得的仅仅是有限的成果。而只有不畏风险的道义正确而没有实际效果的维权,无法使民间维权运动的逐渐成熟起来,也无法吸引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唯有实际成果的一点一滴积累,才会为沉默的大多数提供示范,带动更多的人投身民间维权;也才会让关心中国人权的国际力量看到中国内部的希望,使自由世界施加给中共当局的政治压力,变得更为理直气壮且更有实效。
   
   2006年3月20日于北京家中(首发《民主论坛》2006年3月2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