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爱琴海,自由的海]
刘晓波文选
·倒萨之战与联合国权威
·憎慕交织的美国心结
·为枪杆子政治加冕的盛会
·蔑视生命的党权至上
·独裁制度的替罪羊
·收容遣送与制度性人祸──简评孙志刚之死──
·SARS危机中的国际支持
·【人权评论】高官批示保障不了人权
·道歉、感谢与颂歌
·产权改革问题上的道义担当
·政治SARS制造的又一大冤案——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而呼
·用真话颠覆谎言制度——接受“杰出民主人士奖”的答谢词
·从孙志刚案看政治权力干预司法
·舆论误导出的胡温“新政”
·诚实地说出常识的良知——祭李慎之先生
·周正毅案与金融腐败
·刑不上政治局的“问责”
·孙志刚是民间抗暴之英雄——从孙志刚案到中止收容遣送
·我们能盼来什幺?
·亲港府而远民意的香港行
·透支民众未来的金融腐败
·希望与失望的恶性循环——简评胡锦涛七·一讲话之一
·胡温不会挑战江派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二
·吃饭哲学与跛足改革————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三
·坚定不移地玩弄亲民工具——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四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民间维权运动的胜利
·北京封锁信息的双重危害
·刘晓波 任不寐 关于《灾变论》的对话
·谁为超期羁押的良心犯鸣冤
·大陆执法者的双面
·港人胜利对大陆的压力和启示
·23条与独裁者的噩梦
·金正日独裁吞噬金大中阳光
·中国没有司法正义
·毛泽东玩弄宪法
·跛足外交来自跛足改革——朝核危机评论之一
·“民主立宪”的虚假
·六方会谈与中国外交
·狂热到精明的爱国主义
·自焚背后的人权灾难
·无声三中全会与信息歧视
·神五升空后的虚拟和真实
·刘荻获释的启示
·谁为暴君毛泽东招魂?
·向独裁献媚的希拉克──评胡锦涛访法
·杜导斌案——从完全黑箱到有限公开
·湖北省公安厅应该作出进一步澄清
·特权者的反腐特权
·枪杆子下的胡温亲民
·《证词》附录:刘晓波给廖亦武的信
·人权入宪下的人权迫害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独裁政府怎能监督自己
·难道恐怖屠杀是死亡庆典?——有感于中国某些网民为马德里爆炸叫好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上)——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下)——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赢选举的阿扁和赢公投的连战
·康晓光的狂妄和阴招
·特权式反腐的无效
·【紧急呼吁】强烈抗议中共公安逮捕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台湾恶劣环境中的优质民主
·关于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被拘捕事件的紧急呼吁
·受难母亲的泪与爱──献给被捕的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关于三位被捕难属的最新消息
·关于丁子霖女士最新消息
·有力量的残疾青年罗永忠
·让清明变成石头——为六四亡灵而作
·日人挑战首相 国人围殴女子
·美英自由联盟必胜
·北京能否有对台新思路?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帮闲博士的献媚术
·话说李敖---精明的骄狂
·为再燃野火的龙应台辩护
·话说李敖之二─紧跟暴君毛泽东
·不要说今年的春天很冷
·"人质外交"源于独裁政治敌视民间异见的本质——为杨建利被捕两周年而作
·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依法治港的实质是“恶法治港”
·从新华网民意调查看国人的人权意识
·在大陆,五一是谁的节日?
·林昭用生命写就的遗言是当代中国仅存的自由之声
·向死于恐怖袭击的同胞致哀
·谁在乱港害中?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琴海,自由的海

在胡温政权严控互联网的一片肃杀气氛之中,大陆网络上已经找不到几家敢言的网站了。
   经朋友介绍,我游向“爱琴海”。
   爱琴海,令人联想到一望无际的蓝色和自由;进入这片网络之海中的蔚蓝色,首先跳入眼帘的是表达网站宗旨的四句箴言,如同一片蔚蓝中最醒目的白色浪花:

   在麻木中催生觉醒
   在谎言中说出真相
   在腐朽中孕育重生
   在黑幕中寻觅希望
   “催生觉醒”是启蒙愚昧和麻木,“说出真相”是戳穿制度性习惯性谎言,“孕育新生”是化腐朽为神奇,“寻觅希望”是以乐观的信心面对未来。
   再看网站的形式和内容,偏重于文学性和文化性。站长林辉先生介绍说:爱琴海致力于中国新文化力量的凝聚,及时上传国内文化界的民间活动,发表作家诗人们的优秀作品、提携新生代文学青年,面向海内外举办诗歌、散文的大奖赛。但由于封杀,最近的两个文化活动将无法继续,爱琴海网与香港银河出版社联手的“中国桂冠诗丛计划”也被迫搁浅。
   同时,爱琴海致力于对社会现实和国家民族命运的关注,设有每周评论、专题专访、民间立场、思想前沿、时代导读、汉诗天空等专题;所以,爱琴海并不回避敏感的时政事件和敏感人士的言论,主页的重要位置常常留给被封锁的敏感事件,如刘宾雁辞世、冰点事件;放在最醒目位置的定期更换的文章,大都是尖锐的批评性文字,比如余杰、龙应台、秦晖、何清涟、王怡、刘晓波等人的文章。
   总的感觉,严肃而温和,高雅而锐利,活力而包容。更重要的是:独立。
   正因为如此,爱琴海网迅速在中文人文网站中脱颖而出,吸引了大批热爱文学和关注严肃问题的网民们,正处在欣欣向荣的急遽上升时期。自从第一次浏览了爱琴海之后,我也像其他喜欢蔚蓝色的网民一样,每天都要上去“畅游一番”。
   然而,爱琴海被封杀了!正如冰点被停刊一样!
   中共当局就连这样一家相对温和的人文性民间网站也不允许,让我再次领教了什么叫老大权力的小肚鸡肠;浙江省网管部门提供的封杀理由,也让我再次见识了中共新闻管制部门制定的相关规定的蛮横。
   可恨吗?当然可恨。这个仇视民意的政权,什么时候主动地倾听过、尊重过民意?什么时候在乎过、保护过民权?民意所爱正是官权所仇!民权所争正是官权所夺!
   可笑吗?当然可笑。但一向自奉为“伟光正”的傲慢官权,天生就患有严重的“自我认知障碍综合症”,它什么时候意识到过自己的丑态百出?即便是偶尔意识到了,也要假装一脸镇静、满不在乎。在官权权威大幅度贬值的今天,它早在遍地开花的民间戏谑中练就了一身“滚刀肉”。正所谓:“我是流氓我怕谁!”
   据林辉先生介绍,爱琴海网被当局封杀过三次。第一次封杀是因为官权不喜欢网站关注“冰点事件”;第二次封杀是因为官权特别恐惧“蓝色道路论坛”中的部分帖子过于敏感;第三次是新闻办出面的“终极封杀”。当日,网站总编辑力虹去当局交涉,试图通过沟通商榷来解决问题,得到的却是官权的冷酷回应。
   执行封杀的浙江有关部门辩解到:爱琴海“在向有关部门备案时所提供的电话和地址均是虚假的”“他从办站伊始,就在有意逃避有关主管部门的依法监管”和“大量转发境内外时政新闻报道”。然后拿出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信息产业部于联合颁发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引证其中的第5条来说明是依法关闭。该条规定:“非新闻单位设立的转载新闻信息、提供时政类电子公告服务、向公众发送时政类通讯信息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应当经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审批。”
   首先,按照国际互联网惯例,只要申领到ICP(营运)证,任何一个网站都是合法的,理应受中国宪法的保护。但对中共来说,与国际接轨只意味“要美元而不要自由”,要“大国崛起而不要人权落实”。
   其次,时政新闻乃公共信息,与民众生活、社会公益息息相关。媒体的主要责任就是向社会提供公共信息,每一个公民也应该享有知情权。媒体提供的公共信息大致有两类,一类是独家新闻,一类是转载新闻。独家新闻非但不怕转载,反而转载频率越高越好!世界上的所有媒体都会“转发境内外时政新闻报道”,只要在转载时标明出处即可。
   然而,《规定》居然明目张胆地实施信息发布权的独家垄断,把时政新闻的发布权授予所谓的“新闻单位”,而对所谓的“非新闻单位”则实行严格的审批制度。稍微了解点中国国情的人都知道,被授权发布时政新闻的“新闻单位”大都是“党的喉舌”,而无权发布时政新闻的“非新闻单位”大都是民间网站。
   就在“爱琴海”被封杀一周后,停止滚动将近一个月的“世纪学堂论坛”再次开张,但网站贴出的《世纪学堂公告》称:
   世纪学堂从即日起参照同类网站的管理方式,实行事先审贴制。根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信息产业部联合颁布的《互联网站从事登载新闻业务管理暂行规定》,世纪中国网(包括世纪中国系列论坛)不属于有资格登载或转载时政新闻的网站,请网友们不要将有关时政贴发到学堂。
   由于学堂的版主皆非职业版主,不一定随时在线,主贴审核会有一些时间延误。因此给网友们带来的不便,我们深感同情,恳请大家谅解!
   2006年3月15日
   显然,《规定》第五条已经变成所有非喉舌媒体和民间网站的杀手,但即便按照中共人大制定的《宪法》、《立法法》和《行政诉讼法》来衡量,这“规定”也是典型的行政违法:一,违反了《宪法》中有关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规定;二,违反了《立法法》第三条:“立法应当遵循宪法的基本原则。”也违反了第九条:“有关犯罪和刑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和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司法制度等事项”,国务院无权制定行政法规。三,宪政学者陈永苗指出,审批属于行政许可,而《规定》第五款违反了《行政许可法》的第十四条、第十七条,是非法之法,不能作为执法的依据。
   胡温政权对大陆的独立民间网站的封杀力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江泽民主政时期。最敢言的“不寐之夜”和“民主与自由”,在被关闭几十次之后,已经在大陆网络上消失;相对温和的“宪政论衡”、“一塌糊涂”、“文化先锋”和“真名网”,也一个个消失在黑幕中;2005年9月30日“燕南网”贴出“整改通知”后,直到今天还没有整改完毕;就连自律严格“关天茶色”也麻烦不断,动不动就显示“找不到网页”,甚至连个人博客也要封杀。
   在如此大面积的封杀行动中,“爱琴海”当然在劫难逃。但在这次力量悬殊的官民的对峙中,无权无势的“爱琴海”同仁并没有消沉。3月9日,他们在网站被封的第一时间发出公开呼吁《爱琴海网被封杀,紧急呼吁全球华人声援支持!》;3月13日,爱琴海网友组成“维权声援团”,发出第一号通告;爱琴海站长林辉和总编辑力虹先后表达公开抗议;愤怒的网友纷纷撰文谴责当局的封杀,境外媒体也跟踪报道“爱琴海事件”。
   在爱琴海同仁的抗争和海内外舆论声援的压力下,浙江省政府新闻办和省通讯管理局不得不在3月15日对爱琴海事件作出回应。但爱琴海同仁和网友并不认同当局的狡辩。力虹在接受采访时说:“看完这篇东西,我闻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克格勃’的气味!”
   同时,民间抗争的目标也开始指向《规定》本身。署名“天理”的网友发出《“爱琴海”网站被关闭的官方说法与网友的质问!》;宪政学者陈永苗发表《彻底打倒关闭“爱琴海”网站的官方依据》文章;维权人士李健提出《关于审查“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建议书》;林辉先生在《爱琴海,不是围墙中的海》指出,封杀爱琴海是“不合程序的关闭”、“不合人性的封杀”、“不合情理的举动”、“不合潮流的规则”,可谓掷地有声的抗议。
   尽管,我对爱琴海在短期内开禁并不乐观,但我仍然对民间的网络维权前景抱有乐观的希望。我认为,发生在互联网上的一次次官民博弈,必然是一场长期的消耗战。可喜的是,民间的网络维权越来越表现出一种平静、理性、善意、乐观、明亮的气质,不追求立竿见影的效果或一夜聚变的革命,而致力于持之以恒的韧性抗争,一点点地消耗掉寡头独裁的残存合法性资源,一点点地扩大民权运动的道义资源。
   以争取自由权为核心诉求的非暴力民权运动,可以是低调的平和的,却是坚韧的有力的;尽量争取以法治化的形式展开,包括不间断地推动一系列恶法的废除或修改;尽量激励“沉默的大多数”敢于发声,使独裁政权对人权的每一公然践踏,皆要遭遇到来自民间的反抗。坚持关注一个个具体案件的维权方式,依靠个案维权的持续积累而逐渐赢得更多的民间支持。
   面对黑箱政治和秘密警察式打压,民权抗争的最佳方式是坚持公开化原则,这既是挑战恐怖政治的最有力方式,也是清除厚黑政治和犬儒道德的有效良药;既是民间的尊严和勇气的展现,也是对民间自身局限性的反省,更是向所有死难者和受害者的忏悔。
   也就是说,用公开化的良知来确立民间的尊严,来表示对恐怖镇压的蔑视,来克服内在恐惧的自戕和地下心态的阴暗。而民间良知的公开化,也是对官方执法者的职业操守和执法水平的考验。正如林辉在《让政治还原成每一个人的政治》中所言:“我们当前要做的首先是让自己成为一个充满自由、正义精神的强大个体,并以自己的丰满和真诚去点燃每一个被抑制的个体内心对自由、正义的渴求,让正义与自由象一条精神的河流在绝大多数人中间流动起来、浩荡起来,成为无法阻挡的力量和人类精神的美丽景象,同时感化或涤荡那些想阻挠人类进步、谋求独断利益者。”
   是的,对于反抗独裁的自由事业而言,只要独裁存在,耻辱就不会消失。在独裁下生活了几千年的国人,确实已经错过了太多挽救个体的民间的尊严的时刻。但今日的民智已经不再愚昧,民心也正在摆脱自我恐惧,民间勇气的任何一次爆发,不仅是在洗刷以往的耻辱,而且是在点滴积累地培植具有耻辱感和谦卑感的健全民族精神。
   昨天是为冰点呐喊,今天是为爱琴海发声,每一个体追求自由、捍卫尊严和洗刷耻辱的行动,无论何时开始,永远不会为时已晚!
   爱琴海网站是民间诗人的网络家园之一,总顾问是著名诗人北岛,囊括了一大批中国著名诗人,如邵燕祥、芒克、王燕生等。诗人的家园可以被封杀,但诗人心中的蔚蓝色不可能被污染。
   爱琴海,诗意的名字,让我想起天才女诗人茨维塔耶娃致帕斯捷尔纳克信的一段话:“我不喜欢大海。……那么大的地方,却不能行走。”(《老皮缅处的宅子》,苏杭译,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年版P341)女诗人对大海的感觉是独特而奇妙的,我对“爱琴海”的怀念是悲愤而欣慰的。无界的互联网比大海还宽广,它为整个世界提供自由流动的信息,也让公共发言越来越平民化大众化。蛮横的官权可以暂时封锁爱琴海等网站,却永远无法封住觉醒灵魂的自由行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