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刘晓波文选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深圳警察恶搞胡温中央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俞可平现象观感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赵紫阳的家庭会议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有感于新老左派反对《物权法》
·看温家宝 想赵紫阳
·温家宝回避赵紫阳 记者会文字稿被删
·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
·《物权法》争论背后的政治较量
·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物权法》对民权扩张的意义
·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叶利钦——极权帝国的终结者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大陆媒体久违的赵紫阳照片
·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今日中国毛派的处境
·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焦虑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政治奥运,腐败奥运!
·我看《读书》前主编汪晖的愤怒
·毛泽东仰望斯大林的媚态
·被民族主义狼奶毒化的中国愤青
·面对“袈裟革命”的中共政权
·责任伦理让勇气升华——为《张思之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执业五十周年庆贺文集》而作
·十七大前的道德净化运动
·爆发户中国仍然一无所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春节期间的官方媒体,皆在营造“盛世”气象,现政权的口号“建立和谐社会”,响遍大小晚会、专题节目和新闻报道,节日里的访贫问苦是中共的保留节目,每逢重大节日都要如期上演。
   
   今年除夕,党魁胡锦涛去革命老区,总理温家宝去中原油田,以特别表示党中央对底层民众的关切。从电视报道中看,胡温春节亲民的节目还挺丰富,扭秧歌与民同乐,包饺子与民同吃,送红包与民同富。
   
   这些节目表达的主题只有一个:官权的慷慨恩赐和草民的感激涕零。

   
   中共官权的霸道,不仅在于垄断所有权力和主要资源,而且在于它垄断所有“善政善行”,所以,胡温亲民就是国家大事,就是伟光正,就要锣鼓喧天、掌声雷动、大肆渲染,而民间维权人士在春节期间去看望村民就是别有用心,就要百般阻止,就要被打被抓。
   
   因帮助太石村村民维权,郭飞雄先生曾被番禺地方当局投进监狱,在郭先生本人的绝食抗争和国内外舆论的声援下,106天后郭先生被释放,但这并不意味着郭飞雄重新获得了自由。象其他上了官方黑名单的异见人士一样,不过是从有形的小监狱迈入无形的大监狱。从他走出监狱的第一天起,为了防止他再次以行动投入维权活动,他的行踪便在警方的监控之下。
   
   但郭飞雄并没有退缩,而是再次前往太石村,向村民了解情况和提供援助。自然地,它也再次遭到当地派出所的长达12个小时的非法扣留。而当非法扣留无法制服郭飞雄之时,官权便再次动用阴暗的黑社会手段对他进行群殴。
   
   据郭飞雄介绍,2006年2月4日零点30分左右,他被一群秘密警察从派出所大厅拖出,对他进行非常“专业性”的群殴——只造成致命内伤而看不到流血外伤的殴打。这群打手抢走了郭律师的相机和胶卷,把他按倒在地上,狠狠地踢打他的肾脏和腰部。“打完以后,他们就象电影上黑社会那样,重新把我的相机挂在我的脖子上,把眼镜带在我的脸上。把我扶好。就像黑社会的人表演一样。”
   
   在互联网时代,随着草根维权事件的此起彼伏,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和法律界人士的介入越来越多。他们为草根维权提供法律咨询、诉讼代理、与地方政府谈判,尽量把底层民众引上依法维权之路;当体制内救济无望之时,他们突破官方封锁,向外界发布信息和呼吁国内外的舆论救济,使某些草根维权行动迅速变成备受瞩目的公共事件,在国内外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也使中共官方意欲将草根维权消灭于萌芽状态的企图难以实现。所以,官权在镇压当地民众的同时,也必然要迫害维权人士,阻止和恫吓,封锁和压制,砸饭碗和关监狱,无所不用其极。近年来,为了使暴力镇压不给外界留下把柄,官权又常常动用黑社会力量来对付维权人士。
   
   尽管,动用黑社会力量对付维权人士的卑鄙做法,大都是地方官权所为,但没有独裁制度的制度性支持,地方官权不可能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也就是说,正是中央官权的默许,地方官权的滥用权力才越来越无法无天,其滥施暴力也才越来越穷凶极恶。
   
   仅在太石村事件中,就发生多起黑社会化恶势力对维权人士和记者的群殴事件。
   
   2005年9月26日,帮助太石村村民维权的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唐荆陵、郭艳两位律师和一位凤凰周刊记者,在前往太石村时遭到一群不明身份者的围殴,车辆被砸坏,挡风玻璃破碎。四人报警后,番禺区派警车护送离开现场。行至半途,警车却调头而去,艾晓明等人旋即遭到数辆车的围追堵截,车内的歹徒挥舞棍棒和匕首。
   
   10月7日,《南华早报》记者刘晓欣和法国广播电台记者Abel segretin到太石村采访,遭到把守在村里各个路口雇佣的“保安”殴打。另据当地村民讲:“打人的保安是太石村党支部书记请的,一天100元,任务就是把所有来太石村的外地人外国人打出村去!他们每天喝酒,到处打人抓人,黑色恐怖呵!”
   
   10月8日,人大代表吕邦列陪同英国卫报记者本杰明到太石村采访,遭到身份不明的一群暴徒的围殴。暴徒们把吕邦列拖下车,把两个记者隔在一边,残酷殴打吕邦列,打得吕先生眼珠突出、舌头割裂,身上满是唾沫及尿液,直到昏死过去。卫报记者最后一次看到吕邦列时,吕先生打到路边的沟中,鲜血淋漓。
   
   2006年2月1日,因代理太石村案而遭解聘的维权律师唐荆陵去探望郭飞雄,他在回家的途中遭到不明身份人士的跟踪和围殴。唐律师的后脑遭到拳头猛击,并被身份不明的四个人逼到巷角。后来,唐律师和艾晓明教授一起报警,人身威胁才得以解除。
   
   半个世纪前,中国人经历过饿死几千万人、还要高唱“社会主义就是好”的癫狂时代;1989年以来,中国人仍然经历着持续的野蛮对待,从屠杀孩子的残忍到不准母亲们哭泣的冷血,从镇压法轮功的恐怖到汕尾东洲的血腥,还经历了数不清的官匪勾结镇压民间维权的野蛮。
   
   但在民间权利意识觉醒的时代,无论官权如何镇压,也无法制服此起彼伏的民间反抗,仅就中共官方公布的数字而言,群体性反抗事件连年增长,2003年有5万多起,2004年增加到74000起,2005年再增加到87000起。所以,胡温不得不高喊“以人为本”与“和谐社会”等口号,官方媒体和御用精英也不断呼吁“仁慈专制”或“有限度的剥夺”,但对于独裁权力的贪婪和疯狂并没有起到抑止作用,恰恰相反,各级官权非但毫无多少收敛,反而愈发践踏法律、不要面子、甚至完全不计政治成本,动用从政府暴力到黑社会暴力的手段来对待民间的正当要求。
   
   这种权力疯狂,不再是对毛泽东式的阶级斗争狂热,而是权贵们对特权利益的无限贪婪。贪婪使人变得不可理喻,走向贪婪的权力尤其疯狂,邪恶的制度又让权力疯狂畅通无阻,在中心城市的繁华和权贵们的一夜暴富的背后,是疯狂的权力性掠夺;政治恐怖不再是光天化日之下的屠杀,而是无所不在、无孔不入的秘密警察,是不准报警的权力抢劫,是报了警也无人受理的官官相护,是坚持报警就被戴上手铐或被黑社会追杀。
   
   有独裁制度撑腰的各级官员,他们的极端贪婪和无法无天,已经使中国进入最为可怕的官匪一家状态——黑社会以贿赂收买官府,官权利用黑道力量摆平麻烦。
   
   官权的黑社会化标志着末世的分裂和疯狂。
   
   2006年2月4日于北京家中(《民主中国》2006年2月5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