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中宣部是个什么东西?]
刘晓波文选
·民间的升值与政治民主化
·美国的低调与法国的高调
·一位安徽农民的政治智慧
·李锐公开论政──民间压力的象征
·赖昌星、贾庆林与朱熔基
·成败论朱熔基
·强烈抗议对《21世纪环球报道》的封杀
·中共高层挺董的秘密
·倒萨之战与联合国权威
·憎慕交织的美国心结
·为枪杆子政治加冕的盛会
·蔑视生命的党权至上
·独裁制度的替罪羊
·收容遣送与制度性人祸──简评孙志刚之死──
·SARS危机中的国际支持
·【人权评论】高官批示保障不了人权
·道歉、感谢与颂歌
·产权改革问题上的道义担当
·政治SARS制造的又一大冤案——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而呼
·用真话颠覆谎言制度——接受“杰出民主人士奖”的答谢词
·从孙志刚案看政治权力干预司法
·舆论误导出的胡温“新政”
·诚实地说出常识的良知——祭李慎之先生
·周正毅案与金融腐败
·刑不上政治局的“问责”
·孙志刚是民间抗暴之英雄——从孙志刚案到中止收容遣送
·我们能盼来什幺?
·亲港府而远民意的香港行
·透支民众未来的金融腐败
·希望与失望的恶性循环——简评胡锦涛七·一讲话之一
·胡温不会挑战江派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二
·吃饭哲学与跛足改革————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三
·坚定不移地玩弄亲民工具——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四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民间维权运动的胜利
·北京封锁信息的双重危害
·刘晓波 任不寐 关于《灾变论》的对话
·谁为超期羁押的良心犯鸣冤
·大陆执法者的双面
·港人胜利对大陆的压力和启示
·23条与独裁者的噩梦
·金正日独裁吞噬金大中阳光
·中国没有司法正义
·毛泽东玩弄宪法
·跛足外交来自跛足改革——朝核危机评论之一
·“民主立宪”的虚假
·六方会谈与中国外交
·狂热到精明的爱国主义
·自焚背后的人权灾难
·无声三中全会与信息歧视
·神五升空后的虚拟和真实
·刘荻获释的启示
·谁为暴君毛泽东招魂?
·向独裁献媚的希拉克──评胡锦涛访法
·杜导斌案——从完全黑箱到有限公开
·湖北省公安厅应该作出进一步澄清
·特权者的反腐特权
·枪杆子下的胡温亲民
·《证词》附录:刘晓波给廖亦武的信
·人权入宪下的人权迫害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独裁政府怎能监督自己
·难道恐怖屠杀是死亡庆典?——有感于中国某些网民为马德里爆炸叫好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上)——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下)——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赢选举的阿扁和赢公投的连战
·康晓光的狂妄和阴招
·特权式反腐的无效
·【紧急呼吁】强烈抗议中共公安逮捕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台湾恶劣环境中的优质民主
·关于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被拘捕事件的紧急呼吁
·受难母亲的泪与爱──献给被捕的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关于三位被捕难属的最新消息
·关于丁子霖女士最新消息
·有力量的残疾青年罗永忠
·让清明变成石头——为六四亡灵而作
·日人挑战首相 国人围殴女子
·美英自由联盟必胜
·北京能否有对台新思路?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帮闲博士的献媚术
·话说李敖---精明的骄狂
·为再燃野火的龙应台辩护
·话说李敖之二─紧跟暴君毛泽东
·不要说今年的春天很冷
·"人质外交"源于独裁政治敌视民间异见的本质——为杨建利被捕两周年而作
·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依法治港的实质是“恶法治港”
·从新华网民意调查看国人的人权意识
·在大陆,五一是谁的节日?
·林昭用生命写就的遗言是当代中国仅存的自由之声
·向死于恐怖袭击的同胞致哀
·谁在乱港害中?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宣部是个什么东西?

   岁末年初,两大媒体整肃事件震惊海内外,《新京报》高层大换血,《中国青年报》下属《冰点》被停刊。
   
   我在《记住冰点及其杀手》一文说:“最后,我还要告诉团中央常务书记赵勇和现任中青报总编李而亮,作为助纣为虐的恶吏及媒体杀手,你们的名字也将被记载中国新闻史的丑闻录中!”
   
   现在,我为自己的疏忽向李大同和《冰点》同仁道歉,因为我放过了最大的媒体杀手——中宣部。

   
   虽然,直接宣布整肃两媒体的决定的都不是中宣部官员,前者是主管者《光明日报》,后者是团中央宣传部,然而,谁都清楚,背后的杀手非中宣部莫属。
   
   《新京报》是南方报业与光明日报合办,光明日报是主管方。而光明日报是直属于中宣部的三大党报之一。据境外媒体透露,《新京报》高层大换血之前,在事发之前数天,中宣部某领导视察光明报业集团,专门针对《新京报》问题与光明报业集团进行关门会议。之后才有12月28日光明报业集团派出的工作小组抵达《新京报》,以集团党委名义宣布免去《新京报》总编辑杨斌、副总编辑孙雪东、李多钰的职务。
   
   据《冰点》主编李大同的介绍,中宣部阅评小组多次刁难过《冰点》,此次停刊也是中宣部召集团中央有关负责人和中青报负责人开会之后,由报社的社长和主编向李大同宣布的团中央宣传部的决定。《冰点》副主编卢跃刚也介绍说,整肃《冰点》是中宣部极少数恶吏所为。
   
   在我看来,作为团中央机关报的《中国青年报》,在大陆分类上属于“党报”。而对一家党报下如此狠手,绝非中宣部的小吏所能拍板,必有主管报刊的副部长的批准和部长刘云山的点头,才敢下手。
   
   在中共执政史上,只有朱厚泽先生出任中宣部部长时期(八十年代胡耀邦和赵紫阳主政时期),提出过“宽松、宽容、宽厚”的三宽政策,为中国的思想界和新闻界创造过相对自由的政治环境。而在其他时期,中宣部的惟一职能就是充当独裁政权的舆论杀手,专门负责阉割社会的舌头。它管制媒体、操控舆论、压制思想、扼杀学术,独裁制度犯下的所有罪错都有中宣部的参与。
   
   
   在古代中国,虽然因言获罪者要被割屌割喉、甚至要砍头灭族,可谓血腥和残酷。但皇权时代再残酷,也没有负责控制言论和思想的专门机构;而在当代中国,虽然废除了割肉屌的酷刑,但在精神控制上的严厉和精密远远超过皇权时代,建立了中宣部这样的专门机构。据焦国标先生的统计,从中央到各级地方政权和各类企事业单位,中国的四百万个大大小小宣传部门,雇佣了八千万人来专门从事思想控制(《开放》2005年12月号)。而怪就怪在,四百万个机构和八千万官员,每年要花费纳税人多少银两,干的却是专门限制纳税人的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脏活。
   
   中国纳税人真贱,用辛苦赚来的真金白银来购买思想管制!
   
   在明朝,中国古代的皇权独裁达到一个高峰,最醒目的标志就是“东厂”的建立。“东厂”在中国历史上的臭名昭著,不仅在于它的恶贯满盈,更在于它是制度化的秘密警察机构。时至今日,“东厂”的恶名仍然被不断提起。而中共政权建立的中宣部,实质上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东厂”,使控制言论和思想的邪恶权力制度化,也就是阉割人的灵魂或精神的制度化、日常化、习惯化、程序化,其恶性累累,可谓罄竹难书。
   
   2004年,焦国标先生曾发表长篇檄文炮轰中宣部,他也因此失去北大的教职。现在看来,焦国标盘点出的中宣部十四种罪恶,包括愚昧、枉法、冷血、弱智、权钱交易、掩盖罪恶、蹂躏传媒人的是非感与正义感等,一点也没有冤枉了中宣部。
   
   今天,中宣部扼杀了《冰点》,就是践踏优秀传媒人的是非感与正义感的恶行。
   
   人有口,要说;有耳,要听;有眼,要看;而中宣部的职业就是封口、塞耳、遮眼,也就是不把人当人!
   
   要问中宣部是个什么东西?我的回答是:它不是个东西,而是魔鬼的利爪。
   
   中宣部是媒体的监狱,专门囚禁那些新闻界的良心。
   
   中宣部是灵魂的杀手,专门扼杀那些向往自由的灵魂。
   
   中宣部是喝足了狼奶的机构,每一次伸出魔爪,必有有良知的新闻人及其报刊被扼杀。
   
   基于此,我呼吁新闻界、知识界和律师界的良知者公开声援李大同和《冰点》同仁!
   
   如果我们不能为斩断中宣部这只灵魂杀手而齐心协力,无论是个人还是民族,都永远无法拥有自由的灵魂和自由的新闻!
   
   2006年1月27日于北京家中(《观察》首发,2006年1月2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