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金正日的幽灵在中国游荡]
刘晓波文选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正日的幽灵在中国游荡

   金正日象神秘的幽灵,中共为这个幽灵提供可以隐身的夜晚。
   
   韩国媒体首先曝料,说金正日访华,而朝鲜官方决口不谈,中国媒体只字不提,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顾左右而言他,外国媒体一路追踪。
   
   一会儿是从中国丹东入境,一会儿又在上海露面,一会儿现身广东白天鹅宾馆,一会儿又到了深圳,欣赏女子十二乐坊表演;一会儿是张德江陪同,一会儿是江泽民全程陪同,一会儿又是胡锦涛全程陪同,一会儿又冒出罗干陪同;一会儿是金正日已经见了胡锦涛,一会儿又是金正日要到北京与胡锦涛见面;谁也搞不清,金胖子何时到中国?为何来中国?见过什么人?谈过什么话?参观过哪些地方?

   
   有人说,金家政权通过澳门银行洗黑钱被美国制裁,金胖子来找小胡寻求解套之策;有人说,六方会谈再次陷入泥潭,小胡请金胖子来商量如何跳出来;也有人说,金胖子也要改革了,此行是为了向中共取经。
   
   幽灵往往神出鬼没,给人以神秘莫测的恐惧感;而凡人扮演幽灵,要么出于对阳光的恐惧,要么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要么是故作神秘来吸引眼球。金胖子幽灵般的身影徘徊于中国大地,却不敢公开曝光自己的行程,不会有什么好事。起码,他那张凸起的大肚皮,又要挥霍不少中国纳税人的银两。
   
   极权者都喜欢黑暗和神秘,更喜欢故意制造黑暗来凸现自己的神秘和神圣;所以,作为当今世界所剩无几的绝对独裁者,金正日每次出行皆神秘兮兮,外界都要猜测他的行踪和他的外交动作,更想窥探他的内心隐秘和生活嗜好。
   
   然而,在我看来,金正日患有严重的自我认知障碍症,世界各大媒体如此关注金正日也患有独裁依赖症。如果媒体不围观不追踪金正日的故作神秘,金正日也就失去了众多患有窥探癖的观众,无人喝彩是对故作神秘的最好拆解。
   
   其实,无论小金如何故作神秘,他和他治下的朝鲜却毫无神秘可言。凡是关心点世界大事的人都知道,他本人是当今世界最独裁的暴君,他治下的朝鲜是整个世界最贫困最封闭的国家,甚至只有靠核讹诈来换取外援,靠与独裁中共的眉来眼去来乞讨免费救济;他还是国际舞台上最为无赖的一国元首,以至于,他的翻云覆雨已经成为“金家外交”的品牌。
   
   也许,在当今世界上,除了中共政权之外,再也找不到对小金如此慷慨的政府了。也只有中共政权,才会满足金正日故作神秘的病态嗜好。
   
   中国共产党与朝鲜劳动党,一个象暴富的新贵,一个是穷横的乞丐,之所以还维持着所谓“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暴富的新贵之所以还肯于救济穷横的乞丐,就在于二者的臭味相投,都是独裁党。
   
   中朝友谊五十多年,充满了尔虞我诈和背信弃义,而惟一不变的却是,为了维持中朝之间的独裁联盟,中国人民是最大的牺牲者;金胖子的恣意妄为和花天酒地,要由中国人民买单。老毛时代,中共让中国人民当炮灰,以巨大而惨烈的代价拯救过老金政权;后毛时代,中共继续让中国人民作冤大头,用纳税人的钱来救济小金政权。
   
   金正日不是神秘的幽灵,而是极端贪婪的吸血鬼,吸干了朝鲜人民的血还不算,又要通过独裁中共来吸中国人民的血!
   
   真不知道,中国人民还要供养这个吸血鬼多久?
   
   2006年1月16日于北京家中(首发大纪元2006年1月16日,《苹果日报》2006年1月1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