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新年向中南海作鬼脸]
刘晓波文选
·康晓光的狂妄和阴招
·特权式反腐的无效
·【紧急呼吁】强烈抗议中共公安逮捕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台湾恶劣环境中的优质民主
·关于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被拘捕事件的紧急呼吁
·受难母亲的泪与爱──献给被捕的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关于三位被捕难属的最新消息
·关于丁子霖女士最新消息
·有力量的残疾青年罗永忠
·让清明变成石头——为六四亡灵而作
·日人挑战首相 国人围殴女子
·美英自由联盟必胜
·北京能否有对台新思路?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帮闲博士的献媚术
·话说李敖---精明的骄狂
·为再燃野火的龙应台辩护
·话说李敖之二─紧跟暴君毛泽东
·不要说今年的春天很冷
·"人质外交"源于独裁政治敌视民间异见的本质——为杨建利被捕两周年而作
·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依法治港的实质是“恶法治港”
·从新华网民意调查看国人的人权意识
·在大陆,五一是谁的节日?
·林昭用生命写就的遗言是当代中国仅存的自由之声
·向死于恐怖袭击的同胞致哀
·谁在乱港害中?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上)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下)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今年七月一日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年向中南海作鬼脸

   2006年除夕,中共党魁胡锦涛发表新年贺词《建设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对内许诺“使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对外强调“在这里,我愿重申,中国的发展,是和平的发展、开放的发展、合作的发展、和谐的发展。”
   
   在同一时刻,许多大陆手机都收到两则短信。
   
   一则是戏虐中共政治局九常委:“元旦之际祝你:运气像曾庆一样红,做人像吴官一样正,家庭像贾春一样旺,生活像温家一样饱,事业像小罗一样干,房室像李长第二春,打牌像锦涛一样胡!烦恼像邦国一样吴,情人像小菊一样黄。”

   
   一则是讽讥历任党魁:“中山率领流浪汉,泽东率领穷光蛋,小平率领小商贩,民哥率领贪污犯,剩下咱们怎么办?跟着涛哥混口饭!工作再难也得干!快乐快乐过元旦!新年快乐!”
   
   两种新年祝福代表了官民的两种表情。
   
   看电视上胡锦涛发表贺词的表情,居然没有一丝笑容和轻松,除了严肃还是严肃,仿佛他给世界的新年礼物不是祝贺,而是在表达新的一年准备上刀山下火海的决心。
   
   读手机的新年祝福短信,居然没有一点正经和尊敬,除了调笑还是调笑,且专门拿最高权势者开涮,无论是已故的还是活着的,也无论是下台的还是台上的,一个也不放过。仿佛偌大中国的新年除夕只有一种表情——对中南海作鬼脸。
   
   这种官民之间的巨大反差所凸现的,正是所有后极权社会的特征,一个专拿板着脸的官权来调笑的时代。当权者的作秀和官场腐败成了最大的政治笑话素材库,大家在私下里都能讲几段政治笑话,讽刺性民谣在城乡之间广泛流传,并借助于互联网和手机而无远弗界、无孔不入。这种流行于民间的公共语言与官控的媒体上的公开语言形成了鲜明对照:如果你每天只接受来自公开媒体的信息,满眼就是一片光明,恍如活在天堂里;而如果你每天只汲取私下信息,就会感到举目都是暗无天日,简直活在地狱中。
   
   而怪就怪在,两种表情都没心没肺,既有“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无赖劲头,也有言行背离的犬儒化表演。
   
   贪婪、腐败、残暴、虚伪的官权,却偏要拿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亲民表情,每一次公开发言都是大话连篇的虚假承诺;合法性急遽流失的官权,却还自以为具有一言九鼎的权威,依然我行我素地教训百姓,全不顾及一呼百应的毛时代早已不再,满脸的一本正经早已掩盖不住男盗女娼,任何意识形态说教不过是自说自话,甚至连说教者本人都不再相信。
   
   懦弱、犬儒、势力、撒谎的民间,却偏要拿出敢于嘲讽权贵的小聪明,每逢官权作秀的重大时日都要编出一大堆笑话,并自以为已经具有了放肆戏弄官权的资本,专门拿大权在握的大人物开涮,而全然不觉这不过是小康时代的穷欢乐表情,是政治恐怖和利益收买下的犬儒表演。
   
   令人最为困惑的是,生活在言行背离中的人们,从高高在上的政治寡头到无权无势的平头百姓,从腰缠万贯且挥金如土的富豪到读不起书看不起病的穷人,从著作等身的智囊到大字不识的文盲,从出入名牌店的白领到提前预约死亡的矿工,从新左新儒到网络愤青,……所有的人都并不觉得公开说谎和私下真话有什么别扭,而是心甘情愿地口是心非、言行背离,心平气和是接受如此乖谬的现存秩序:私下里万众唾弃的中共政权仍然稳稳当当,在民间诅咒中的中共寡头们仍然风光无限。
   
   在被GDP精神鸦片致幻了的当下中国,讽刺性的政治笑话和新民谣年年创新,但其功能却不断发生衰败性的畸变。它们最初来自人们宣泄不满和仇恨的创造,却在流传中变成无可奈何的情绪表达,进而变成私人聚会上、网络上、手机上的精神调剂品,变成颓废的精神大餐中的佐餐品和助兴剂。特别是对于大城市里的白领一族,他们作为现存秩序的既得利益阶层之一,有钱有闲却精神空虚,讲究格调却做作矫情,他们热衷于创作和传播新民谣和政治笑话,类似于《红楼梦》中的小姐们向贾母讲述刘姥姥进大观园的笑话,已经对权贵资本主义的独裁秩序没有任何伤害,反而变成填补精神空虚的口腔休闲运动。
   
   所以,当官权意识形态说教失效之后,舞台上的小品化娱乐和舞台下的政治笑话,正在变成了另类的精神毒品,既与官方强制下的强作欢笑配合得天衣无缝,又具有官方娱乐所不具有的超强麻醉功能,人们津津乐道于花样翻新的政治笑话,象消费商品一样消费着新民谣中的苦难、黑暗和不满。
   
   如同那些模仿西方后现代娱乐的项目,周星驰的喜剧《大话西游》和冯小刚的贺岁片《手机》是笑话,张艺谋的《英雄》赞歌和陈凯歌的《无极》哲理也是笑话,超女风暴和央视晚会是大众狂欢,申奥申博与刘翔姚明也是大众狂欢,被独裁主导的强作狂欢连成一片即兴娱乐海洋。但玩过了、笑过了、发泄过了、嘲讽过了,一切如故:要说谎时就说谎,要黑心时就黑心,要钻营时就不择手段……
   
   
   内在恐惧和利益最大化的驱动,强制着后毛时代的中国开怀大笑,笑得无奈而麻木,至多是一脸猥亵的假笑。冷酷的GDP崇拜、放荡的肉体享受和无羁的口腔消费,从来就习惯了自绝于尊严和诚实的中国人,早已埋葬掉了基本的同情心、是非感和正义感。正如本雅明在《法西斯艺术》中所言:“法西斯艺术将现存的诸多关系永久化,其办法是令各个个体制作者和观众成了麻痹症患者,那种关系原本可能由他们去改变的,现在一一瘫痪了。法西斯主义教导说:强行规定他们的行为态度,惟有如此,群众在迷惑状态下才能自行表达自己。”
   
   2005年的中国荒诞,以中共最大的统战花瓶巴金的完满辞世为最醒目的标志:为了将“说真话”进行到底,巴老的在地之魂或在天之灵,继续担任《收获》主编,正如毛泽东和邓小平的亡灵继续领导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2006年1月1日于北京家中(《民主中国》2005年1月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