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记住血染的2005年12月6日]
刘晓波文选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
·独裁的伪善预示自由的可能
·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为张林的言论自由辩护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2)
·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新世纪的人类毒瘤恐怖主义—向伦敦恐怖爆炸中的死难者致哀
·延安时期周旋于苏美之间的毛泽东
·比奴隶制还野蛮的共产极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之一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3)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4)
·和谐言辞与分裂现实
·遥祝“小马哥”
·比任何传统独裁都野蛮的极权主义-二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权力(5)
·传播信仰的蔡卓华无罪──蔡卓华案评论(之1)——
·杀人无界的恐怖主义——向遭遇恐怖袭击的埃及致哀!
·推动法律维权的民间努力──蔡卓华案评论(之2)
·走火入魔的大中国幻觉
·迷失在暴君怀中的西方左派
晓波的诗
·雨中的我--给霞
·惊愕--给小霞
·那人坐下--给霞
·危险的欢乐--给霞
·五分钟的赞美--给霞
·某天早晨--给一个人去西藏的霞
·醉酒--给霞
·冬日的孤独--给霞
·双音词--给霞
·夜晚和黎明--给小霞
·亲爱的,我的小狗死了--给小手指
·你从我……--给小霞
·你如此脆弱的目光--给小脚丫
·再一次作新娘--给我的新娘
·你的自画像--给小手指
·爸爸带来的花衣裳--给小脚丫
·给你的诗--给霞
·那么小那么凉的脚--给我的冰凉的小脚趾
·把一切交给你--给霞妹
·悬崖--给妻子
·维特根斯坦肖像--给不懂哲学的妻
·向康德脱帽--给没有读过康德的小霞
·卡夫卡,我对你说--给酷爱卡夫卡的妻
·你是我……--给小妹
·读里尔克--给同样喜欢里尔克的霞
·博尔赫斯的黑暗--给迷恋黑暗的小霞
·忘不了的庄子--给听我讲庄子的小霞
·我离去时--给睡梦中的霞
·阳光和茶杯--给每天喝茶的小手指
·孤寂的日子--给霞
·致圣·奥古斯丁--给喜欢《忏悔录》的霞
·烟的感觉--给正在吸烟的小妹
·大胡子柏拉图--给不懂柏拉图的霞妹
·你出现--给妻
·仰视耶稣-给我谦卑的妻子
·童年--给扎小辨的小霞
·太史公的遗愿--给刘霞
·如果再接近一点点--给二十六岁时的霞
·我是你的终身囚徒--给霞妹
·门--给疯小妹
·以你的炸裂……--给霞
·远方--给霞
·给妻子
·卡米尔·克罗岱尔致刘霞--给我的妻子
·茨维塔耶娃致刘霞--给我的妻子
·刘霞致玛莎--给我的妻子
·插进世界的一把刀--给我的小霞
·消逝的目光--给小眼睛
·回忆--给我们共同的岁月
·一捧沙子--给霞
·星光正在谋杀--给小霞
·早晨--给霞
·烟与你--给多次宣布戒烟的妻子
·悼王小波--给为王小波写诗的霞
·给外公(晓波模拟刘霞)--给从未见过外公的小霞
·与薇依一起期待--给小妹
·一只蚂蚁的哭泣--给小脚丫
·梵高与你--给小霞
·你一直很冷--给冰冷的小脚丫
·艾米莉·勃朗特与我俩--给听我读《呼啸山庄》的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住血染的2005年12月6日

   明天就是“世界人权日”,然而,就在“人权日”前夕,独裁中国再次发生令人发指的践踏人权暴行——在广东汕尾市,全副武装的武警向徒手请愿的村民们开枪。
   
   据路透社、美联社、法新社、BBC、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台湾中央社、香港等多家国际权威媒体报道,12月6日,广东汕尾市红海湾东洲乡发生严重的流血事件。当地农民因没有得到适当的土地挪用赔偿而与官权发生冲突,当局出动上千名警察和武警进行镇压,镇压者在试图冲散一千多示威者的过程中释放催泪弹并且开枪射击,造成村民死伤。
   
   官方对这个血案进行极为严格的新闻封锁,大陆媒体上一片空白,境外记者也无法进入当地采访,面对境外记者们的电话采访和新闻发布会上的提问,广东地方当局和中央新闻发言人均表示不知道此事。所以,外界根本无法了解确切的死亡人数,但在冲突中肯定有数位村民被射杀。

   
   据路透社12月7日报道,一名村民透过电话告诉记者:他的兄弟在抗议示威时被击毙。至少有10人被打死,尸体就躺在村民的屋子里。他说:“我的双亲与嫂子跪在屋子前,要求政府官员给个说法。”“当局已开始在村子里抓人。”
   
   就在我上网收集这场血案的信息时,接到美国之音记者杨明先生的电话采访。据杨明先生介绍说:他刚刚采访完一位当地村妇,她证实了武警开枪射杀示威村民的事实,她的丈夫就是被射杀者之一。据她介绍,起码有11位村民在冲突中被射杀,30多人失踪。
   
   另据香港《东方日报》9日报道,现在,东洲乡已完全被武警封锁,当地官权甚至出动了防暴装甲车。有伤者亲人向外透露,事发时武警向他们发射约二百枚催泪弹,之后开枪射击。据说山上有十多名中枪死亡示威者的尸体,可是村民无法接近,更不敢收尸。死者亲属只能跪在封村的武警面前,请求让他们出村认领亲人的尸体。
   
   同时,村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自发集结在东洲乡多个地点,包括开枪扫射村民的发电厂前现场、北门桥头都有大批村民,部分人穿上白衣服或披着白头巾,持香烛,下跪拜祭死者。祭祀者说,他们都是死者的家长,因为被枪杀的大部份是村里的年轻人。
   
   另据境外媒体报道,当地官方说:造成血案的责任在村民。当警民对峙时,村民用土制燃烧弹攻击武警,造成三名武警死亡,武警被迫开枪还击;还说村民准备用土制炸弹炸汕尾电厂,引发武警镇压。
   
   但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的当地村民,无一不指责官方在撒谎。他们所:村民没有任何暴力行为,而是武警主动向村民开枪。
   
   经济上先富起来的广东,曾经引领过全国的改革开放大潮,广东媒体也曾一度被誉为中国媒体界的改革先锋。然而,从孙志刚被活活打死在收容所开始,一系列备受国内外瞩目的恶行接二连三,从整肃《南方周末》到制造《南方都市报》冤狱,从SARS之源到矿难频发,从镇压太石村维权到制造东洲乡的血案,……近年来的广东正在变成了恶行昭著之区。
   
   甚至,仅凭2005年发生广东的两大恶行——番禺区政府动用黑社会来围追堵截维权人士和汕尾市政府动用武警镇压村民,广东就足以被列为全国的首恶之区。
   
   全副武装的官权和徒手请愿的村民,武警、坦克、射杀、死亡,东洲乡惨案,不能不让我想起那场震惊世界的野蛮大屠杀。六四冤魂还未得到安慰,又有新冤魂仆倒在嗜血的枪口下。
   
   2005年12月6日和1989年6月4日,两个血腥的日子!
   
   小小东洲乡被全副武装的武警和防暴装甲车封锁,偌大北京城被全副武装的军队、坦克和装甲车戒严。
   
   徒手村民争取的是赖以为生的经济权益,徒手学子争取的是赖以富民强国的政治权利,二者的诉求和行为都是合法合理合情,但双双倒在罪恶的子弹之下。
   
   十六年时间的流失洗不掉六四惨案的血迹,中国和世界都不会忘记没有得到安慰的冤魂。但中共现政权并没有汲取血的教训,它的独裁本性也没有任何改变,敌视民意和践踏人权,滥用权力和贪得无厌,黑箱操作和撒谎成性,蔑视生命和野蛮冷酷,狂妄肆意和机会主义,不择手段和狡猾阴险……是渗透这个政权骨髓的遗传。
   
   为了东洲乡的冤魂,我强烈抗议:中共广东省汕尾市当局的暴行!抗议中共最高当局严密封锁这一暴行的黑箱操控!
   
   为了让操纵暴行之手曝光于天下,我请求知情者:提供广东省汕尾市党政官员和风力发电厂工程负责人的名单。
   
   为了中国人权的进步,我强烈呼吁:中国国民、海外华人、国际社会、联合国和人权组织,齐声谴责这种野蛮的暴行!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全力帮助东洲乡村民的合法维权行动!
   
   记住血染的2005年12月6日,正如记住血染的1989年6月4日!
   
   2005年12月9日于北京家中(大纪元2005年12月1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