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二)——第二大错误:自由英法向极权德意的无原则妥协]
刘晓波文选
·从一无所有到红旗下的蛋
·狱中重读《地下室手记》
·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
·对李大同落井下石的新左派
·“狼图腾”取代“龙图腾”
·受难母亲十年如一日的抗争——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谁能宽恕不可宽恕之罪——狱中读《宽恕?!》
·八九运动中的李大同和卢跃刚
·胡锦涛政权左右开弓
·多面的中共独裁
·左转的胡锦涛也反左
·精于利益计算的末日独裁
·爱琴海,自由的海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
·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二)——第二大错误:自由英法向极权德意的无原则妥协

从1920-1930年代,首先是俄国变成共产极权国家,接着是东西方的两个大国——德国和日本——走上法西斯极权与民族主义扩张之路,最后是西方自由国家的绥靖政策对共产极权和法西斯极权的纵容,使独裁制度在世界范围内有了第一次大复辟。二战的发生就是狂热的独裁民族主义绑架民主的灾难。
   从1871年-1914年期间,统一了的德国迎来了蒸蒸日上的经济繁荣,以至于帝国野心迅速膨胀,发动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但德国的失败,使之在1918年—1925年陷于一蹶不振的状况,不仅是战败后被战胜国榨取赔款的耻辱,而且是割让领土的丧权:西边一些领土割让给法国,北边一些领土割让给丹麦,东边的更多领土割让波兰。到1929年世界性经济危机时期,德国经济似乎陷于崩溃的境地。
   这就是希特勒及其纳粹崛起的背景。

   众所周知,法西斯运动发源于1920年代的意大利,但法西斯的极端化却由纳粹德国来完成。希特勒通过极端的种族煽动赢得了选举,德国的半吊子民主也由此被葬送。希特勒上台以后,在政治上,通过镇压国内反对派而清除掉所有政治对手,希特勒变成大权独揽的极权者;在经济上,德国经济大幅度回升,甚至出现了第二次振兴的繁荣局面;在文化上,日耳曼民族优越论大行其道,德国精神逐步纳粹化。这样,绝对极权和实力上升的合力,为极端民族主义的扩张政策准备了最好的条件,希特勒也就有了充分的资本。他以洗雪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失败之耻为号召,动员起整个德国的全部力量和精神癫狂,把德国逐步引向种族迫害和战争之路。
   在日本,1912-1916年有所谓“大正民主化”时期,但民族主义势力压倒了民主主义,军人代替文官主导国家事务,使民主化进程被军人专权所葬送。日本人为扩张生存空间而发动侵略战争,也被畸形的民族优越感罩上了一层神圣的光环,军国主义理论甚嚣尘上,日本人自以为肩负起拯救亚洲、领导所有黄种人向白种人争独立争尊严的神圣使命,沉浸在自我陶醉的傲慢之中,甚至也不把欧美列强在亚洲的势力放在眼里,声言要建立一个北起西伯利亚南到大洋洲的大帝国。
   截至1938年,世界上自由阵营和极权阵营的实力对比发生了巨大变化,从1929年到1938年,西方三个自由国家美国、英国和法国的制造业能力从1929年的59%下降到1938年42%,四大极权国家苏联、德国、意大利和日本却从22%飙到38%,已经接近势均力敌的状态。同时,到1938年,德国的军备开支居然高出英法两国一倍以上。
   (一)成全希特勒独霸欧洲的野心
   1938年3月,德国吞并了奥地利。此举既是德国长期以来的民族主义目标,也重塑了德国一战失败后的战略地位,极大地提升德国的军事力量和国家威望。希特勒发动全面侵略战争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然而,当时的世界各大国无法团结起来阻止希特勒发动战争。远在大洋另一边的美国,国内民意被“孤立主义”所主导,不愿意参与欧洲内部的纷争。在拿破仑战争中崛起为欧洲大国的俄罗斯,曾一度是维持欧洲均势的集体安全的不可或缺的力量,但1917年十月革命使布尔什维克掌权,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以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政权就与德国握手言和,退出对德作战。此后的共产苏联迅速共产主义化,也就必然疏远西方,到斯大林掌握绝对权力之后,俄国不再是维护欧洲战略平衡的力量,而变成了资本主义西方之敌,斯大林最愿意看到的就是西方国家的内斗,西方的内斗越激烈,苏联越能从中渔利。
   于是,能够遏制希特勒发动战争的唯一希望只剩下另外两个欧洲大国英国和法国。因为,英、法两国既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也是不同于法西斯独裁的自由国家,无论就地缘政治而言,还是就制度竞争而言,英法两国都应该担负起维护欧洲集体安全的主要责任。
   遗憾的是,当时英国首相张伯伦和法国总理达拉第都是鼠目寸光的政客,两人对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义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只想以妥协换取自身的安全。两位政客以为,只要部分地满足希特勒对东欧小国的贪婪,就可以防止德国把战火烧到英法头上。所以,在很大程度上,欧洲自由国家对法西斯极权国家的妥协,构成二战爆发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实,当时的国际社会还是有机会遏制希特勒发动战争的。在欧洲,英国政府内的对德政策上有重大分歧,外交大臣艾登主张强硬,他看出希特勒的野心是统治世界,绝非有限的妥协所能满足;而首相张伯伦奉行绥靖,他相信希特勒只抱有极为有限的要求,可以通过和平协商予以满足。如果张伯伦能够听取艾登等具有外交阅历和远见的政治家的意见,而不是自以为是地作出与德国和解的“超级决断”,英国的灾难性对德政策就可能避免。同时,在慕尼黑会议之前,法国与捷克等东欧国家结成了遏制德国的战略同盟,如果法国能够坚守这一同盟,加上英、美对德国施加压力,希特勒未必就敢对整个欧洲全面开战。
   在国际上,尽管美国国内的民意倾向于“孤立主义”,但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却是具有远见的政治家,他一直在暗中介入欧洲事务。早在1938年1月12日,罗斯福想邀请一些国家的代表来华盛顿共同探讨如何应对国际局势的恶化,为此,他发电报给伦敦征询意见。罗斯福在电报中暗示,如果英国支持他的计划,他就将向法、德、意诸大国提出同样的建议。当时,英国外交大臣艾登正在法国访问,张伯伦在没有与外交大臣商量的情况下,就回电罗斯福建议推迟这一行动。张伯伦害怕罗斯福的行动会让英国与德、意达成一项协议的所有努力付之东流。显然,张伯伦的所谓协议就是后来的慕尼黑协议。
   1938年9月29日,欧洲四大国领袖,英国张伯伦、法国达拉蒂、德国希特勒、意大利墨索里尼,在德国纳粹党发源地慕尼黑举行峰会,签订了出卖欧洲民主小国捷克给纳粹德国的《慕尼黑协议》。它推翻了一战后的“凡尔赛解决方案”,使德国变成无可争辩的东欧主宰者。根据该协议,捷克的三分之一以上领土(苏台德地区)划归了纳粹德国,而捷克政府代表竟因希特勒的反对而被拒绝进入会场,只能呆在会议厅附近的一个房间里,直至午夜后才被告知这一出卖捷克的决定,而且是“捷克政府无权做任何变更的最后决定”。
   意味深长的是,出席慕尼黑会议的欧洲四大国的实力对比恰好旗鼓相当,两个自由大国与两个极权大国,“慕尼黑协议”正是自由大国向极权大国作出无原则妥协的产物。特别是法国曾经与捷克具有同盟关系,但在希特勒的威慑下,法-捷同盟形同虚设。这就等于四个欧洲大国合谋出卖了民主捷克。而被出卖的民主捷克却毫无发言权,只能在会场外等待即将到来的丧权辱国的命运。
   当张伯伦从慕尼黑返回伦敦大肆吹嘘他为英国和欧洲“带回了我们时代的和平”之时,敏锐的丘吉尔却识破了希特勒的阴谋,他在1938年10月5日议会发言中指出:“慕尼黑协议不会如张伯伦所说减少欧洲紧张局势,现在所有东欧国家都将尽其所能与纳粹德国妥协。英国民主与纳粹强权之间不可能存在友谊,纳粹德国宣扬野蛮的种族观,从迫害中获得力量与乐趣,以残酷的暴力相威胁,这样的国家绝不可能成为民主制国家的朋友。”
   邱吉尔基于自由与极权之间的制度差别所下的判断,显然是具有洞察力的真知灼见。
   由于慕尼黑协议的签订,1939年3月15日,德军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开进捷克首都布拉格。随即德国政府发表公报称:“元首在帝国外长里宾特洛夫陪同下,应捷克的要求会见了捷克总统和外交部长,他们满怀信心地将捷克人民和国家的命运交付给德意志帝国元首。”在德国的“保护”下,捷克失去主权,民主制度被颠覆,武装被解除,大学被关闭,所有本国的文化遭到压制,无数人捷克人被捕入狱,更多的人被强制送往德国做劳工。
   可以说,作为自由国家的英法两国对极权者兼战争狂希特勒的妥协,是极为自私、卑鄙和近视的国家行为。但恶有恶报,出卖必遭报复,曾经与捷克具有同盟关系的法国没有想到,当德国轻易地征服了东欧之后,就转向西欧的第一目标,大举入侵法国,而捷克自然变成了希特勒的帮凶。正如罗贝尔•库隆德在1938年12月所言:“由于命运的不可思议的颠倒,为了遏制德国的扩张所建立的堡垒捷克斯洛伐克,今天却成了德国用以突破东方大门的撞锤。”(转引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史大全(1)》,【英】阿诺德•托因比主编,上海译文出版社1995年版P464)。
   (二)成全斯大林侵吞东欧领土的野心
   英法的绥靖,不仅给希特勒提供了不战而胜的绝好机会,也给另一极权者斯大林提供了加入瓜分小国阴谋的机会。二战全面开始前,大国合谋瓜分小国的另一项交易,发生在两个极权国家之间——纳粹德国与共产苏联。可以说,在德国于1941年6月22日入侵苏联之前,斯大林一直是希特勒的帮凶和同谋,在对其他国家领土的野心和贪婪上,斯大林和希特勒并没有什么不同,两个极权者对世界霸权怀有同样的饥渴。
   1939年8月23日,两大暴君签署了瓜分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的《莫洛托夫——里宾特洛夫条约》,有效期十年。该条约的“序言”居然声称:“基于加强和平事业的愿望,两国同意不使用武力或其它侵略行为进攻对方,两国同意通过友好协商调停事端。”条约的解释性条款规定:“一旦德国入侵波兰,苏联将占据在地图上划定的边界线以东地区。”而在划定边界时,斯大林要求把奥地利的切尔诺夫策给苏联,理由是:“乌克兰人要求这么做,那一带住的是乌克兰人”,“乌克兰人应该集中在一起居住!”最后得到了希特勒的同意。晚年莫洛托夫回忆道:“从来不曾属于俄国的切尔诺夫策,就这样划归我们了,现在仍在我们的管辖之下。”(见:《同莫洛托夫的140次谈话》,【苏】费•丘耶夫著,,新华出版社1992年10月版P19)
    1939年9月1日,德军从西面对波兰发动闪电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开始;9月17日。苏军从东面长驱直入进攻波兰;两天后,苏联人与德国人会师在波兰。德国占领波兰的土地27000平方哩,所辖人口2200万;苏联占领区的人口约1300万,面积77000平方哩。就这样,欧洲最大国家之一的波兰遭到东西夹击,被法西斯德国和共产苏联瓜分了。
   同时,苏联向芬兰提出了割让卡累利阿地区的领土要求,被芬兰拒绝。于是,苏联公然在1939年11月向芬兰发动进攻。鉴于苏联的侵略行径,国际联盟开除了苏联。尽管,在芬兰军民的顽强抵抗下,苏联的领土要求没能全部得逞,但最后还是割出佩萨莫和维堡港口等地区。
   1940年6月14日,巴黎陷落的那天,苏联向立陶宛下了最后通牒;1940年6月18日,法国遭到全面失败,苏联外长莫洛托夫邀请德国驻莫斯科大使舒伦堡来到他的办公室,为德国占领法国而举起香槟酒,他说:“代表苏联政府对德国武装力量的伟大成就表示最热烈的祝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