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高智晟律师的启示]
刘晓波文选
·胡锦涛政权左右开弓
·多面的中共独裁
·左转的胡锦涛也反左
·精于利益计算的末日独裁
·爱琴海,自由的海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
·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深圳警察恶搞胡温中央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智晟律师的启示

   一直为草根维权提供法律援助、为文字狱受害者和法轮功辩护的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先生,先后介入过“陕北油田案”及“朱久虎案”,“番禺太石村案”及“郭飞雄案”,最近又介入“陕西铜川煤矿案”和异见作家“郑贻春案”。更令人尊敬的是,高智晟先生身为大陆中国的律师,却敢于公开为法轮功辩护,2005年10月18日,高智晟律师于发表了《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 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 系——高智晟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高律师的公开信引起海内外的关注,自然也令迫害法轮功的中共现政权颇为恐惧。公开信发表后,北京市司法局多次找高律师谈话,要求他收回这封公开信,遭到高律师的断然拒绝。于是,2005年11月4日,北京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副处长柴磊口头通知高智晟,对“智晟律师事务所”施以停止执业一年的行政处罚,理由是“事务所搬家未办理办公地址变更手续。”
   现在的中共官权真令人哭笑不得,谁都能看得出,这是一起“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冤案,据高律师介绍,北京市司法局为了迫使高智晟让步,柴磊在宣布处罚决定时发出赤裸裸的政治性威胁:“如果在一年内仍然不服从的话,就不仅仅是停业的问题了,还包括人身自由问题。”所以,明明是政治性惩罚,却要寻找非政治理由。而这,正是当下中共官权的虚弱和狡猾之处。事实上,高律师的助手曾经多次到北京市崇文区司法局办理地址变更手续,但每次都是一位姓肖的科长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不予办理。
   在此之前,北京市司法局已经采取各种各样的手段来威胁高智晟律师:为了搜集高律师的违法证据,调查高律师近两年来做过的所有案子;采取卑鄙的手段拆散其合伙人,等高律师找到新的合伙人后,又来做其他律师及其助手的工作,要求他们离开高律师。在太石村事件中,高律师的助手前往广州会见被抓捕的郭飞雄,番禺区公安局故意刁难,北京市司法局也口头警告过高晟智律师。所以,现在“智晟律师事务所”遭遇的处罚,乃一系列整肃的必然结果。
   其实,了解一下高智晟的律师生涯就知道,他并非一开始就变成中共司法部门眼中的“敏感人物”和整肃对象。遥想2001年,司法部举办全国律师论辩大赛,高智晟在论辩中提出的案例大都涉及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结果,他因替弱势群体的仗义执言而赢得该次大赛的十佳荣誉律师称号。

   然而,中国的事情就是如此荒唐:四年前,高智晟还是司法部评出的十佳荣誉律师,理由是他为弱势群体大声疾呼;四年后,一直在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的高智晟却变成官权眼中的“敏感人物”,他的事务所遭遇北京市司法局的行政处罚。
   为什么同一位始终如一地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前后却遭遇到官方完全相反的对待?
   如此荒谬的现象之发生,就在于中共当局无法容忍高律师为那些遭受政治迫害的弱势群体进行辩护。进而言之,源于中国政治制度本身的荒谬:人民主权与党权至上的悖论、以党治国与依法治国的歧途,保障人权的宪法承诺和迫害人权的制度现实的分裂……一句话,言行不一的独裁体制必然导致“纸上有宪法而现实无宪政”的背谬,这是不断产生政治迫害及政治荒谬的深层原因。
   尽管,以政治身份来划分社会等级的毛泽东时代,似乎早已过去,然而,只要一党独裁制度不变,该政权的敌人意识和政治等级秩序及其政治歧视,就将顽强地存在。尽管敌人意识有所淡化、在舆论灌输上也有所收敛,但它决不会自动消失,仍然以内部通报的黑箱方式延续至今;尽管连续不断的大规模政治运动已经不再,歧视的范围也有所缩小、强度有所下降,但政治歧视决不会在根本上消失,它仍然会以“政治运动”和“恶法治国”的方式延续下来,比如,镇压法轮功是政治运动式迫害,文字狱是恶法治国式迫害。
   在这样荒谬的制度下,即便是弱势群体也有社会等级之分:对要求经济利益的弱势群体,官权虽然也不高兴,但至少偶尔还能表现出俯身倾顾的姿态,而对要求政治权利的弱势群体,官权是断断不能接受的,必欲镇压在萌芽状态而后安。所以,中共总理温家宝可以出面为农民工讨工资,但他决不可能为太石村村民的民主维权主持公道,更不能指望他为惨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讨还权利。
   在中共政权眼中,以下人士统统归入“政治贱民”之列:为六四亡灵讨还公道的天安门母亲、持不同政见的知识分子被划归另类,变成“敏感人士”或“危险分子”;追求信仰自由和结社自由的底层群体,被归结为“破坏稳定分子”,比如,法轮功被定为“邪教”,地下教会的基督教成员也屡屡被投进监狱;近年来,那些草根维权的带头人、为其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和提供舆论救济的知识人,也纷纷被归入“别有用心”之列,轻则警告威胁,重则围追堵截、棍棒相向和砸掉饭碗,最后还有监狱侍侯!
   高智晟由“十佳荣誉律师”变成受行政处罚的律师,不仅在于他为经济权益受损的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如陕北油田案),更在于他为政治权益受损的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他为文字狱的受害者和身陷囹圄的维权人士提供辩护,这已经让官权老大不高兴,他进而公开为法轮功辩护,那就犯了中共现政权的大忌。虽然,迫害法轮功是前党魁江泽民的决策,但法轮功持续不断的且高度国际化的反抗,已经变成最让官权头痛的问题,即便在江泽民下台之后,仍然是中共严防严打的对象。这不仅是江的余威还在不在的问题,而且是中共体制本身的问题——一个无神论的独裁政权,必然把自发民意、草根维权、政治异见、信仰自由和结社自由视为大敌。
   然而,正应了1976年“四五运动”喊出的那句著名口号:“秦皇的封建时代已经一去不返!”文革以后的中国,毛泽东的绝对极权和民间的普遍愚昧已经一去不返,特别是经历过六四大屠杀的血腥启蒙之后,官权独裁依旧,但社会愚昧不再。今日中国的民意并非官权所能左右,也绝非强权镇压所能完全震慑,随着道义在民间的趋势日益增强,民间维权勇气也在不断增长。高智晟律师对官权打压的不屈态度,就是民间的觉醒及勇气不断提升的最新见证。
   在北京市司法局官员柴磊向高律师宣布处罚决定时,高律师对柴磊说:“我脆弱的忍让已经到了极限,感谢你们让我得到了释放。如果不是你们的摊牌,说不定我会主动与你们挑战。这样既满足了你们组织的需要,又达到了你们邀功的目的。这可能是神给与你们力量,让你们使我得到了释放。”高律师表示:此一处罚解决了这个流氓当局的一切后顾之忧,使得他不能再参与任何敏感的案件。但他不会束手就擒,而将采取法律行动,起诉北京市司法局,并且上升到政治高度。
   同时,在“智晟律师事务所”被停业的第二天,即11月5日,高律师反抗强权的姿态已经转变为建设性的参与行动。他根据中国律师协会的规则,宣布参加北京市律师协会会长选举。他发出“竞选北京市律师协会会长的选举承诺”,向北京的律师们保证,如果他能当选会长,将全力为律师们争取权益:一、停止原律师协会每年非法向北京律师事务所收取的团体会费,每所免除不合理负担1万元。二、律师协会会费将参照党费标准,将律师个人会费从2500元降至200元,减轻原律师协会非法加在律师头上的2300元负担。三、律师协会将向全体律师退还过去六年内非法收取的注册费和会费,部分律师最多可退还超过1万元人民币。
   高律师的事务所被停业,他赖以养家糊口的饭碗被砸碎,也意味着他作为律师参与法律维权的机会的减少,但,我相信,高律师既然自愿承担维权律师的风险,也就能从容面对官权的迫害,官权的野蛮只能让良知者更为坚定地为尊严而抗争,个人收入的减少可以换来良知安顿,出庭机会的减少可以转变为其他方式的的维权。
   在高律师个人与整个独裁制度的对抗中,官权的龌龊和阴暗,尽显一个末世政权的病态惊慌;而高律师为自由信仰和律师尊严的代价付出,凸现的却是一位有良知的法律人的从容不迫。
   如果说,通过合法途径来起诉北京市司法局,表达是高律师的坚韧和勇气,那么,通过参选北京律协会长来维护律师权益,表达就是高律师的豁达和智慧。在这个让太多的律师远离职业良心和法律正义的党治国家,一位律师的坚韧、勇气和从容,对他个人而言,是一种难得的灵魂安顿;对于中国律师界而言,也不失为争取律师独立权利的启示。
   2005年11月6日于北京家中(《民主中国》2005年11月6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