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在祭孔闹剧的背后]
刘晓波文选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上)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下)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今年七月一日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祭孔闹剧的背后

   
   袁世凯想称帝要祭孔,中共想称霸也要祭孔。
   
   近几年来,已经抛弃了“毛式社会主义”的中共政权及其御用精英,越来越向帝制时代回归。随着官方演奏的“盛世”主旋律的风靡,知识界再次扮演了吹鼓手的角色,就连对岸的“李大师”来大陆,也加入鼓吹“汉唐未有之盛世”的行列。在大陆御用精英的笔下,一面是赶超英美的预言,一面是文化复兴的号召。
   

   配合着盛世主旋律,不止一位中国著名“经济学家”预言,中国经济总量可能在2015至2020年期间超过日本,胡鞍钢在《中美日俄印有形战略资源比较》一文中计算出:如果按照人均购买力来评估,中国经济总量甚至能够在2020年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林毅夫认为:按GDP计算,中国经济总量将在2050年超过美国。中国科学院最近发布《中国现代化报告二○○五》称:中国将在2100年“经济现代化水平进入世界前十名”。这种类似大跃进时代的“赶英超美”的豪言壮语,在知识权威的包装下似乎越炒越真。
   
   配合着官方民族主义煽情,不止一位社会名流振臂高呼复兴中国传统文化。2004年10月,作家王蒙、人大副委员长许嘉璐、科学家杨振宁、国学家季羡林、哲学家任继愈等人领衔发表《甲申文化宣言》,号召重评和重建文化传统,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近两年,一群中年“儒者”提倡所谓“王道政治”,煽起“少儿读经运动”,还有人再次狂妄得目无地球,写出名为《儒家文明整合全球》的专著;同时,国人开始玩起祭祖宗运动,从“祭黄帝”到“祭孔”,排场华丽和造势夸张。
   
   事实上,在今天的中国城市里,人们的日常生活已经越来越远离传统,特别是高喊“民族复兴”的中共权贵和知识精英,他们的衣食住行,他们的赚钱方式和消费方式,他们的家居用品和学术工具,早已“西化”到大多数生活细节,甚至细节化到内衣内裤。
   
   在商业娱乐越来越成为官方主旋律的包装的小品化时代,知识精英还营造出一种盛世美感和暴君美学,两者共同使用着以古颂今的献媚技巧,臆造汉武、盛唐、康乾的盛世狂欢,重温狂欢中的大一统梦想,煽起梦想中的英雄主义和救世主义。比如,2005年春节晚会的开埸歌舞名曰:《盛世大联欢》,收场节目名曰:《盛世钟声》,首尾呼应地突出当下中国已步入“太平盛世”的主题。此一主题,早在以古颂今的古装戏热中得到煽情的表达:“统一秀”、“天下秀”、“明君秀”、“青天秀”……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明太祖、康熙、乾隆等帝王成为影视界抢拍的对象,由此生发的对历史的再现和诠释,完全基于成王败寇而毫无是非善恶的极端功利主义的价值观,用重温“帝王梦”和“帝国梦”来凸现当下“大国梦”。
   
   这种伪崇高的英雄主义美学,在名导演张艺谋的《英雄》再上层楼。它既在商业上取得了巨大成功,也是伪崇高的英雄主义的美学表达,粗糙而牵强的人物关系和情结设置,与最精美的风景明信片的拼凑在一起,对暴力征服的崇拜披上伪善道义的盛装,如同胡温的恐怖政治披上“亲民”的盛装一样。它依靠一种自我改编的历史和一种自我标榜和的正义,用中国的民族主义和天下主义合流的真理来歌颂帝王文明在世界上的独特地位和天下霸权。所以,它在后极权时代必将取得了准官方的美学地位,在良知匮乏和是非模糊的臣民中进行审美麻痹。具有英雄主义情结的暴君最不在乎牺牲,而只沉迷于悲壮和崇高。因为他不在乎生命而又有太多的百姓可供他任意驱使,来作为他实现帝国梦的工具。
   
   央视名嘴朱军也跟着向皇家看齐,他曾在接受采访时大言不惭地谈及自己的主持风格:“央视作为国家电视台,就要有皇家的气派和风范!”
   
   本该在精神上“先富起来”的知识分子,即本该承担社会批判与公众启蒙的责任的知识分子,首先,他们变成执政集团的附属物,成为执政党操纵大众的辩护工具,他们操纵着精神鸦片的生产和销售。其次,知识精英身体力行地加入腐败行列,九十年代以来的学术腐败泛滥之所以变成醒目的社会毒瘤之一,就在于知识精英已经沦为金钱和权力的双重奴隶:权力和金钱的奴隶。所谓精英的平民化,就是知识分子的戏子化和人文精神的小品化,他们以独霸的话语地位进入权力的中心和文化市场的旋涡,既当执政党的高级幕僚又做大资本家的高级马仔,通过出卖学术诚信和道义良知来完成了知识与权力与金钱的结盟,也就完成了自己的私人资本积累。
   
   后现代的技巧包装着前现代的腐尸,御用文人的生花妙笔如同闪亮而柔软的丝绸,编织出大红顶戴和明黄龙袍的鲜艳,审美的视觉效果是何等醒目!利用现代媒体传播前现代价值和献媚于当权者,巨大投资、百般雕琢和铺天广告所堆砌的古今王朝,它们的精致也把审美上的粗俗和陈腐推向新高。
   
   他们是“正在崛起的中国”的那部分“先富起来”的人群,但物质丰裕并没有带来精神上“先富起来”。恰恰相反,他们在物质上已经“富足、太富足了”,而在精神上又“贫困、太贫困”了,钱包的超厚度与灵魂的超干瘪形成鲜明的反差。
   
   《2005中国曲阜孔子国际文化节祭孔大典祭文》,也是民族主义和盛世的双重奏:“小康初成,大同在梦。欣逢盛世,强国威风”。
   
   然而,这种小康,不过是温饱的“猪圈”;这种盛世,不过是繁荣“娼”盛的粉饰太平;这种威风,不过是官权对民众的榨取盘剥和大款的富贵攀比而已。最近,不断发生的民间维权人士遭到官权的逮捕和黑社会的围殴,特别是发生在广东太石村和山东临沂的暴行,更凸现了“盛世”掩饰下的地方官权黑社会化的末世。
   
   2005年10月13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Friday, October 14, 2005
   本站网址:http://www.guancha.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