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刘晓波文选
·我们能盼来什幺?
·亲港府而远民意的香港行
·透支民众未来的金融腐败
·希望与失望的恶性循环——简评胡锦涛七·一讲话之一
·胡温不会挑战江派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二
·吃饭哲学与跛足改革————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三
·坚定不移地玩弄亲民工具——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四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民间维权运动的胜利
·北京封锁信息的双重危害
·刘晓波 任不寐 关于《灾变论》的对话
·谁为超期羁押的良心犯鸣冤
·大陆执法者的双面
·港人胜利对大陆的压力和启示
·23条与独裁者的噩梦
·金正日独裁吞噬金大中阳光
·中国没有司法正义
·毛泽东玩弄宪法
·跛足外交来自跛足改革——朝核危机评论之一
·“民主立宪”的虚假
·六方会谈与中国外交
·狂热到精明的爱国主义
·自焚背后的人权灾难
·无声三中全会与信息歧视
·神五升空后的虚拟和真实
·刘荻获释的启示
·谁为暴君毛泽东招魂?
·向独裁献媚的希拉克──评胡锦涛访法
·杜导斌案——从完全黑箱到有限公开
·湖北省公安厅应该作出进一步澄清
·特权者的反腐特权
·枪杆子下的胡温亲民
·《证词》附录:刘晓波给廖亦武的信
·人权入宪下的人权迫害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独裁政府怎能监督自己
·难道恐怖屠杀是死亡庆典?——有感于中国某些网民为马德里爆炸叫好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上)——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康德点燃的启蒙之火(下)——纪念伟大哲学家康德逝世200周年
·赢选举的阿扁和赢公投的连战
·康晓光的狂妄和阴招
·特权式反腐的无效
·【紧急呼吁】强烈抗议中共公安逮捕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台湾恶劣环境中的优质民主
·关于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被拘捕事件的紧急呼吁
·受难母亲的泪与爱──献给被捕的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关于三位被捕难属的最新消息
·关于丁子霖女士最新消息
·有力量的残疾青年罗永忠
·让清明变成石头——为六四亡灵而作
·日人挑战首相 国人围殴女子
·美英自由联盟必胜
·北京能否有对台新思路?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帮闲博士的献媚术
·话说李敖---精明的骄狂
·为再燃野火的龙应台辩护
·话说李敖之二─紧跟暴君毛泽东
·不要说今年的春天很冷
·"人质外交"源于独裁政治敌视民间异见的本质——为杨建利被捕两周年而作
·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依法治港的实质是“恶法治港”
·从新华网民意调查看国人的人权意识
·在大陆,五一是谁的节日?
·林昭用生命写就的遗言是当代中国仅存的自由之声
·向死于恐怖袭击的同胞致哀
·谁在乱港害中?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上)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下)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今年七月一日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李敖在北大摸了老虎屁股,一炮打响之后,他已经完成了事前设计,“自由斗士”的凌空,把政客连战的大陆行踏在脚下。接下来的故事就是弥补北大放言对主人的“大不敬”。

   中共国台办新闻发言人李维一声言:官方没有对李敖施加任何压力;凤凰卫视老板刘长乐也说:官方对李敖“登陆”所表现出的“雅量”,体现了社会的开明和进步。但非常明显的是,与北大的接待规格相比,清华对李敖的接待已明显降格,没有国台办人员出面,校级官僚也缺席,只派出二级学院的院长李强,演讲主持人也变成凤凰卫视的曾子墨女士;在定位上,也不再是清华校方邀请李敖来演讲,而是凤凰卫视请李敖来作专题节目《世纪大讲堂》,只不过本期节目安排在清华而已,如同以往的《世纪大讲堂》都安排在大陆的不同高校一样。后来到复旦也如法炮制,出面主持演讲的是人文学院院长姜义华。
   同时,李敖在北大戏说“言论自由”,直播之后就从凤凰卫视上消失,中共媒体全面封杀北大演讲;而李敖在清华宣讲“独裁爱国主义”,录像在凤凰卫视上不断重播,大陆媒体跟着热炒清华演讲。
   受到压力而有所收敛是一回事,讲什么内容是另一回事。李敖如若不想主动献媚,他在清华完全可以讲选择其他内容,而不必专挑独裁爱国主义、实质上是爱党主义来声嘶力竭。清华演讲并不完全是压力下的变脸,因为,四百集《李敖有话说》已经证明:李敖的大中华情结和力捧中共都是一贯的,基本与政治压力无关。所以,仅仅时隔一天,北大的自由主义课堂变成了清华的独裁爱国主义课堂,嘻笑怒骂的批判变成了忸怩作态的媚眼,精明的骄狂变成撒娇的痞气。
   李敖在清华表演不再摸老虎屁股,而是温柔地按摩虎头,再唱《李敖有话说》的独裁爱国主义媚曲:结束中国近百年来挨打挨饿历史的唯一功臣是中共。只有中共才能使中国真正地富强起来。他大声感慨:“现在是中国自汉唐以来所没有的一个盛世。”是史学家钱穆所期盼而没能看到的“汉唐以来所未有也”的盛世,“今天告诉各位,我李敖亲眼看到了。”
   他谈起中国人没有裤子穿的穷,1949年前的穷,要怪万恶的旧社会;1949年后的穷,不怪国共内战,也不怪中共,而只怪蒋介石。因为蒋介石逃往台湾时,炸毁了大多数基础设施,搬空了国库里的金条,还留下300万反动分子捣乱,能不穷吗?那么,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饿死几千万人,那是中国历史上饿死最多的人祸,大概在人类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而老毛还要向出口粮食,以换取苏联对中国发展核武器的支持。我想,自称熟悉历史的李敖不会不知道,但他就是一字不提。李敖的这套说辞,与大陆影视剧中以古颂今的古代盛世,与春节晚会的盛世主旋律完全合拍。比如,2005年春节晚会,开埸歌舞名曰:《盛世大联欢》;收场节目名曰:《盛世钟声》,首尾呼应地突出当下中国已步入“太平盛世”的主题。李敖向清华大学生灌输的独裁爱国主义,也是每年七·一、十·一等中共庆典期间官方宣传的爱国主义——爱国等于爱政权,爱政权等于爱党。近些年七。一庆典,官方的舆论造势的重点之一,是强调年轻人积极要求入党的人数大幅度上升,特别要突出在校大学生入党人数的增长。官方媒体报道说,在校大学生要求入党的比例已高达百分之六十,这一数据又恰好与另一调查数据相当:年轻人拥护中共的比例高达百分之六十五。至于入党和拥护党的理由,报道的侧重点也有理想转为务实:既不谈中共的宗旨,也不谈远大的共产理想,更不谈党的斗争精神,而是绕了一个很大的弯,著重谈论中共的丰功伟绩,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站起来了”,邓小平领导“中国人民富起来了”,江泽民领导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胡锦涛领导大中国的和平崛起。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共,创造了国力增强、国威提高、国家崛起和国民富足的醒目政绩,对年轻学子越来越具有感召力。在李敖的清华演讲中,每当他讲到煽情的爱国主义,都能得到台下最热烈掌声。与他对北大的尖锐批评相反,他对清华的态度却是百媚千捧。李敖在北大演讲时贬低唯物主义而抬高唯心主义,但他在清华却变成了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反复强调只有务实才能强国,清华的传统是务实;他礼赞清华“务实爱国”之校风,他说他非常高兴地看到中国人开始务实了,看到从清华走出了务实的国家领导人。在复旦的演讲,李敖延续了清华演讲的主题,夸盛世,夸现在中共领导人“务实”,希望“我的小老弟胡锦涛真的风流一点。”最信口雌黄的献媚,是他大夸中共的政治开明:“为什么我说这次回来要看秦城监狱呢?大家知道我的意思吗,至少我在秦城监狱里面看不到政治犯,我觉得这是中国最大的进步。”
   难道李敖真不知道:当下中国是关押网络作家和新闻记者的最大监狱吗?就在李敖9月23日的清华演讲之前的22号,中共当局刚刚判处辽宁网络作家郑贻春7年徒刑,之前还有异见作家张林被判五年,新闻记者师涛被判十年重刑。
   李敖当然最想夸的是他自己,而且专找名人来当垫脚石,比如,他中学时批评史学家钱穆而钱穆回信致歉的典故,他在北大和清华两次提及;他捐款给北大为胡适塑像,在三次演讲中讲了三次。
   再看清华学生的提问。几乎所有的提问都以“大师”之称开始,先用肉麻的献媚开场,再奉上拍马屁的问题,直到最后向李敖赠送礼品,都离不开吹捧“李大师”的拳拳爱国之心。有几个学生的提问,已经不是问题而是在大师面前撒娇。一个女生说:“我觉得我们是以清华最热烈的双臂来拥抱您,欢迎您回到我们祖国的组织,欢迎您回来。……通过刚刚短短几十分钟的讲演,我们非常深刻领略了您的语言风格和独特的人格魅力,可能我们更加喜爱您的是您对我们祖国的认同和您的爱国之情,我们真的感觉到您的拳拳之心。”
   一个男生说:“……非常喜欢看您的《李敖有话说》节目,在这个节目里面,我经常看到您穿一件红色的外衣,因为今天您为什么没有穿,这件外衣对您来说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唯一尖锐点的问题是一个女生要求李敖向北大道歉,因为李敖用“孬”贬低北大,而“‘孬’在北京话中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贬义词,我觉得对主人不够礼貌,……”李敖也只好委托这位提问人向北大致歉。
   于是,李敖在台上向中南海的新旧权贵撒娇,清华学生在台下向李大师撒娇,李敖的表演就在台上台下的互媚中结束,堪称“超级圆满”。
   清华人用提问献媚,并不令人吃惊。“谄媚于上”是中共文化的最大特色之一,大陆电视主持人最拿手的技巧,就是用提问来向嘉宾献媚,每个问题都是一次献媚,随着问题的不断提出,献媚的力度也节节攀升,直到夸得嘉宾笑成一朵花。所以,向权势者和名流献媚早已变成中国人的第二本能了。在一向极左、培养众多高级奴仆和官僚的清华,学生们学不到真正的人文精神,而只能学到奴才的处世之道,毫不奇怪。
   靠叫骂起家的李敖夸清华,直接夸到毕业于清华的中共党魁胡锦涛等政治局高官,如此献媚也不令我吃惊。从几百集《李敖有话说》的节目中,我早已领教了李敖献媚中共的高超献媚,夸起毛泽东和邓小平来,技巧之高超令他的叫骂黯然失色。
   更令我作呕的是他近于无赖式的精明,为了让肆无忌惮的媚相不太难看,他又在独裁爱国主义的煽情中撒上点自由主义的味精。比如,他再次讲到自由主义,讲宪法上的公民权利清单,还修改了富兰克林名言:“富兰克林讲了一句话,非常动人,他说,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这句话要被我李敖改写,怎么说,这里是我的国家,我要使它自由。”“……自由不在外面,自由在我们眼前,经过我们的努力自由会实现的时候,为什么我们要跑?”
   如果说,李敖在清华和复旦讲台上的献媚表情,是为了继续他的拓展大陆言论市场之旅;那么,他在北大的“摸老虎屁股”,绝非出于他的公共知识分子良知,而是出于他的政客式文人的精明!他知道,在大陆政权的眼中,他是铁干的反独派和拥共派,所以才有此次大陆行。或者说,此前的一年多时间,他在凤凰卫视上的极端媚态,早已为他来大陆摸老虎屁股积累了足够的免罪资源:
   一方面,他是台湾唯一赞成“一国两制”和“反分裂法”的名流,他把毛泽东捧为最伟大的全球战略家,甚至高喊毛主席万岁;他自称最佩服三起三落的邓小平,甚至为邓一手制造的六四大屠杀辩护;他说胡锦涛的对台新策略很高明,硬的更硬,软的更软,让阿扁及其幕后老板美国,双双手足无措。
   另一方面,他痛骂台独分子,把陈水扁贬为“卖牙签的希特勒”;他痛骂美国和日本,把布什政府比作魔鬼撒旦,把恐怖分子称为舍身成仁的英雄。
   有了这种符合大陆“政治正确”的立场,有了这些“媚态”表演垫底,李敖自然有充分的安全感。而如果中共对“李狂人”摸屁股之举,愤怒得失去理智,那就正中了李敖的下怀。在台湾蹲大牢蹲出“一世英名”的李敖,巴不得中共对他下点狠手。在李敖与中共的博弈中,对于“坐牢也成精”的李敖而言,进秦城是最高圆满,中断大陆行次之,取消余下两场演讲再次之。三种惩罚中的任何一种,就将成倍地放大李敖大陆行的收益。
   然而,中共现政权计算统治的成本和收益的狡猾,决不次于李敖筹划个人名利最大化的精明。出于统战台湾名流的政治需要,明星文人兼立法委员的李敖,即便讲的再放言无忌,甚至直接骂到当今权贵的头上,中共的应对至多是比现在更严厉的言论封杀,让李敖大陆行在媒体上变成新华社的简短通稿,而决不会再有更严厉的措施。所以,不要说送李敖进秦城或中断他的大陆行,不在中共的考虑之中,甚至取消他在清华和复旦的演讲,也不会在考虑之列,反而是让“李大师”继续前呼后拥的“神州文化之旅”。
   如果说,此前的连、宋都踏了北京红地毯,付出的代价是忍受“胡锦涛通吃”的零和游戏;那么,现在的李敖没能享受红地毯的尊贵,他就让中南海付出容忍他摸屁股的代价,用培养高级奴才的翰林院的讲台,来复活早已淡出公共视野的“自由斗士”形象。如此一来,没有红地毯的待遇,反而变成名利最大化的资源。李敖大陆行,与其说是“文化之旅”,不如说是“利益交易”之旅,李敖借此来拓展大陆言论市场,中共借此来拓展台湾统战市场。所以,中共不得不容忍李敖在北大表演的 “言论自由秀”,就是中共为获得统战政治利益而必付的代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