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又逼近并击穿—“六•四”九周年祭]
刘晓波文选
·我所认识的杨子立和路坤
·鲁迅与哈耶克论民族主义
·根本在于还产于民
·幸有自由土地
·古拉格,不是一个名词
·韬光养晦:一种下流的外交智慧
·只有毛泽东.没有新中国
·自由的力量在于践行
·中共政权合法性来源的错位
·心牢中的女人
·大陆的新闻怪胎
·我想为捍卫生命、自由与和平而战
·不要让无辜者的鲜血白流
·孙中山的遗产与中共的缅怀
·垄断舆论和灌输仇恨的恶果
· 民主墙——邓小平实用猫论的牺牲品
·大陆爱国者的流氓相
·“天安门母亲”理应得到的荣誉
·由黄菊的媚笑到周恩来的前躬
·自由与诚信
·宫廷太监和官场秘书
·“六.四”,一座坟墓
·两岸关系的道义原则
·人的问题
·陈小平的挑战和呼吁
·从刘晓庆案看大陆税制黑洞
·沉醉的生命
·杨建利──中共交易的又一筹码
·【9.11一周年祭】反恐战争与先发制人
·人命关天还是党权第一——向南京的无辜死难者致哀
·中共十六大综合症
·党权的滥用和民权的空白——十六大造成的政治恐怖
·网友的关切让我感到温暖──波致茉莉的一封信
·《中国政治与中国当代知识份子》后记
·《审美和人的自由》后记
·《与李泽厚对话》后记
·刘晓波精神的社会意义
·极权者的穷横本性和核危机
·那些吃狼奶长大的国人——为“哥伦比亚号”而鸣
·签名不是排座次,人权抗议精英色彩逐渐淡化
·人权意识的觉醒与政治改革──再论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大洋两岸的绝食──有感于任不寐和杨建利家人的绝食
·强化党权的地方人大换届
·窃国强盗的敲诈
·邱吉尔的真正传人布莱尔
·“新左”的面具(附:王绍光等的声明)
·23条戳破中共的“政治文明”
·领先于世界的精神阉割术
·民间的升值与政治民主化
·美国的低调与法国的高调
·一位安徽农民的政治智慧
·李锐公开论政──民间压力的象征
·赖昌星、贾庆林与朱熔基
·成败论朱熔基
·强烈抗议对《21世纪环球报道》的封杀
·中共高层挺董的秘密
·倒萨之战与联合国权威
·憎慕交织的美国心结
·为枪杆子政治加冕的盛会
·蔑视生命的党权至上
·独裁制度的替罪羊
·收容遣送与制度性人祸──简评孙志刚之死──
·SARS危机中的国际支持
·【人权评论】高官批示保障不了人权
·道歉、感谢与颂歌
·产权改革问题上的道义担当
·政治SARS制造的又一大冤案——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而呼
·用真话颠覆谎言制度——接受“杰出民主人士奖”的答谢词
·从孙志刚案看政治权力干预司法
·舆论误导出的胡温“新政”
·诚实地说出常识的良知——祭李慎之先生
·周正毅案与金融腐败
·刑不上政治局的“问责”
·孙志刚是民间抗暴之英雄——从孙志刚案到中止收容遣送
·我们能盼来什幺?
·亲港府而远民意的香港行
·透支民众未来的金融腐败
·希望与失望的恶性循环——简评胡锦涛七·一讲话之一
·胡温不会挑战江派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二
·吃饭哲学与跛足改革————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三
·坚定不移地玩弄亲民工具——胡锦涛七一讲话评论之四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民间维权运动的胜利
·北京封锁信息的双重危害
·刘晓波 任不寐 关于《灾变论》的对话
·谁为超期羁押的良心犯鸣冤
·大陆执法者的双面
·港人胜利对大陆的压力和启示
·23条与独裁者的噩梦
·金正日独裁吞噬金大中阳光
·中国没有司法正义
·毛泽东玩弄宪法
·跛足外交来自跛足改革——朝核危机评论之一
·“民主立宪”的虚假
·六方会谈与中国外交
·狂热到精明的爱国主义
·自焚背后的人权灾难
·无声三中全会与信息歧视
·神五升空后的虚拟和真实
·刘荻获释的启示
·谁为暴君毛泽东招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逼近并击穿—“六•四”九周年祭

   
   
   
   
   

   菜盆中苍蝇的尸体
   被我细细地咀嚼后
   吐向残红的黄昏
   一群秃头在操场上
   随着口令重复同一个动作
   等待就要到来的检查
   电视中的赵本山或宋祖英
   同屋人的大笑或聊天
   他们熟悉所有的明星
   最喜欢哼着“心太软”
   去摸屏幕上的乳房和屁股
   
   我仍然坐在角落里
   给妻子写第609封信
   文字突然昏厥
   胃的痉挛左右了笔尖
   几乎是本能地感到
   那个时辰又逼近了
   从划破的纸张的反面
   击穿我脑后的反骨
   那块每晚被妻子
   温存爱抚的反骨
   那块在初中一年级时
   就被群专的小号囚禁
   就被棍棒砖头砸击的反骨
   
   被击穿的时刻
   坟墓一定很孤独
   纵使我有勇气
   再一次坐牢
   也没有足够的勇气
   挖掘记忆中的尸体
   如同我不敢
   吞下嚼烂了的苍蝇
   
   死亡埋葬了正义之后
   已经抛弃了死亡
   
   地下的孩子们
   腐烂得只剩下发丝
   纤细的哭泣偷偷飞翔
   使晴朗的夜晚雨雪弥漫
   天空的心脏停止跳动
   犹如未婚先孕的子宫里
   怀着一堆石头和冰块
   婴儿为了逃避人工流产
   在母腹中学会了自杀
   
   我再一次拒绝进食
   掏空身体,也无法
   走进信仰的废墟
   拼凑反骨的碎片
   当百合花找不到泥土时
   就把它栽种在海上
   盐的追悼和守侯
   
   今夜,梦中没有情人
   却有一只发抖的蚂蚁
   蚁群被戳进洞穴的刺刀尖
   惊醒
   蚂蚁也许不知道
   大屠杀意味着什么
   但是,当有智慧的生物
   都在遗忘中渐渐麻木时
   蚂蚁那颤栗的记忆
   使大地完整
   
   1998年6月4日凌晨于大连市劳动教养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